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傍晚时分。

    叶宁骑着辆MB单车在大街上晃悠,夕阳的余晖被路旁排着整齐队列的梧桐树的枝叶切割成斑驳的光点,照映在他的脸庞之上,将那几分“游戏人生”般的懒散神情特写得分外明显,再加上一身过于简单的灰衣灰裤,以及那双呆板的咖啡色圆头拖鞋,从上到下透出一股颓然的气质,整一个标准的“无业游民”形象。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问你何曾看见,这世界为了人们改变,有了梦寐以求的容颜,是否就算是拥有春天...”

    一路骑来,叶宁反复哼唱着魔鬼制作人宗盛大哥谱写的经典老歌凡人歌,高潮处还不禁摇头晃脑,全然无视路人投来的异样目光,颇有点众乐乐不如独乐乐的意味。

    眼看到了前方丁字路口,林宁抬了抬眼皮,见交通灯绿光闪烁,于是放慢了速度,便在这时,身边一阵疾风掠过,旋即只见得一辆超前的绿色自行车龙头一拐,向着路中央滑行出一个优美的弧线,而与此同时,侧向一辆崭新的银色奔弛车飞驰而来,时速八十码只高不低...

    “吱。”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凭空而起,在路面拉出了两道近五米的轮胎印,奔弛车刹停在了路中央,绿色自行车应声而倒,骑车的那个平头男子在地上打了翻滚,单手抱胸,面露痛苦之色。

    叶宁离了七八米的距离,看得非常真切,奔弛车车头分明没有撞上自行车的任何部位,这是一场“碰瓷”事件,此处三岔口虽然不是主要路段,但还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聚集起了七八名围观路人。

    奔驰车驾驶座车窗落了下来,呈现出一张美轮美奂的绝色容颜,如云的黑亮秀发,羊脂玉般的雪肤,精雕细刻的五官,无一处不透着让人赏心愉目的美感,搭配在一起仿若天成般无暇,非要吹毛求疵说美中不足的话,这张容颜淡然如水,微带冷意,少了些许生动...

    女子探出半个脑袋向前张望了一眼,又看了看周围,黛眉轻轻蹙起,似有些犹豫,片刻后,还是推开了车门,一袭素雅的白色连衣裙,踏着一双七八厘米的白色高跟鞋,女人的身材显得格外高挑,款步而前,没有一丝的慌乱,气质从容而高冷,就仿若一朵傲然凌尘的雪莲花,陈静而孤独地绽放着。

    许是女子太过惊艳,周围嘈杂的议论声忽然静了下来,叶宁也是微微失神,从审美的角度而言,这绝对是一个难得的极品女人。

    “有没有撞到你心里清楚,我可以给你五百块私了,或者让警察来处理,你自己选。”女子在平头男子身前三米处停下脚步,冷淡的声音不起一丝波痕。

    听得这话,围观路人不由面面相嘘,脸上表情多少有点恍然惊悟的意思,心头不约而同地蹦出“碰瓷”二字,而那名平头男子却犹若未闻,依然躺在地上,一声接着一声哀嚎。

    女子不再多说一个字,拿起手机准备拨号,猛可里,围观路人当中窜出一名皮肤黝黑的马脸男子,伸手向女子的手机抓去,兔起鹘落之间,女子缩手躲过,同时脚下后撤一步,目光冷冷地盯着对方,两个简单动作,极为干练,显然是学过几招防身术。

    “姑娘,别误会,我兄弟并没有说你撞了他,但他摔得不轻,间接责任你总是要付的,五百就五百好了,当给我兄弟的压惊费。”马脸男子嘿嘿一笑,一番话说得面不红耳不赤,丝毫不顾周围各色目光,而更神奇的是,原本还在地上扮苦相的平头男子,这会儿竟然慢慢地爬起,并扶正了自行车。

    女子倒没有出尔反尔,将预备好的一叠百元钞票递上,马脸男子接过后数也不数,转身走向平头男子,一屁股坐上自行车后架,车轮一滚,去得那叫一个干脆。

    好戏收场,围观路人纷纷散去,女子回到了车里,正欲启动,黛眉忽地一挑,副驾驶座上空无一物,手包不见了。

    ......

    十分钟后,距离“碰瓷”现场五十米外一处胡同底,一张长满青苔与爬山虎的石墙之前,三道身影一字排开,双手高举,其中两人正是“碰瓷”事件的当事人,马脸男子与平头男子,另一人则是他们的同伙,此时的三人均是哭丧着面孔,模样要多悲剧有多悲剧。

    “两条腿抖什么抖,都给我站直了。”叶宁一手托个精致的女士手包,一手捏了一叠百元钞票,散淡的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

    三人齐齐一个立正,马脸男子如死了爹娘般讨饶:“小爷,我们就是混口饭吃,东西都在这里了,你就当个屁把我们放了吧,我们再也不敢了。”其余二人连忙符合。

    叶宁斜睥着三人:“只讹了那个女人五百?”

    “就五百。”马脸男子与平头男子异口同声地应道。

    叶宁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何必呢,不义之财物归原主,你们身上又不掉一根毛,一开始就这样配合多好,也不用受这皮肉之苦,安啦,没有伤到筋动到骨,修养几天就没事了。”话末,转身走人,没有再进一步计较的意愿。

    从本质来说,叶宁并不是正义感泛滥的愤青,更没有一副惩奸伐恶的大侠心肠,甚至对通常意义的善恶对错都有些模糊,此番出手全凭个人喜恶,纯粹因为闲暇时看过水浒传与笑傲江湖,对里头时迁小偷和田伯光强女干犯这两个人物不感冒。

    马脸男子三人目送那道削瘦身影消失不见,这才脚下一软,蹭着脏兮兮的墙面,席地坐下,大口喘息的同时,脸上浮现难掩的惨痛之色,还掺了点劫后余生的庆幸,之前叶宁收拾他们三个,看似不重的三拳三脚,但个中滋味,唯有挨上的当事人才最体会深刻。

    出了胡同口,叶宁向“碰瓷”现场远远扫去一眼,奔驰车早就没了踪影,略一沉吟,就拉开手包,内里除了少量的女士用品之外,还有一只小巧的香奈儿皮夹,翻开皮夹,他的眼神却是陡然一凝。

    七八张花花绿绿的卡片,夹层里露出的一小叠百元钞票,这些都未能留住叶宁的目光,他的视线紧紧盯着那张透明薄膜下的平安符,从微暗灰黄的底色看来已有了不短的岁月,简单四字“平安吉祥”因为褪色而变得不再光鲜...

    愣神了好片刻,叶宁眼中聚起的那抹思忆悄然散去,微皱的双眉也是舒展开来,取出一张名片置于眼前,女人的名字叫秋若雨,竟然是华远集团的总裁,饶是叶宁定居中海市时日尚短,也是听说过华远集团的大名,中海市的知名企业,近来在药材行业发展势头迅猛,互联网上隔三差五地就有相关消息曝出。

    “秋若雨。”叶宁一边口中轻念女人的名字一边摇了摇头,按名片上的手机号码拨打过去,那头响了十多下,依然没人接听,只得暂时作罢。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