“小兄弟,何必那么大火气,有什么事坐下慢慢说,你...还没请教小兄弟贵姓?”眼下一对一的局面,对方又是个敢下狠手的主,来硬的肯定是不成了,黄志德也是能屈能伸,眼珠一个打转,态度马上软了下来,变脸似的挤出一丝笑容,试着先缓和下气氛,这才想起,自己连对方姓什么都没留意。

    “给面子的话,叫声‘叶哥’。”叶宁大刺刺地坐下,颇为大气地一挥手。

    黄志德闻言眼角抽了抽,叶宁的年纪看着也就和他儿子差不多,这声“叶哥”还真叫不出口。

    “呵呵,黄总如果觉得我没这个面子,直呼我的姓名就行,我叫叶宁,咋们也别再绕弯子,两千万的尾款今天必须有个了结,付还是不付,黄总,想清楚给我一个明确答案。”略微等待,见对方硬憋着就是不啃气,叶宁也懒得浪费时间,直接把话挑明了说。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那两千万的尾款我一分也不会给,华远要是想打官司,悉听尊便,不过,小叶你个人的利益,我黄某人保证,不会让你有丁点损失,说吧,追讨这笔尾款,华远会给你多少提成。”

    黄志德只沉眉略略一思忖,就屈指敲着桌面掷地有声地应道,以他生意人的思维,叶宁之所以会冒天下之大不韪,不计后果地向他逼宫,无非是被那可观的提成馋红了眼,只需许之以利不难化解眼下的危局,待事后,以他黄老板的雄厚资本,还怕没法让这个空有一身蛮力的小子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自以为抓住了关节的黄志德脸上重又恢复了尽在掌控的神态。

    “百分之五。”

    “那就是一百万,好,我给你两百万。”黄志德脑子里一转就算清了数字,当即拍板加码,底气十足。

    “好魄力。”叶宁向黄志德竖了竖大拇指,旋即话锋突地一变:“只可惜,我信不过黄总的人品,得了这两百万,说不定还没捂热,今天晚上我就会被带进局子里,敲诈勒索,上门抢劫的罪名随便按上一个,少说判个十年八年,到时我找谁哭去?”

    黄志德的脸肉一阵僵硬,阴声道:“你这是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

    叶宁差点笑喷,老赖还自称君子,真是岁数都修到脸皮上去了,摇头冷笑:“黄总,你别看我年轻就欺负我社会阅历浅,两千万的尾款只要入了华远集团的账面,我不光能够妥妥的拿到提成,就是你这两个手下今天也是被我白打,难不成你还能颠倒黑白地报警抓我,给我按个伤害他人身体的名头?得了吧,我那是自卫,华远就算作秀,也会不遗余力地保下我这个有功之人,不然,以后谁还肯为公司卖命...当然咯,害得鑫迪娱乐把吃进肚子里的肥肉再吐出来,黄总你仇恨我是应该的,回头你也可以私下找我报复,没关系,我这人有个优点,从来就不怕麻烦,也不介意替黄总你额外消费。”

    听得这一番话,黄志德缄默了,黑下脸的同时,心中暗暗吃惊,这个看似踏上社会没几个年头的后生子,心思竟会如此老道深沉,不得不承认,后者是说到了点子上,而且,从对方逼宫的一刻起,双方的梁子就此结下,自己该报复的不会因为结果的不同而有任何改变。

    “黄总,最后问你一次,付还是不付?”

    面对缓缓起身,拗着手指发出“咯哒”声,似乎已失去耐性的叶宁,黄志德心头猛然一跳,颤抖地伸出一根手指,还在死撑:“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绝对会让你付出后悔一辈子的代价。”

    有人钱人格外怕死,这是永远不会被承认却被不断反复验证的真理。

    “黄总别紧张,我是个讲道理的斯文人,看你有点犹豫不决,就想着帮帮你快点做决定。”叶宁的嘴角溢出一丝邪魅的笑意,在黄志德极度不安的目光中,一把取过办公桌上对方专用的紫砂杯,将里头的小半杯茶水倒去后,又从饮水器里续了一满杯的白开水。

    “黄总,知道我放进去的是什么吗?”接着,叶宁从兜里变戏法般摸出一棵看着没什么特别的绿色植物,边将叶子连同藤蔓一片片地扯下放进杯中,边随口问道。

    黄志德看着叶宁脸上挂的那抹淡笑,总觉得蕴含了未知的阴险,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幻着,心中益发不安:“你究竟想怎样?”

    “上一次,我的几个同事来你这儿,就是因为喝了你的茶水,回去后上吐下泻了几天。”不到半分钟搞定,叶宁脸上的笑容更盎然了几分:“今天也让你尝尝这滋味,不过,后果会严重得多,这棵小小的植物叫‘断肠草’,金大师笔下将这种藤本植物描绘成天下第一毒,或许有点夸大吧,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空口服下,必然当场肠穿肚烂而死,用来泡茶的话,毒性不及原本的三成,运气好,或许能保住一条小命,不过,肠道功能衰竭是免不了的,以现代昌明的医学,估计还能拖个两三年的寿命。”

    我的老天爷啊,自己再阴险,不过是在茶水里放些泻药,这家伙倒好,直接给自己上毒药。

    冷汗从黄志德的脑门以及后背渗出来,眼瞳深处,有着无边的恐惧迅速扩散,这个时候,他哪还有心思去判断叶宁所言是否真实,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他也绝对不愿尝试,他是个身家过亿的富豪,还不到五十岁,未来大把美好人生等着他去享受,可不能就此断送了。

    “我付。”

    叶宁丝毫不意外对方会轻易投降,眨了眨眼,补充道:“尾款之外还要再加三百万,拖欠了三年,每年百分之五的利息,本来你给面子叫声‘叶哥’,这利息能免则免,但现在,我也只能公事公办。”

    嘴上说得大义凛然,其实在心里头,叶宁却是惦记着三百万的百分之一点五,自己的提成又多了四万五千。

    黄志德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两千万现金那可不是小数目,鑫迪娱乐小半年的纯利润也就那么多,再加上三百万,对他来说,简直是割肉之后再加放血...

    不过,与一条命比起来,他也顾不得讨价还价,狠狠一咬牙:“好,叶哥,你做主,我照办。”

    “瞧瞧,这声‘叶哥’叫晚了不是,值三百万呢。”戏谑的眼神在对方的身上晃了圈,叶宁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指指桌上的电话机:“现在就给财务打电话,我要的是即时到帐。”

    “公司账上只有一千三百多万,我需要三天时间才能把剩下的一千万凑齐,你就是逼死我也没用。”

    此时的黄志德哪还有半点运筹帷幄,人上人的样子,一语掀了老底,眼巴巴的看着叶宁,眼中满是忐忑与哀求。

    叶宁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可以,先汇过去一千三百万,另外,你写一张字据,剩下的一千万限三天内到帐,以鑫迪娱乐旗下的不夜城夜总会作为抵押。”

    合同尾款与欠条那是两码事,再加上抵押之物远远超过金额本身,说句不好听的,华远集团巴不得鑫迪娱乐违约,那样反而赚大了。

    黄志德心中一阵无力,叶宁一环扣一环地出招,简直比狐狸还精明,得,一切只能待秋后算账,眼下,他可提不出勇气和这个瘟神谈条件,闷闷“嗯”了声,表示接受。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