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越歪着头看了看一脸谦卑的阴阳师,脸上闪过一丝狐疑,不对劲啊,根据他对叶凡的了解,一旦发现倭人,向来都是斩草除根,怎么现在还要留着呢?想到这,姜越说道:“叶少,我看别看这了,干脆一刀宰了得了,特么的刚才害的我们自相残杀,这种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我小时候听我爷爷说过,倭人大大的坏,抗战期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姜越继续说道。

    杰克帮腔道:“我爷爷也和我说过,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在东南亚地区和倭人打仗……”

    姜越和杰克越说越投机,恨不得都快拜把子了。

    阴阳师伊藤站在房间内,十分的尴尬,也很胆小,现在他手无缚鸡之力,如果姜越动手的话,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他。为了保住小命,阴阳师伊藤急忙说道:“我们家族没人参军……”

    叶凡朝着阴阳师挥挥手,示意安静,然后对着姜越和杰克说道:“这个人得留着,暂时还不能杀。”说到这,见姜越和杰克一脸的疑惑,叶凡继续说道:“被问为什么。”其实,叶凡之所以留着阴阳师,有两个目的。第一,阴阳师已经见识了叶凡的强大,只要脑子稍微正常点,就不会再派人来了;第二,叶凡已经达到自己的目的了,不想过分的刺激伊藤家族,虽说可能只是一个半隐修的家族,但是一旦过度刺激,对方全力来袭,会很麻烦。

    现在叶凡已经不是懵懂无知的小青年了,做事情都要有周全的考虑,有些人可以适可而止,有些人要赶尽杀绝,以绝后患。

    “记住,你们的任务只有一个,看住他。”叶凡一脸严肃的说道。

    “如果有人抢,或者他想玩什么花招呢?”姜越反问道。

    “杀!”叶凡冷声说道。

    阴阳师伊藤吓的打了个冷战,哆哆嗦嗦的缩在墙角,不敢再动弹,他被叶凡给吓怕了,现在唯一想的就是保住小命。姜越和杰克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在叶凡的安排下打扫房间,叶凡坐下冥想调息。

    第二天早上,姜越把老夫人和朵拉接回来,安顿好后,叶凡走到阴阳师面前,说道:“不要这么紧张,我问你,除了你们三个之外,岗村次郎手中还有多少力量?”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阴阳师伊藤恢复了一些,急忙说道:“我不是很清楚,昨天跟我来的两名上忍是岗村次郎花钱雇佣的高手,专门给我做助手的,至于他那边还有多少噶手,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根据我的推测,应该还有两名上忍。”

    叶凡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岗村次郎还真舍得下血本啊,一出手就是四名上忍,这可是相当于玄级初阶的武者,实力很强悍了,数量极其的稀少。不过区区两名上忍,叶凡还没放在眼里,想到这,叶凡说道:“你还知道其他的计划吗?”

    阴阳师伊藤摇摇头,说道;“按照我和岗村次郎的协议,我要听从他的指挥,对于他的整体计划并不知情。叶凡君,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对岗村次郎施压,让他退出这次的竞争。”

    “不需要,我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叶凡冷声说道,杀气立现,叶凡心里很清楚,仅靠伊藤施压,岗村次郎是不会放弃的,要想让岗村次郎撤离此地,必须给予他们沉重的打击,打疼他们,让他们永远不敢涉足此地。

    见到叶凡杀气腾腾的样子,阴阳师伊藤感觉浑身发冷,头皮发麻,好强的杀气。

    朵拉留下来伺候老太太,姜越和杰克盯着阴阳师,叶凡独自一人前往杨家,根据杰克在酒吧泡妞儿得到的消息,岗村次郎今天邀请昂坤会长召开峰会,具体的探讨瓜分杨家产业的事情,作为被瓜分方,杨家肯定也会被邀请的。

    等叶凡赶到杨家之后,发现杨老和杨国栋等家族核心成员已经出发了,叶凡暗道一声,岗村次郎的速度还真快,这才早上八点钟,就已经开始了。

    市区的一栋私人别墅。

    宽敞明亮的会议室内,一身西装,意气风发的昂坤坐在首位,面色肃然的看了看四周的人,本地的三大势力全都到齐了,岗村次郎、唐纳德和杨家,三方的表情各不相同,岗村次郎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他已经做好瓜分唐家产业的准备了。唐纳德表现的很安静,和几个助手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表情没什么变化,不悲不喜,不怒不躁,摆出一副我是中立者的架势。

    和岗村次郎对面而坐的杨老和杨家的几个核心成员,表情都很凝重,尤其是杨家的掌舵人杨老,此时心情十分的烦躁,他没想到岗村次郎来了之后,立刻邀请昂坤会长,在岗村次郎的私人别墅内召开了这次峰会,显然岗村次郎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被杀的黑藤是岗村次郎的副手,已经很难缠了,岗村次郎更是奸诈无比,阴险狡诈,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如今见到岗村次郎一副胜券在握的架势,杨老感觉事情不大妙。

    “你妹妹昨天去送草药?有消息了没?”杨老低声问道,现在杨老不指望能和昂坤会长拉上关系,只希望昂坤会长主持公正,不偏不向,这对杨家来说,就算是天大的好消息了。在昂坤会长上任的时候,杨老就打听过,昂坤为人还是很正直的,但是那只是探听到的消息,昂坤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杨老心里并不清楚。

    杨国栋低声说道:“昨天去了之后,就一直没消息。”

    长着仁丹胡,穿着传统倭人服饰的岗村次郎开口说道:“昂坤会长,今天我邀请各位到寒舍一聚,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想让大家互相熟悉一下,并且为您继任新会长之位接风洗尘。”说完,还扭头看了看杨老,嘴角翘起了一丝冷笑,他已经制定了完善的计划,杨家今天是在劫难逃。

    昂坤淡淡的说道:“接风洗尘就没必要了,大家互相熟悉一下还是可以的,抹谷地区珠宝产业的发展,离不开各位的支持,我初来乍到,尚未登门拜访,还请各位多多见谅。”说完,朝着在座的人点了点头,在上任之前,昂坤做过细致的调查,唐纳德代表的西方财团和岗村次郎代表的东洋财团,在这里经营多年,根深蒂固,和本地的很多矿主有着很紧密的联系。

    按照国内的法律,只有本国公民有权开发宝石矿,但是上任会长从唐纳德和岗村次郎手中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再加上两人有着丰富的商业运营手段,羽翼已经丰满,比如说和本地人合作,暗中走私等等。就算昂坤想新官上任三把火,对其进行整治,也要费一番头脑,所以昂坤决定,先接触一下,等待时机,等时机成熟之后,将这帮人一网打尽。

    至于杨家,根据昂坤的了解,这是本地一个古老的家族,有着数百年的传承,虽然最近几十年有些衰落,但是依然有着很高的名望,最重要的是,杨家是缅国国籍,遵纪守法,最近发现了数座储量丰富的宝石矿山,很快就能重新崛起。

    所以昂坤计划,重点扶持杨家,等杨家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之后,联合杨家,对不受控制的唐纳德和岗村次郎进行打压。

    一一打过招呼后,昂坤面带微笑的说道:“各位前辈,都是行业内的精英,以后我还要多和诸位前辈多多学习,如果我做的不妥的地方,还请诸位前辈指出。”

    岗村次郎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虽然昂坤表现的很客气,但是岗村次郎感觉昂坤过于谦和了,完全没有一点官架子,这意味着,此人十分的善于隐忍,这样人的最为可怕,俗话说,咬人的狗不会叫,是同样的道理。

    如果昂坤一上来,就表现的很嚣张,岗村次郎感觉很正常,要知道,昂坤手中的权利很大,没必要如此的谦卑。不过岗村次郎只是稍微疑惑了一下,就没当回事了,现在他掌握着主动权,不怕昂坤不低头。

    岗村次郎开口说道:“昂坤会长,您刚上任,按理说,不应该麻烦你,但是,有些事情我不得不说,有人故意破坏本地的产业均衡,如果您不及时处理的话,会导致本地的产业链失衡,宝石产出量降低,矿山倒闭,工人失业。”

    嗯?昂坤心中冷哼了一声,早就听说岗村次郎十分的嚣张,没想到众人刚坐下没多久,客套话还没说几句,岗村次郎就直接发难了,还真是够狂妄的。想到这,昂坤故作惊讶的说道:“岗村先生,真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

    岗村次郎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比我说的可能还要严重,昂坤会长,我们是商人,我们在这里的目的就是赚钱,如果我们的利益受到损坏,作为抹谷地区最高长官的昂坤会长,您可能要面临上级领导的问责了。”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