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

    中海市一处棚户区,一栋独门独户的平房,十多平米的卧室内亮着一盏白灯,电磁炉上炖一砂锅,水声沸腾,白烟直冒。

    叶宁上前,打开锅盖,顿时,一股夹杂着浓郁药香的热气扑面而来,他伸手在面孔前扇了扇,看清锅内的黑色汤汁粘稠如浆,不由欣然一笑。

    关了火,待砂锅略微冷却,叶宁便迫不及待地捧起“咕噜咕噜”喝了起来,直到汤汁一滴不剩,才酣畅地打个隔音,反手抹抹嘴角,随后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便将沙锅内的底料倒入了色桶里,竟是灵芝,当归,冰片等具有益补醒神功效的药材,只烧了一铺,就这样弃之如履,要是被普通人家的家庭主妇看见,定会产生暴胗天物的肉痛感。

    接着,叶宁快速脱去衣裤,熄灯之后,上床闭目盘腿而坐,双手在身前摆了个奇异的手印,胸膛微微起伏,气息吸吐之间,很快就进入了循环状态,房间内就此陷入寂静之中。

    随着时间缓慢流逝,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月亮,能隐约瞧见,从叶宁的周身有淡淡的真气逸散出来,同时,汗水也是从他身体的毛孔之中不断渗出...

    练武之人,真气乃是根本,从练体期大成体内诞生第一缕真气起,之后的后天期,先天期,是一个体内真气逐渐充盈饱满,并由气态演变成液态状的漫长过程,继而晋入凝丹期,真气与血液融合,凝练压缩形成固态丹体,同时肉身得到不断强化与淬炼,完成质的蜕变,方才有资格窥探更高的境界,金丹期...以此时,叶宁外放真气的稀薄程度判断,似乎是堪堪晋入后天期。

    “咳咳。”不知过了多久,如老僧入定般的叶宁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简直就是要把内脏给吐出来,周身真气随之瞬间挥散,好片刻后,方才有所舒缓,原本肉色的面孔涌起一股不太正常的红潮。

    叶宁慢慢睁开双眼,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承受着体内因为那三道封印的反噬而传来的阵阵绞痛,不由苦涩一笑,摸了摸胸前那块看似斑驳的玉佩,心头泛起一丝难言的复杂,半年前葬天峰巅那一场大战,他虽然将两名强悍的对手拼得重伤,但自个儿也因为极度透支而坠落悬崖,要不是这块玉佩传导出的一股奇异能量护住他的心脉,他早就成了一个死人,也不会在海上漂浮七个昼夜之后舒醒过来。

    “老头,十七年前你我初识,你给我一本连名字都没有的破功法,之后我管了你七年吃喝,咋们算扯平了,十年之前,你又给我一本医死人不偿命的行医笔记,我又管了你五年吃喝,咋们又两清了,五年之前,你离开的时候留下这块垃圾玉佩与一把锈蚀短剑,那是你硬塞给我,我可不欠你的。”

    眼中多了一抹深深的追忆与感伤,叶宁嘴角的嘲讽之意逐渐扩大,轻声喃喃:“十年之约,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半了呢,老头,那三样东西你嘴上虽说并不强求,但我知道,那对你肯定非常重要,你放心吧,看在你拉得下老脸叫我一声‘叶哥’的份上,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定会不辱使命替你找全,我看你也不像是短命的样子,到时可千万别爽约...”

    咬着牙关吐出最后几个字音,叶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将内心的澎湃压下,面孔上多余的情绪也是一扫而空,只剩如铁般的坚毅,十年之约,于他来说,是对那个亦正亦邪,亦师亦友,相伴十多年,一口一声“叶哥”叫着自己却脸不红耳不赤的糟老头的承诺。

    男儿一诺,万金不悔,无需多愁善感,夙夜忧叹,单凭一颗坚韧而勇敢的心,哪怕刀山火海,碧落黄泉,虽千万人,吾往矣。

    沉下心来,叶宁没再强行运转功法促进,只均匀吐纳,任由着药力渐渐渗入五脏六腑,按照那本行医笔记中的记载,他这“残垣断壁”般的体内想要恢复如初,必须经历三个阶段循序渐进的调养,犹如大病之人,先要喂以稀饭,之后方能进食猛药。

    第一阶段调养共计十次,由八味药材不分主次地混合而成,对药材本身的品级要求并不是很高,第二阶段调养共计五次,三味主药具皆凡品三级以上,再配以五种低品级的辅药,而最后一个阶段调养,则是需要直接服下两味凡品二级的药材。

    这是一个抽丝剥茧般的漫长过程,以叶宁的保守估算,至少得一年的时光。

    今晚是第一阶段第九次服药,三五天之后再服用一次,第一阶段调养就大功告成,对此效率,叶宁还是比较满意,毕竟定居中海市才三个多月,当初重伤偷渡归国之时他身无分文,直到目前还是个不交社保的无业青年,靠着网游,麻将等副业收入,在解决吃穿住行的同时,还能承担一次服药不下四千的费用,已经算得上是“奇迹”了。

    当然,他手腕上的那块连海水都泡不烂的老旧男表实际价值不会低于七位数,但那是他留作应付第二阶段调养所需的三味主药,一株足量的凡品三级药材,通常在大几十万至百万之间,大多还有价无市,至于第三阶段调养所需的花费,暂时不在他的考虑之内,因为到了凡品二级的层次,价格几百万甚至上千万都不稀奇,流通市场基本没可能见到,唯有一些高档的拍卖会,交易会才会作为压轴登场,而且大多仅仅是个嘘头,拥有者压根就没打算出让,即便成交也是天价。

    船到桥头自然直,伟人说过,摸着石头过河,世间之事,能全盘掌控的终究只是少数,等走到了那一步再伤脑筋不迟。

    半个小时之后,体内的疼痛已然隐去,药力也被脏腑尽数吸收,叶宁又用了五息时间静心,而后跳下床,在不足三平米的卫生间冲了个凉,套上条沙滩裤,光着膀子坐到书桌之前,开始为生计而忙碌。

    书桌台上,摆放着两台二手台式组装电脑,屏幕上分明是“魔域荣光”与“征战”的游戏界面,前者是一款打怪升级之外,官方以软明币回收装备的网络游戏,而后者则是一款对战竞技类网游,均是处于现下市场最当红之列。

    “魔域荣光”一上线,叶宁利马在工会里呼朋唤友,随即开启了歼灭各大BOSS的旅程,而另一边“征战”,方才登录,就被盯上了。

    “陪我去竞技场,姑奶奶好容易一个通宵,你要敢说个'不'字,从此绝交。”游戏里昵称为:天使精灵的女魔法师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对着叶宁在游戏里昵称为“叶哥”的战士连续发了几个大招,画面无比绚丽。

    这个“天使精灵”是叶宁在“征战”中最坚定的粉丝与金主,虽然还没有与本尊线下约见,却也是互通过几次电话,确认不是人妖假扮,当然,这并不是重点,对叶宁来说,游戏时间内产生实际的经济效益才是关键...

    叶宁叼起根烟,输入几个字:“没礼貌,自个玩去。”

    眼见刁蛮无效,天使精灵变脸似的开始撒娇:“叶哥哥,我的好哥哥,我错了还不行吗?”

    叶宁不冷不热地回道:“嗯,孺子可教,既然是精灵妹妹相约,我这做哥哥的也不好意思拒之千里,不过先说好,包夜费得五百,呃,最多给你打个六折,三百...”

    天使精灵秀出个鄙视的表情:“财迷,姑奶奶算是被你彻底打败了,出发赶紧的,刚才有个家伙KO我两次,找回场子必须不能隔夜,不然,你一个子也别想得到。”

    这算是谈妥了。

    接下来,叶宁忘我地投入到游戏之中,两个键盘,两个鼠标,在他的一对手掌之下操作自如,整整一夜,只中途抽空续了两杯开水,上了一次厕所,不知不觉间,窗外的夜色开始变淡...

    随着“征战”中最后一场SOLO以满血KO对手,叶宁将键盘一推,懒洋洋地伸展了一下身子,与此同时,手机“滴滴”叫了起来,拿起一看,三百五十块入账,这是今晚“魔域荣光”的斩获成果,工会里有个大管家,知道叶宁猴急的脾性,所以不待将BOSS曝出的宝物与官方兑现,就提前垫付了。

    叶宁满意地点点头,看看表,输入一串字:“精灵妹妹,今晚疯够了吧,都快六点了。”

    天使精灵却显然意犹未尽:“十九场连胜,四次满血KO,哇塞,你他妈忒给力了,哎,一个通宵怎么好像才过了一个小时,叶哥哥,今晚你能不能早点上线,明天开始我又要没时间了。”

    叶宁翻了个白眼,键指如飞:“今晚估计是不行了,我每周一般控制上线不超过三次,多了怕上瘾,可不能耽搁了生活中的正事,那个,三百还是转我微信。”

    天使精灵的兴致被一盆冷水浇灭:“你会不会聊天啊,怎么满脑子只有毛爷爷,见过现实的,没见过你这么现实的。”

    叶宁义正言辞:“没办法,生活所迫,你叶哥我也想找个白富美求包养,从此过上锦衣玉食的体面生活,可惜,梦想狠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天使精灵哭穷:“能不能免一半,我留点饭钱。”

    叶宁果断回绝:“不行!”

    没多久,微信上精灵头像闪动,叶宁一看,转款金额竟为五百,不禁莞尔,惜字如金地回了“谢精灵妹妹赏”六个字。

    天使精灵打个瞌睡:“姑奶奶得去眠了,哦对了,下周末“征战”官方办的那个线下活动,到时候你去不去?让我也瞧瞧你的尊容,看脸上是不是写了一个‘钱’字。”

    “再议”二字打发过去,叶宁关了电脑,起身做了一组扭腰扩胸的动作,方才翻身上床,坐在电脑前一个晚上,辛苦是辛苦了点,但八百五十块的收入,还是不用上税的,这效率比百分之八十的白领阶级都强,算得收获颇丰。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