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大家伙显然是发现了柳鸿飞等人,不紧不慢地摆动四肢,逐渐靠近。

    柳鸿飞等人均是面如土色,总算还保存着一丝理智,没有干出撒腿就跑的蠢事来,只要看过动物世界,有点基本常识的人都知道,追逐移动的目标乃是凶兽的本性,这个时候,谁先动谁就会成为为他人嫁衣的“炮灰”。

    “跟着我往后退,速度放慢。”柳鸿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扫了眼努力了半天才勉强直坐起来的晓玲二人,眼中闪过一抹冷血,低声喝道。

    他的指示自然是针对朱彪,葛大鹏,而晓玲二人则是被他视作了“炮灰”。

    后退五步花费了近十秒,柳鸿飞来到了晓玲二人的身边,手掌一扬,正要朝着晓玲的双腿拍去,童夏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来掩护你们。”

    柳鸿飞一愣,手掌顿在了半空,深深看向童夏,童夏神色坚定,语气决然:“我知道你想让我们两个当炮灰,这样或许能让你们逃生,我成全你们,我会尽量给你们争取时间,但如果你敢对晓玲下手,我立刻自杀,你可以赌一赌,那家伙会不会一具死尸感兴趣。”说着,向离得还有二三十米的大家伙望去一眼。

    很明显,他已经看穿了柳鸿飞的心思,也留意到了柳鸿飞的举动。

    柳鸿飞脸色一阵复杂的变幻,手掌轻轻落下,也不废话,默默向后退去,朱彪二人与他保持同步。

    “晓玲,等会儿我叫你跑你就跑,不要和柳鸿飞他们同一个方向,你要争取追上叶宁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让叶宁同意你加入,叶宁这个人深不可测,跟着他,说不定真有机会活着出去。”童夏甩头贴近晓玲的耳边,语气慎重。

    “夏哥...”

    “听我的,一定要活下去。”

    晓玲眼中流过一抹悲戚,在童夏视死如归的目光之中,紧紧咬着唇瓣,用力点头。

    数秒之后,那大家伙进入到十米之内,童夏眼中涌出一抹疯狂之色,抽出随身的匕首,艰难地站起身,奋力朝前扑去,同时大声喊出了一个字:“跑!”

    大家伙发出一声低吼,同样是一个前扑,直接在空中将童夏的身体按住,童夏则是拼命挣扎,手中匕首乱舞,倒是收到了一些效果,至少大家伙没能下嘴一击必杀,只是通过两只前爪的扯动,从童夏身上扯下一块块血肉来。

    而借着童夏争取来的时间,柳鸿飞三人将逃跑速度提到最快,晓玲则是按照童夏所言,没有与柳鸿飞三人通路,朝着叶宁三人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之前她看似被叶宁收拾得很惨,事实上只是断了几根内骨,外加一大堆皮外伤,并未伤及关键部位,这种生死逃亡关头,肉体的疼痛可以忽略不计,体内真气全力转运,速度丝毫不比柳鸿飞三人来得慢。

    童夏的抗争终究有着极限,半分钟后,他成了一具生机全无的死尸,大家伙将他叼在嘴上,动张西望了一番,然后协调而轻盈地摆动四肢,速度竟是比起猎豹快了许多,正是柳鸿飞三人的去向。

    ......

    叶宁三人跑了一分钟后,速度略微减慢了一些,方澜也是有了问话的功夫:“叶宁,怎么回事啊?”

    叶宁没回头,笑了笑,那笑声让人怎么听都觉得有些阴险:“我的心一下子跳得厉害,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有大危险逼近了。”

    “那柳鸿飞他们岂不是?”方澜一丝凝重地道。

    “倒霉了呗,运气好,弄一两个炮灰,其他人说不定能逃过一劫,如果像之前一样,来的一群家伙,那恐怕得全军覆灭了。”叶宁语气轻松,一点都不当回事:“能让我称为大危险,就凭他们那点实力,应付一时半刻怕是都难。”

    方澜不说话了。

    “怎么,怪我没人性?”叶宁问道。

    方澜轻声叹了一口气:“我没怪你的意思,只是觉得现实挺残酷的,之前大家也算并肩作战过,以后或许再也不会见面了。”

    叶宁可没女人那般多愁善感,眼下所处的环境,也不容许他有多余的杂念,再度降速,边跑为走,指示道:“把你的小黑猫放出来。”

    “干嘛?”

    “给我们当向导,你那只是猫王,一般乡村晚上进坟地,人们会带上一头老猫,猫能够看到人看不到的邪物,对危险的感知也比人要灵敏。”

    方澜撇了撇嘴,她听得出来,叶宁并没把真正用意吐露干净,却也没有深究,依言从兜里将小黑猫抱了出来。

    “优优,给我们带路。”关照了一声,方澜将小黑猫往前一丢,小黑猫稳稳落地,“瞄”叫了一声,开始四处顾盼,好半天后,方才转了个方向,慢慢地往前走去,看样子似乎很小心,更确切地说是一种警惕。

    “叶哥...”阿暮见状,不确定地看叶宁。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这可不是普通的小黑猫,你是没见识到,连凡品二级药材都能被它找着,我们最终能不能离开这里,或许还得仰仗它的发挥。”叶宁给了阿暮一个安心的眼神,略带深意地道。

    方澜眸光闪了闪,似突然想到了什么,恍然地拍了拍叶宁的肩膀:“叶宁,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想让优优带我去找药材,恩,就像傍晚时候说的,这是一个闯关游戏,这里也是其中的一关,而且很可能是最后一关,只要闯过去,我们就能离开中心禁区了。”

    叶宁能感到背上女人的兴奋,托着女人两条大腿的手掌故意使坏地捏了捏,还没从恶趣中回味过来,腰间就传来了一阵酸疼。

    叶宁嘴角哆嗦了一下,苦笑道:“你激动个什么劲啊,好吧,我承认你猜得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过你也别太乐观了,你的优优能不能带我们找到药材还只是未知之数,就算真能找到,也就意味着我们将会和守护兽有一场最终的对决。”

    说到这里,语气陡然凝重:“如果我的设想正确的话,这片称为中心禁区的中心禁区的地方,应该生长着一株极品药材,也就是离开这里的钥匙,而极品药材的守护兽,实力至少相当于凝丹初期强者,乃至更高。”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