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雅宾馆A区的露天停车场规模不大,却是错落地停放着十多辆价格不菲的豪车,一盏照明夜灯之下,秋若雨顿下脚步,将一只玉掌摊开在了男人眼皮底下:“拿出来吧。”

    “秋小姐,不管你信不信,真的都是巧合,你误会了...”叶宁面色讪讪地挠了挠头,从内插袋里摸出手包交还给女人,也不管后者爱听不听,便是将之前自己如何从马脸男子三人手里夺回赃物的经过诉说了一遍,并就自己为何会混进今晚的会场略作解释。

    之前在会场里共舞之时,叶宁被女人莫名一口咬定是贼,并以报警抓他威胁要求配合演戏,当时的情况,叶宁赃物在身,那是有口说不清,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老实说,这种被冤枉,被胁迫的感觉并不好,哪怕对方是一个让男人根本拒绝不了的绝色美女。

    秋若雨对手包内略作检查,之后耐心地等男人说完,这才不置可否地嗯了声,嘴角溢出一丝笑纹:“事故现场,我下车的时候特意留意的,在场一共十二个人,等我处理完准备返回车里,独独只有你已经不见了,我想凭这一点,我有理由把你作为重点怀疑对象,更何况,事实证明,我的包确实在你这儿...另外,你不去当演员可惜了,换身衣服就能胜任不同角色,演得还很逼真,杨清辉,林非凡全都被你忽悠得一愣一愣。”

    叶宁闻言,额头顿时落下几缕黑线,暗叹一声,心中既无奈又郁闷,无奈的是,太多巧合凑一块儿,本就存在极大的偶然性,想要彻底澄清谈何容易,全凭当事人主观臆断,郁闷的是,自己的一番唇舌算是白费,这个女人压根就没听进去半分,认定了自己是那种靠”坑蒙拐骗偷“为生的不法分子。

    “秋小姐,刚才咋们的配合还算默契吧,能不能给点最基本的信任。”

    秋若雨不咸不淡地看他一眼,无所谓地扬扬手:“行了,其实我信与不信并不重要,之前你配合我演戏,说白了,是各取所需的一次交易。”

    直白的言语,加上女人淡漠的神情,登时让叶宁失去了继续辩解的“热情”,鼻孔里闷闷地传出一个“嗯”音,也对,彼此萍水相逢,何必那么计较,难道是因为对方是个难得的美女?可那又怎样,哥们儿又不是没有定力的猪哥...

    好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人的潜意识里总是想给美女留下一个正面的印象,叶宁也不例外,只是,他妈哥们儿有嘴说不清啊,感觉越描反而越黑,得,这年头,做好人就得有未遂的觉悟。

    “你的账号,我给你转账。”

    按照约定,秋若雨让叶宁答应配合,除了胁迫之外,还承诺了后者三万的报酬,一个棒槌加一个蜜枣,这是上位者惯用的手段。

    叶宁也不推诿,当即报了银行卡号,收到短信到帐提醒之后,索然的脸上又有了久违的笑颜,对方能够不打折扣地兑现承诺还是让他比较满意,三万块就当是小小慰藉。

    第二阶段调养所需花费甚巨,即便卖了手表依然会有不小的缺口,这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你真叫叶宁?”

    还浸润在心喜之中未及道一声“谢”,就听得秋若雨忽然间冒出的疑问,叶宁不明所以地眨眨眼:“是啊,怎么?”

    秋若雨不答,又是没头没脑地一问:“你的家人也在中海市?”

    一个女人查一个男人的“户口”,这没法不让人引起浮想,叶宁狐疑的目光在对方的脸上转了转:“我就一孤家寡人,从小在国外长大,几个月前才回的国。”

    得到这个答案,秋若雨微蹙的黛眉舒展开来,尖俏的下巴轻轻一点:“哦,那我建议你,尽快离开中海市,至少一个月内不要回来。”

    “为什么?”

    本能地脱口一问,叶宁见女人抿嘴沉吟,脑筋一转之下,自以为猜到了对方的心思,就没好气地一撇嘴:“该不会是担心我就此缠上你吧,我知道在你眼中,我不过是一介草民,或许暂时和你之间存在着那么丁点的距离,但我也是有节操有人格的,你可莫欺少年穷...”

    彼此之间才丁点的差距?还莫欺少年穷。

    “住嘴,什么乱七八糟的。”秋若雨听得哭笑不得,一声清喝将之打断,旋即正色道:”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惹祸上身了吗?你以为今晚的事走个过场就这么完了?萧建豪,林非凡可不是心胸宽广之辈,说不定现在就在背后查你,等他们发现被你这个冒牌的燕京叶家少爷给闷了,接下来,一定会去找你的麻烦,酒店里有监控录像,你又用得真名,只要你人在中海市,他们就有办法把你找出来,这一点,你不用存侥幸心理。”

    叶宁怎会听不懂这话中之意,今晚自己与女人共舞之举,相信明里暗里拉得仇恨不在少数,尤其是萧建豪等于是被自己当众打脸,林非凡被自己当面轻蔑了一番,假如易地而处,自己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顿时间,他的脸色变色十分精彩,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蛇蝎美人果然不假,明知后果还挖了个坑让自己往下跳。

    “靠,你这是存心坑我啊。”

    “我早就把话说明白了,这本来就是你我各取所需的交易,我没报警抓你,还给你三万块报酬,一些后果你自然也是要承受的。”

    秋若雨的口吻近乎冷漠,叶宁看她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要不是念在她是个女人,真有一皮蛋砸过去的的冲动,虽然他并不在意两个纨绔子弟的报复,可又有谁愿意没事找事给自己招惹一身麻烦呢?

    踢开地上一粒石子,走了两个来回,叶宁忽然灵光一闪:“秋小姐,有个事儿能不能商量一下?”

    “你说。”

    “那个,秋总,我现在还是无业状态,你是华远的总裁,给我在公司里随便安排一个职位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我虽然没高学历,之前也没正儿八经的工作经历,但好歹形象过关吧...”

    叶宁一边巧舌如簧推销自己,一边风骚地撸着头发准备摆个小小普斯,话到中途,忽然发现女人的脸上似有不喜之色浮现,当下,语气就是一变:“哎,其实啊,主要是我不想离开中海市,又怕麻烦找上门,我要是华远的职员,今晚的一切所为,自然会被视为是秋总你的受益,萧建豪,林非凡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少爷,太过为难我一个打工仔,他们也会觉得跌份...”

    对于叶宁稍嫌牵强的说辞,秋若雨并没直口否定,睿智的明眸盯着对方那张期盼的脸庞,暗自权衡了一番,心中倒是有些认可,这就好比各为其主的道理,即便是双方敌对,己方将帅也不会去仇视对方的士兵,完全不在同一等级之上,当然最关键的是,她不是那种喜欢推脱责任,让别人去背黑锅的性格。

    “最近华远有几个职位在对外招聘,明天上午九点,你直接来华远总部,找人事部王经理面试,我会让我的秘书提前打个招呼,不过我有言在先,我不会给你特别的关照,能胜任什么岗位全看你自己的能力。”

    在略微忐忑的等待之中,总算盼到了女人正面应可,叶宁心头一乐,不由小小佩服了一把自己的机灵,忙连声道谢。

    华远集团涉足药材行业,自己混进去之后,对凑齐第二阶段调养所需药材或许会有所便利,反正不论什么职位都免不了几个月的试用期,想抽身离去那是随时随地,至于萧林二人会如何针对自己?早被此刻的他抛诸脑后。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