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嘴角闪过一丝淡笑,只是微微颔首,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

    而此时,周围已有不少宾客也是向秋若雨二人投去了关注的目光,由于不明状况,均是保持了相当的距离,无一人上前劝解,那些酒店的服务人员更是视而不见,装聋作哑,这种不知深浅的浑水可不是他们够资格趟的。

    “林非凡,华远在商业上的决策,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如果你再纠缠不清,别怪我翻脸。”秋若雨俏脸冷凝,冲对面的男子冷声说道。

    “切,今晚你和我一样是受邀来宾,难不成你还想把我从这里赶出来,我现在不管别的,合同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工程完工后一个月内,华远就该向绘诚,腾建两家公司支付尾款,这都已经拖了大半年了,我的总裁姐姐,你不会告诉我,华远在你的英明领导下,其实是外强中干,账户上没钱了吧。”林非凡不屑一撇嘴,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林非凡,你也老大不小了,别没脑子的被人当枪使,我警告你,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秋若雨咬了咬牙,碍于场合,她不得不强压下心头怒火,一番另有所指的话语落下,转身欲走。

    林非凡哪肯这样放弃,两步绕前:“秋若雨,你不顾商业操守,违背合约精神,既然想赖账就别怕丢人,今晚在场的都是业内人士,你就当着大家的面,给个明确的说法,绘诚,腾建两家公司一共两百七十万尾款,你是不是准备一赖到底了。”

    林非凡的语气突然变得异常强硬,嗓门拔高了不少,同时,也是将越来越多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饶是以秋若雨的修养与心境,被逼入这般窘境,不由玉手紧握,双腮涨红,胸前那对傲然资本有了轻微的起伏,盯着前者的明眸之中,尽是点点冷意,显然是动了真怒。

    “有意思,这个林非凡就是个活宝。”看着这一幕的叶宁眉头皱起,眼中闪过一丝不耻,虽然他并不清楚内幕究竟如何,但在大庭广众之下,一个男人像只癞皮狗似的缠住一个女人,这让他很是鄙夷。

    “叶哥,这事可没表面那么简单,林非凡就算再和秋若雨不对眼,借他个胆也不敢在这种场合耍横,毕竟两人的身份差得老远,刚才秋若雨不是说了吗,让林非凡别没脑子的被人当枪使,是有人在背后指使林非凡这么干的...”

    听得杨清辉见缝插针的注解,叶宁向他瞥了一眼:“说来听听。”

    杨清辉有心与叶宁拉近距离,见后者来了兴趣,自然不会再卖关子,就神秘地一笑:“中海市,以及周边几市的药材行业,原本一直是由萧家和葛家垄断的,其他家族就算涉足也是小打小闹,但最近一年,华远集团强势介入,窜升势头极为凶猛,据说,还与海外建立了贸易关系,而且,不久前,华远集团已经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说不定半年后就能挂牌上市,一块蛋糕本来两个人分,现在突然杀出个第三者,那两个人又岂会甘愿,尤其是萧家,最初是从灰色行业起家,行事风格霸道,这些年,就算是葛家根基深厚,也是没少被萧家明里暗里打压,林非凡平时和萧家少爷混得挺熟,这背后啊,八成有萧家那位的影子,绘诚我不清楚,腾远的老板是萧家的一个远房亲戚。”

    叶宁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疑道:“你不是说秋若雨和林非凡是姐弟,好歹是一家人,再说,大家族不是向来传男不传女,林非凡有必要吃里扒外?”

    杨清辉面露一丝讥嘲之色:“秋若雨是正妻生的,连姓都跟了母亲,林非凡是后妈养的,三年前,华远出现过一次危机,当时林父作为第一大股东兼任总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最终不光黯然下台,还把手持的大部分股份交给了董事会,至于具体内幕就不清楚了...秋若雨是在林父被罢免三个月后回国走马上任的,算是临危受命,她持有的华远股份据说是她母亲指定留给她的遗产,严格来说,和林家任何人没有关系,可偏偏,林非凡又是林家二代唯一的男丁,你说这小子得多郁闷,所以,折腾呗...”

    正说着,杨清辉忽然顿住,扬了扬下巴:“诺,正主出场了,那就是萧建远,萧氏集团的少东家。”

    叶宁转过目光,从宴会厅大门走进一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略作环视之后,便是步履从容地向秋若雨二人走去,一身手工裁剪的黑色燕尾服,一头油光锃亮的黑发,一张英俊的脸庞,气质沉稳,仪态儒雅,光从外表来说,当得起“一表人才”四字。

    “非凡,大老远的就听到你的声音,怎么也不注意一下影响。”来到跟前,萧建豪很绅士地冲秋若雨打个招呼,随后拍了拍林非凡的臂膀,温和的语气中略带一丝责备。

    当着萧建豪的面,林非凡瞬间就收了脾性,不失讨好地笑道:“萧哥,您刚来?”

    “嗯,有点事耽搁了。”

    “萧哥,这事不怪我,华远想赖账...”

    见林非凡这就准备向自己投诉,萧建豪忙摆摆手,堵了回去:“好了,今晚是慈善拍卖会,公事还是放到上班时间再谈,另外,再告诉你一件事,今后萧氏会和华远全面合作。”

    萧建豪这话看似是对林非凡说,但却没有刻意压低声响,落在周围宾客的耳中,都是吃了一惊,要知道,萧氏集团和华远集团同为中海市商界排名前十,强强联手的话绝对是一条重磅新闻,而且,听萧建豪的意思,双方还是全方位的深度合作。

    秋若雨黛眉一蹙,反问:“萧总,华远将会和萧氏合作,我怎么不知道?”

    如今华远正在药材行业大力扩张,与萧家之间几乎成了最直接的竞争关系,这种敏感时刻,萧建豪当着那么多商界同仁的面,自说自话地扬言两家公司将会联手,作为华远的总裁,秋若雨必须态度鲜明地予以澄清,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猜疑与误会。

    萧建豪的笑容温和而灿烂,看向秋若雨的眼瞳深处隐藏了一抹垂涎之色:“若雨,今天下午我父亲特意去拜访了林伯伯,两位长辈长谈了近两个小时,总算达成一致,都很赞同我们两个走到一起,以后萧氏和华远携手共进,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此话一出,周围一片诡异的安静,气氛也是突然变了味。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