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之后,之前散场的六名外勤保安去而复返,迷彩服换成了一身黑色的职业服装,扎堆一块儿,个个神情肃穆,看这架势似乎是即将上阵,叶宁看着破感好奇,还没来得及上前搭讪询问,方澜的身影便是远远走了过来,同样换上了一身黑色职业套装,紧绷的俏脸之上,多了一抹凝重之色。

    “孙皓,小林,你们跟范经理,刘敏,顾涛,你们跟郭部长...”没半句废话就给六人安排好了任务,方澜这才看向叶宁,抿了抿唇瓣,迟疑了一下,才道:“你第一天来,还没有正式录用,今天刚好人手不够,就交给你一个任务,算是对你的考验,待会儿陪业务部的吴经理去一趟客户那里,在外头一切听吴经理指示,万一与客户起了纠纷,你要负责保护吴经理的人生安全,如果没出什么差错的话,我可以考虑让你当外勤保安。”

    叶宁闻言,顿时来了精神,啪一个立正:“方队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你跟我去一楼大厅。”方澜一挥手示意大伙儿散了,随后对叶宁吩咐了一声,扭头而去,脚步如风。

    一楼大厅内,没让方澜,叶宁二人等候多久,电梯门分开,走出来一名苗条女郎,一身灰色OL装裙,搭配内里V领白色衬衫,以及肉色丝袜,留一头黑亮的中碎发,手拎一中档品牌的女士公文包,显得十分干练,黑色高跟鞋发出的“踢嗒”声,宛如心跳。

    离得近了,叶宁也是看清了苗条女郎美貌与气质共存的容颜,鹅蛋脸上肌肤红润光泽,螓首蛾眉,明眸皓齿,嘴角微挑一丝淡雅的弧度,二十六七的年纪,正值一个女人最为黄金的岁月。

    方澜面对苗条女娘的时候,倒是稀罕地露出了笑脸,简单交流了几句,就指着叶宁说道:“可欣,他叫叶宁,今天第一天报道,公司的一些规矩还不是太熟悉,要你多担待了。”

    “你好,我叫吴可欣,业务部经理。”苗条女郎微微颔首,主动向叶宁伸手,柔和的笑容如一抹春风吹过湖面,让人十分舒服。

    “吴经理,你好,我新来的,请多关照。”叶宁忙接住那只玉手,轻轻一握之下,柔若无骨的触感让他心头一荡,却没敢太多留恋,片刻后,就松开了手。

    “叶宁,到了外头,多看少说,一切听可欣安排,另外,时刻牢记你的职责。”方澜多叮嘱了一句,就走开了。

    “叶宁,不好意思,总监临时下了通知,我也是刚刚才和几个客户通了电话,公司的外勤保安已经都有外出任务了,其他的内勤保安年龄偏大不是太合适,只能让你辛苦陪我去一趟了。”在前往停车场的路上,吴可欣抱歉地说道。

    叶宁对吴可欣的印象很好,后者人长得漂亮不说,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经理,却没有将少年得志的优越感表露在外,对自己一个新来的小保安都是和和气气,给于足够的尊重,他不介意地摆摆手:“吴经理客气了,能为领导服务是我的荣幸。”

    吴可欣微微一笑:“不是正式场合,叫我‘可欣’吧,对了,你会开车吗?”

    开车自然难不倒叶宁,但他没有驾照,迟钝了一下,还是点头应了声“会”。

    一辆白色英菲尼迪Q50L,吴可欣坐在后排低头看着资料,叶宁熟练地掌控方向盘,按照导航的指引,半个小时车程,稳稳停在了一个办公园区的停车场上。

    随后,叶宁便陪同着吴可欣拜访了第一家客户,三刻钟之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第二家客户...如此,从上午十点,一直到下午两点半,拢共四个多小时,先后将五家客户都跑了一遍,连午饭都没顾上,在此过程中,叶宁算是明白了这个女人为何能这般年纪,就升任业务部门经理,跻身公司中层,敬业精神加上一股不言败的韧性,说起来容易,却又有几人能够真正做到?

    “叶宁,对不起,这一忙起来,我把时间都给忘了。”从第五家客户出来,上车后,吴可欣揉着发酸的太阳穴,看了看时间,抱歉道。

    “要不现在去吃午饭?”

    “恐怕只能随便买点车上吃了,三点我约了一个重要客户。”

    得,当哥们儿没提...叶宁呐呐地点了点头,踩下油门,再度踏上征途。

    “可欣,之前我听你和几个客户商量着,账期还没到就让人家早点付款,几十上百万的也不是大数目,该不会是公司的资金流出了什么问题吧。”到了地方,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十分钟,两人便在车里简单吃几片面包垫饥,叶宁乘着这个空档,将心中疑问说了出来,联想到昨晚在会场林非凡向秋若雨发难的一幕,或许未必是空穴来风的瞎折腾。

    “我又不是财务总监,也不是公司的高层,怎么可能清楚这种核心机密。”吴可欣咽下一小口面包,踌躇了片刻,道:“不过,近半年多来,公司在药材业持续扩张,我听财务部的一个同事提过,每个月的出账都要好几千万,资金压力应该不小吧,类似今天这种催款,以前上头也偶尔要求过,但从来没像这一次那么急的,整个业务部都动员起来了。”

    叶宁默默聆听,也没再深问,察言观色下,还是从女人的脸上瞧见了一抹忧色,想来,应该是知晓一些不利的内幕,只是毕竟与自己不熟,不方便细说罢了。

    十分钟转眼就过,在下车之前,吴可欣首次凝重了神情:“等会儿进去,对方泡的茶千万不要喝,差不多一年前,总监当时还是副职,就亲自带了两个同事上门过一次,回去后上吐下泻了几天,怀疑就是对方的茶水有问题。”

    叶宁愕然了一下:“还有这种事儿,这哪是客户啊,简直是家黑公司啊。”

    吴可欣说道:“当初华远替鑫迪娱乐旗下三家夜总会做设计装修,工程款一共两千七百万,对方只预付了七百万定金,等完工后,剩下的两千万尾款就一直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拖延,已经三年多了,摆明了就是想赖账,公司不是没想过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可法务部不建议打官司,一来时间会拖得很长,最关键的还是,即便打赢了官司,要想执行拿回这笔尾款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开娱乐公司的,背景又怎么会简单。”

    听得这些,叶宁在心里悄然地给替鑫迪娱贴上了“无赖公司”的标签,摸了摸鼻子:”那你今天过来,是例行公事走个过场,还是?”

    “不管怎么说,替鑫迪娱现在是我负责的客户,今天好不容易约到了对方的总经理,就算再困难,总得要尽量争取,走吧。”吴可欣深吸了一口气,看得出她有点紧张,但秀气眉目之间,却是透出一抹倔强,略微整了整妆容之后,推开了车门。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