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建豪,你胡说八道。”秋若雨闻言,俏脸当即板了下来,爆了句对她来说极为罕见的粗口。

    “若雨,你知道的,我对你的心意从来没有变过。”被当面驳斥,萧建豪却是一点也不生气,神色益发柔和,更多了几分深情款款之意。

    “姐,萧哥要人品有人品,要样貌有样貌,和你简直就是绝配,我举双手赞成。”

    见这种时候,林非凡竟众叛亲离地出面替萧建豪摇旗呐喊,秋若雨差点当场翻脸,好在,她的自控力极强,片刻的盛怒过后,反倒渐渐冷静了下来,暗自思忖之下,别有深意地看看一脸温情的萧建豪,心中冷冷一笑。

    对于父亲背着自己,私下与萧父沟通,试图促成林萧两家联姻之事,她早就有所察觉,也相信萧建豪所言并非无中生有,只不过,选择今晚这个场合宣之于众,并拉上林非凡一唱一和,却是用心阴险,假如自己不予理会,在众人的眼中无异于是自己的一种默认,假如自己予以坚决地否定,以林非凡的简单头脑,多半会替萧建豪出头,闹得赤脸相向,最终丢的是林家的脸,连带着她这个华远总裁在商界的形象与威望也将会大大受损,更关键的是,她还不能就此甩手离场,今晚的慈善拍卖会是由商会主办的,她作为华远集团的代表,必须顾全商会主席的面子。

    想清楚了以上关节,一时间,华婉婷也是为这尴尬处境感到头疼,不由地,视线向周围游弋开去,片刻后,在与叶宁的那对目光隔空交织之时,倏地一凝。

    被女人的视线锁定,叶宁下意识摸了摸内插袋里的手包,心头不免有些发虚,嘴角微掀,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然而下一刻,那抹笑容便是僵硬在了脸上,同时心脏骤然加快了跳动。

    在那一道道不明所以的目光汇聚之下,秋若雨迈动莲步走了过来,先是与杨清辉打了招呼:“杨少,你好。”

    “秋总。”杨清辉堆起满脸的和煦笑容,极有眼色地察觉到秋若雨的眼角余光若有若无地瞟向叶宁,就给主动做了介绍:“这位是从燕京来的,叶家二少爷,叶宁。”

    秋若雨螓首轻点,冲着叶宁抿嘴一笑,犹如青莲初绽,美得让人失神:“叶少,不知道能不能请你跳一曲舞?”

    面对美女突如其来的邀请,叶宁神情愣愣,几乎是本能地点了点头,而看着叶宁起身后轻托秋若雨的柔荑缓步向宴会厅中央走去,杨清辉的一张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脸上有说不出的精彩,那感觉犹如梦游一般。

    不远处,目睹这一切的萧建豪脸上的笑容已然敛去,略显阴翳的眸光闪烁不定,秋若雨将他撇下却找了另一个男人作为舞伴,无疑是对他这个萧家大少的当众打脸,这让他无比高傲的内心有了一种被践踏的耻辱感。

    而在他边上的林非凡脸色也是变得几分难看,暗暗咬牙,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最终,还是没敢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总算,周围那些宾客自持身份,没在这当头给萧建豪带来更多的尴尬与难堪,除了小部分交头接耳地评头论足之外,大多都装着见而不见,闻而不闻,知而不知的模样,可各自变幻不定的神情还是不经意地流露出了真实的内心...

    宴会厅内,舞曲悠扬,简单的快四对叶宁来说并无难度,与秋若雨之间的配合算得默契,其间彼此还外人不可知地交流了几句,待到一曲终了,走下舞池之时,叶宁明明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真切地感受到从四面八方包裹而来的各色目光,其中好些并不怎么友善,还是让他本就腻歪的心头更添了几分苦涩,今晚算是弄巧成拙,莫名其妙地被这个女人逼上了贼船。

    不过,他也不是那种临场掉链子的人,表面上维持淡定,脸上挂一抹恰当好处的笑容,一只手有意无意地搭在女人的腰间,女人虽然极不适应地娇躯微僵,但还是十分配合地嘴角含笑,两人间的亲昵模样,让人不产生误会都难...

    所幸的,下场后没等那些个好事之辈上来“骚扰”,商会委任的当晚主持人就及时登台,宣布慈善拍卖开始,全场来宾都是很给面子停下了交流,接着,一件件拍品在主持人煽动性的言辞之中,以及来宾们踊跃的举牌之下,无一例外地以高出起拍价数倍,乃至十数倍的价格成交,十二件拍品,总共筹得善款七百余万,全部用作捐赠给贫困山区,从商会主席总结性发言时脸上洋溢的笑容看来,对于这个结果还是比较的满意。

    而于叶宁来说,九号拍品血骨参被杨清辉以六十八万的价格拿下,着实让他的内心小小地兴奋了一把,凡品三级的药材,若是没有机缘,就算钱再多也没地买去。

    拍卖流程一结束,秋若雨便直奔主席台下,与商会主席礼节性地道别之后,果断向宴会厅外走去,叶宁则是顶着满场看杀的目光,一脸淡定地与女人并肩而行。

    “秋若雨,你给我站住!”出了宴会厅,秋若雨二人穿过一道宽敞明亮的廊道,方才踏入酒店大堂,身后便是传来了一道气急的喝声。

    秋若雨脚步微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俏脸之上,尽是寒霜,一转身,冷冷地看着快步追来的林非凡。

    “秋若雨,你到底算什么意思,萧少现在已经是你的未婚夫,你却给人家摆一张冷脸,得罪了萧家,对我们林家有什么好处,对华远的发展又有什么好处?”林非凡来到跟前一个刹车,稳了稳气息,便是咄咄地向秋若雨发难,至于一旁的叶宁,则是被自动忽略。

    “林非凡,你要巴结萧建豪我不拦着你,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再满口胡言,我会把你的非凡实业从华远的供应商名单里剔除。”秋若雨紧紧握拢身侧的一对玉掌,骨节处有些发白,语气冷淡而坚决。

    林非凡闻言脸色一变,他的非凡实业靠着华远集团这棵大树,每年的纯利润超过二百万,要是被扫地出门,等于是生生割他的肉,而以他对秋若雨的了解,后者绝对是那种说得出就真敢做的性格。

    “姐,我不管你为什么看萧少不顺眼,至少你得去和人家打个招呼,就这么走了,你让萧少的脸面的往哪搁?”不过,内心略微挣扎之后,当林非凡想到就这样无功而返,不光没法向萧建豪交代,又会让后者看轻自己,于是把心一横,咬牙道。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秋若雨面露一抹厌恶之色,轻轻一摇头,懒得多费唇舌,欲转身离去,而林非凡见状,登时急了眼,伸手去抓前者皓腕,却是被一只穿梭而来的有力手掌给阻截了。

    “哎呦,放手!”被那只手掌捏得生疼,林非凡嘴角一阵抽痛,目光一转之下,恶狠狠地瞪着叶宁,那模样仿佛要将后者给吞了一般。

    叶宁双目微眯,神情淡而桀骜:“林少爷,当着我的面,我劝你还是对秋小姐尊重一点,不然,我保证会让你后悔。”说着,缓缓松开手掌。

    林非凡忙缩回手甩了几下,出奇的,倒是没立即恶语相向,视线在叶宁的身上打量了一番,见后者浑身名牌,一脸逼人的傲气,心头也是有些拿捏不准,他是个彻头彻脚的纨绔不假,却也没有脑残到以为单靠林家的背景就能在中海市横行无忌,不由狐疑地问道:“你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和我姐是什么关系?”

    “我姓叶,叫叶宁,从燕京来的,和秋小姐是朋友。”叶宁眉头一扬,丢给他一个睥睨的眼风,轻蔑道:“林少爷,好心提醒你一声,一个人可以年少轻狂,但绝对不能没有眼力,不懂得进退,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的,何必当一只出头的鸟...你替我给萧建豪带个话,有什么不痛快,让他亲自来找我,你还不够资格。”

    这逼装得,吊上天的节奏,有木有?

    林非凡还真被震住了,脸色数度变幻,终是没敢再有所造次,目送二人的身影渐行渐远,这才切齿地喃喃:“叶宁是吧,你牛逼,在中海市的地头,不信连萧少也惹不起你。”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