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孟的态度十分的高傲,完全是用上级对待下属的态度对着叶凡说话,在姚孟看来,整个基地内,他是级别最高的,就连韩蕾都要比他低半级,他完全可以在这里横着走,这就叫官大一级压死人。

    “难道你听不懂人话吗?”姚孟见叶凡没什么反应,语气变的十分不悦,表情冰冷的望着叶凡,摆出一副我是大爷,随时可以解决你的架势。

    对于姚孟这种装逼货,叶凡向来没什么好感,嘴角翘起了一丝不屑,如果不是看在韩蕾的面子上,以叶凡的行事风格,早就大嘴巴子伺候了,把姚孟打的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韩蕾知道叶凡的脾气,急忙拽了拽叶凡,小声的说道:“我和他交涉,你先忍耐一下。”

    叶凡点了点头,低声说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饶他一次。”说完,叶凡又不放心的补充道:“虽然这是你们内部的事情,但是如果这货敢得寸进尺,我就废了他。”说道最后一句,叶凡的语气变的十分的冰冷。

    韩蕾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你先忍耐下吧。”韩蕾担心叶凡真的动手,以叶凡的性格和实力,对付姚孟,实在是太轻松了,而且叶凡肯定会重创姚孟,给姚孟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这也是韩蕾最为担心的,因为姚孟不是普通人,家庭背景很深,而且师承名门,一旦叶凡出手的话,姚孟肯定会追究到底的,到时候叶凡很可能被势力庞大的姚家追杀,在国内无法立足,甚至在国外也很难生存。

    想到这,韩蕾转头望向一脸傲然的姚孟,毫不客气的说道:“姚孟,虽然你级别比我高,但是请你记住,我是SH的最高长官,也是这座基地内的最高领导,你是一个外来人,在这里的一切都要听从我的安排。”

    “如果你干越权的话,那我就只能请你离开了。”韩蕾沉声说道,语气十分的冰冷,韩蕾故意表现的如此坚决,为的就是让姚孟知难而退,离开这里。因为韩蕾心里很清楚,姚孟属于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那种货色。

    “哈哈,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还是这么的对我不客气,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姚孟笑眯眯的说道,他就喜欢韩蕾冷冰冰的样子,越这样,他就越感觉带劲,也更加的有征服欲望。

    韩蕾被气的够呛,姚孟完全就是耍无赖,如果褚浩天和贾延兆没受伤的话,韩蕾早就下令动手把姚孟给轰出去了。

    “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这次我来这里,不仅仅是切磋武艺,还要对你们的综合能力进行考评,这是通知,你看看。”姚孟从怀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韩蕾,然后补充道:“顺便说一句,我并不是针对你们,而是例行公事,现在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进行准备,安排所有人员到训练场集合。”

    接过文件后,韩蕾很纳闷,考评都是在年终的时候进行的,现在还没到年底呢,怎么会进行综合考评呢?等韩蕾打开文件之后,发现确实是上面下达的文件,还有首长的签字和盖章。这让韩蕾更加的纳闷了,这是要做什么?

    忽然间,韩蕾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把韩蕾自己都吓了一跳,于是沉着脸问道;“姚孟,难道是你跟上面申请的?你是不是认为以我们的能力,是无法击败人屠的?”

    姚孟拍拍手,面带微笑的说道:“韩蕾,你果然聪明绝顶,这么快就猜到了,不过不是我申请的,而是你做述职报告的时候,阐述的观点让我们认为,人屠的实力强悍,以你们的能力肯定是杀不死人屠的。所以现在我们怀疑你,冒领功劳。”

    最后四个字好像晴天霹雳击中了韩蕾,气的韩蕾脸色发白,嘴唇都哆嗦了,为了人屠的案子,韩蕾带领整个小队,没日没夜的工作,虽然在叶凡的帮助下,解决了人屠,但是整个小队依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贾延兆和褚浩天两大高手身受重伤,还有几个队员也被打伤了,让整个小队暂时丧失了战斗力。

    如今,姚孟这个王八蛋,竟然说冒领功劳,这完全就是对韩蕾,不,应该是对整个小队的侮辱。

    “冒领功劳?”韩蕾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我们费劲千辛万苦,流血流汗,终于将人屠的案子结了,你竟然说我们冒领功劳?”此时,韩蕾已经知道了姚孟此行的真正目的,就是想趁机打压韩蕾,把冒领功劳的帽子扣在韩蕾的脑袋上。

    姚孟不紧不慢的说道;“韩蕾,你不要激动,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而且这不是我一个说的,其他人也有这个想法,所以才安排我来进行综合考评,看看你们这支小队的真实实力到底如何?如果考评结果认为你们有这个实力,该给你们的嘉奖和奖金一个都不会少。”

    说到这,姚孟稍微顿了顿,看了下面色泠然的韩蕾,然后继续说道:“如果考评结果认为你们没这个实力,你们不仅得不到嘉奖,还要为此负责,韩蕾,这是工作上的事情,就算我想帮你,也无能为力,你还是赶紧去准备吧。”

    韩蕾气的脸色发青,沉声说道:“姚孟,我知道这是你暗中捣鬼,我之前述职的时候,领导为什么没有问我?为什么我述职回来之后,前脚刚进门,你就后脚跟着来了。我告诉你,为了抓住人屠,我们损失惨重,受伤最重的褚浩天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

    随后,韩蕾伸手指了指站在旁边的贾延兆,继续说道:“贾延兆的一条胳膊现在还不能动,此外,还有几名队员也在医务室躺着。”

    姚孟表情淡然的说道:“韩蕾,你和我说这些也没用,我要的是考评结果,而且,领导也只要结果,所以我建议你还是赶紧去准备吧,别在这里浪费口舌了。”

    “放你的狗屁,你也应该知道人屠实力强悍,如果不是我们杀了他,那是谁杀的他?”韩蕾毫不客气的反驳道,感觉自己受到侮辱的韩蕾,已经打算和姚孟彻底撕破脸了。

    不仅韩蕾十分的气愤,站在旁边的贾延兆和其他几个队员也气的脸色发青,感觉心寒,他们在前面流血流汗,冒着生命危险对付人屠,姚孟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站在后面嚼舌头根子。如果不是韩蕾在的话,估计他们早就动手教训姚孟了。

    姚孟笑吟吟的望着韩蕾,说道:“韩蕾,你赶紧去准备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了。”说完,姚孟忽然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韩蕾的面前,小声的说殴打:“如果你乖乖的听话,跟我回去,这件事情就好办了,不然的话,你懂的。”

    从始至终,姚孟都是一副面带微笑的表情,加上俊朗的外形,让人感觉好像是一个君子,但是这样也更加的衬托出了姚孟阴险的用心。

    “贾延兆,现在我命令你召集所有人在训练场集合。”韩蕾沉声说道,说完后,转头望向姚孟,说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哪怕我被撤职了,我也不会去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韩蕾的态度依然十分的坚决,姚孟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耐烦,说道:“韩蕾,你家和我家,是百年世交,你的父母对我的印象很好,我也很关心你喜欢你,你为什么对我如此冷淡呢?”

    “那是因为我父母没看清你的真实面目。”韩蕾冷声说道,一脸的厌恶的瞪了姚孟一眼,急匆匆的离开了武道场,前往训练场,韩蕾是铁了心要和姚孟抗衡到底。

    叶凡急忙追上去,说道:“让我出手吧,直接解决了他就行了。”

    韩蕾最担心的就是叶凡出手,一来担心叶凡出手太重废了姚孟,二来担心叶凡因此和姚孟结仇,为了保护叶凡,韩蕾十分果断的摇头说道:“你不能出手,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叶凡说道:“你不是聘请我做教官了吗?我现在也算是自己人了。”

    “那也不行。”韩蕾十分果断的拒绝道。“我倒要看看姚孟到底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凡是没有任务在身的队员全部赶到了训练场,总共才十多个人,带上的贾延兆站在最前面,表情愤怒的望着姚孟等人。

    姚孟背着双手,装模作样的围着队伍转了一圈,说道:“韩蕾,人数不对,在我出发的时候,我专门查过你这里的资料,总共有二十三个人,现在怎么才十二个人?”

    韩蕾说道:“有七个人正在执行任务,还有四个人正在医务室疗伤。”

    “出任务的证明拿过来,还有,把疗伤的人叫过来。”姚孟傲然的说道。

    这下把韩蕾气的够呛,安排贾延兆去拿出任务的证明,然后转头望向姚孟,沉声说道:“四名正在疗伤的队员,伤势过重,需要静养。”

    姚孟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只要还喘气,就得过来,如果走不了路,那就抬过来。”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