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门被推开的时候,店老板心骤然颤了一下,每次存放盗取的财物的时候,都会再三确认门是否锁好了,怎么可能没锁呢?虽然店老板一直很肯定绝对锁门了,但是事实让他开始怀疑人生了。

    打开门后,叶凡直接走了进去,然后打开了灯光,储物间面积不是很大,只有二十个平方左右,里面堆放着大量的杂物,占据了储物间百分之七八十的空间。杂物和地面上蒙着一层淡淡的灰尘,给人一种很长时间没有使用的感觉,在警察和旅店老板进来的瞬间,叶凡轻轻的抖了下手腕,一股旋风瞬间而起,将地面上的灰尘吸的一干二净,等旅店老板等人进来后,地面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了。

    叶凡指了指地面,对着店老板说道;“你说这里长时间不用了,按理说,应该布满灰尘才对,但是为什么这么干净?就跟刚打扫的一样,你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警察低头看了看,发现地面确实十分的干净,于是望向了店老板,说道:“能解释一下吗?”

    店老板忽然有一种懵逼的感觉,经验丰富的他,每次进出储物间的时候,都十分的谨慎,能想到的基本都想到了,尤其是灰尘等方面的细节,做的十分到位,每次出来都会在空中撒一把灰尘,这样灰尘落地后,就会均匀的落在地面上,造成很长时间没人进来过的痕迹。

    今天他盗取财物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地面干净的不像话,特么的,难道是自己忘记撒灰尘了?不可能啊?店老板再次怀疑人生了。不过现在店老板必须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于是急忙说道:“因为我昨天刚打扫了,虽然储物间很长时间不用了,但是我是一个爱干净的人,会定期进行打扫,这个解释合理吧?”

    我擦!还真特么的是人才,回答的确实很合理,叶凡继续问道:“刚才你不是说,这里很长时间没进人了,钥匙都丢了,那你昨天是怎么进来的?”

    店老板稍微愣了下,眼神有些诧异的望着叶凡,忽然间,店老板感觉叶凡很不简单,从种种迹象来看,叶凡应该不是普通的游客,这货的思维和反应能力很强,竟然能十分迅速的抓住店老板的漏洞。

    警察也很诧异的望着叶凡,警察感觉从始至终,叶凡表现的都很专业,而且胸有成竹,似乎这一切都在叶凡的掌控之中。忽然间,有着多年惊讶的警察产生了一个很诧异的想法,难道叶凡是同行?想到这,警察对叶凡更加的关注了。

    叶凡冷冷的望着店老板,逼问道:“马上回答我的问题。”

    在叶凡的逼问下,旅店老板急忙说道:“我打扫完卫生后,才弄丢钥匙的,这个回答可以吧?”

    叶凡摇摇头,说道:“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本来我想给你一次自我救渎的机会,可惜你没有抓住。”在证据尚未充分的情况下,罪犯主动自首的话,说明此人心里还是有些良知的,也因为自首会减轻一些处罚,但是旅店老板屡次不改,叶凡也烦躁了。

    旅店老板不以为然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救世主吗?竟然还说自我救渎,真是搞笑,你们找到证据就抓我走,找不到证据,立刻给我走人,不要打搅我做生意。你们知道耽误我一天,影响我多少收入吗?你们赔的起吗?”

    说完,旅店老板瞪了叶凡一眼,然后对着警察说道:“警察同志,你们才是办案的主角,怎么让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胡说八道,赶紧找证据,我还忙着做生意呢。”

    就在警察准备说话的时候,叶凡走到墙脚,猛的踩了踩墙脚的一块地板,说道:“东西就在地板下面。”

    在叶凡踩住地板的瞬间,旅店老板的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了,尤其是听到叶凡说东西在下面的时候,店老板吓的脸色苍白,差点摔倒,这个位置是他精挑细选的,对方是如何知道的?即使旅店老板的心理素质很强,但是在我藏点被发现的时候,也已经没底气了。

    警察扫了下表情大变的旅店老板,然后对着身边的警员点点头,示意可以动手了。

    警员们在附近找了一些工具,开始撬地板砖,地板砖和其他的地方是相连的,翘起来十分的费力,警察走过来看了一下,微微的皱起眉头,对着叶凡说道:“这块地板砖和其他地板砖是粘在一起的,周围也没撬动的痕迹,你真的确认东西就在下面?”

    叶凡十分肯定的说道:“我百分百的确认。”说完,叶凡蹲下身,用手指了指地板砖的周围,说道:“每次撬开这块地板砖后,旅店老板都会在附近涂抹一层透明的玻璃胶,再涂抹一层石灰,这样就看不出任何痕迹了,而且地板砖很厚,所以敲打的时候,也没有空心的声音。”

    好专业的样子!警察狐疑的望着叶凡,心里琢磨着,难道叶凡真的是同行吗?叶凡知道的太清楚了,就好像这是他亲自弄的一样。

    旅店老板听到叶凡说的话,差点瘫软在地上,特么的,难道叶凡一直在旁边偷看了?不然为什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叶凡示意警员们退下,单手按在了地板装上,请情的抬手,将一块厚达三十多公分的地板砖和混泥土拽了上来,然后叶凡从下面拿出了一个小型的保险柜,放在了警察的面前。说道:“东西就在里面,你们可以检查下了。”

    警察直接看傻眼了,眼前的这位年轻人还真是强悍,不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了线索,竟然还不用借助任何工具的情况下,将巨大的混泥土快拽了出来,那块混泥土少说也得一百多斤。尤其是保险柜,虽然是小型号的,但是也得小二百斤。

    “打开保险柜吧。”叶凡指了指保险柜,对着旅店老板说道。

    旅店老板咽了咽唾沫,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四处看了看,当他发现警察望着叶凡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狐疑的时候,顿时心生一计,指着叶凡大声的喊道:“这都是你提前安排好的,故意诬陷我,不然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说完,旅店老板偷偷的观察警察的表情变化。

    此时,警察确实对叶凡的行为感觉困惑,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这么隐蔽的位置都能找出来,这比办案经验丰富的警察还要强。于是说道:“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这都是你推理出来的?”

    叶凡点点头,说道:“没错,是我推理出来的。”

    旅店老板大喊道:“胡说八道,你今天才来的,放下东西就出去了,总共在这里呆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什么都没接触,你怎么可能推理的出来?这肯定是你早就提前安排的好,然后趁机诬陷我。”

    吼完后,旅店老板对着警察说道:“警察同志,这根本不是我藏的,肯定是他联合店里面的服务员陷害我,不然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叶凡冷冷的看了店老板一眼,都到这地步了,竟然还不承认罪行。

    “我有一件东西,你看了,就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说完,叶凡从空间里拿出了一个小本,递给了警察。

    警察接过来小本,只是看了一下封面,就被镇住了,等他打开小本看了里面的内容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旅店老板狐疑的看了看叶凡,又看了看警察,他很纳闷,叶凡只是给了一个小本,警察就愣住了,到底是什么情况?

    反应过来的警察急忙将小本儿还给叶凡,然后立刻对着叶凡立正敬礼,说道:“见过首长。”那个小本特勤局成员的证明,特勤局的人都是一些变态,拥有各种匪夷所思的能力,作为特勤局的成员,叶凡能发现位置十分隐蔽的保险柜,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在旅店老板听到首长两个字的时候,顿时懵逼了,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虽然他整不明为什么年轻的叶凡会被称为首长,但是他知道,他这次很难逃脱法律的制裁了,不过旅店老板打算一条道走到黑。

    “打开保险柜。”警察对着旅店老板说道。

    “这不是我的保险柜,我没钥匙。”选择硬撑到底的旅店老板说道,在他看来,硬撑着或许还有一丝希望,但是如果承认了,就彻底玩完了。

    还特么的死撑,叶凡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脑残货,都到这种地步了,自首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这货竟然还死撑,于是挥手打出一道寒光,直接将保险柜劈开了。

    众人直接看懵逼了,尤其是警察,保险柜虽然被劈开了,但是里面的东西却丝毫未损,大量的金银首饰和电子产品从保险柜里流了出来,数量巨大。

    “你经验很丰富,也知道如何应对警察的检查,但是你百密一疏,这里面的任何一件东西,都有你的指纹。”叶凡冷声说道。

    听到这话,旅店老板直接晕死了过去。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