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危险,人的本性是躲开,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么振振有词的说出来,就太无耻了。

    当然,如果换做普通的队员,这完全说的过去,但是张德利是队长,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这就说不过去了。什么叫做负责人?他不仅要对这次行动的结果负责,还要对成员的安全负责,做什么事情都要从大局考虑,而不是只顾着自己。

    叶凡冷冷的瞄了张德利一眼,说道:“你没有资格做这次行动的负责人。”

    听到这话,张德利就跟踩了尾巴的猫,顿时炸毛了,瞪着双眼,用手指着叶凡,十分气愤的说道;“你竟然敢质疑我,我可是这次行动的特聘专家,在这一行业有着几十年的经验,曾经参加过多次重大考古行动……”

    张德利就跟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滔滔不绝的说了足足有十多分钟,把自己当初的丰功伟绩一点不漏的全都说了出来,表情颇为得意,头顶这些光环,张德利在行业内的地位确实很高,这一次参加活动,也是因为十分重视,才把张德利找过来的。

    当初听说到境外这个破地方,张德利内心是抗拒的,在他看来,这捞不到什么功劳,一个末代皇帝,不,按照正确的说法,连末代皇帝都算不上,逃亡到了境外,能带什么好东西?而且那里的环境那么差,不如在家里好好的休息。

    后来根据韩蕾等人提供的线索,张德利研究了一番,发现这个藏宝地可能牵扯到其他的一些秘密,这才答应前来。

    叶凡无奈的摇了摇头,专家就是牛叉,扯起淡来,相当的到位啊,各种专业术语,各种听起来很牛叉的奖项,听的人头晕。叶凡和姜越一人扛着两个箱子转身就走,韩蕾也很无奈,转身跟了上去,小宋和小王等人对张德利是一脸的失望,狠狠的咬咬牙,转身就走。

    等张德利吃完,惊讶的发现,人都走完了,只剩下他和另外三个老家伙了,顿时气的直跺脚,特么的,太不给我这个负责人面子了,竟然直接无视我的存在,于是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峭壁底下。

    叶凡和姜越就跟灵活的猿猴一样,一人背着两个巨大的箱子,依然十分流利的爬到了峭壁上,等再次下来,准备将韩蕾等人带上去的时候,气冲冲的张德利跑过来了,一见到叶凡,立刻质问道:“没经过我的允许,你们竟然私自行动,你们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面对兴师问罪的张德利,叶凡直接懒得搭理,叶凡已经很给韩蕾面子了,不然的话,以叶凡的性格,早就大嘴巴子伺候了,哪里轮到张德利如此的嚣张放肆。不过叶凡不得不承认,即使叶凡有着透视眼,实力也很强悍,但是对于考古,叶凡却没什么研究,唯一和考古相关的,估计就是机关术了,对于机关术,叶凡还是有点研究的。

    古代人民的智慧是极其伟大的,比如说鲁班使用机关术,制作过一只木鸟,墨子鲁问篇有记载,公输子削竹木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说的就是鲁班制作的木鸟能乘风飞行,三天不降落。而且鲁班还曾经乘坐这种木鸟飞行。

    除了鲁班机关术的记载之外,另外一个非常著名的就是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制作的木牛流马了,完全依靠机关术驱动,号称神技。此外,还有很多古代机关术的记载,比如说木偶人等等。

    古典书籍记载的十分玄妙,看起来玄之又玄,很多人都当成神话故事看,之前叶凡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自从叶凡有了透视眼之后,改变了想法,世界太大了,神秘的事情也太多了,即使是科学技术如此发达的现在,也依然有很多未解之谜。

    在叶凡看来,所谓的未解之谜,并不是什么虚假的,而是因为人们现在的思维能力无法理解,就好比古代人看到汽车,完全弄不懂其中的奥妙,是一样的道理。

    就在叶凡心里想着机关术的时候,除了韩蕾之外,姜越已经带着其他人上了峭壁,张德利已经看傻眼了,一手拎着一个人,另外一只手抓着绳子,就跟猿猴一样,十分轻松的上了峭壁,要知道,那可是十五米左右的峭壁,相当于五六层楼高了。

    叶凡扭头看了看张德利,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对考古没什么经验,早就一脚把张德利给踢飞了。不过现在只能暂时忍一下了,然后朝着姜越点点头,示意姜越可以动手了。

    姜越走到张德利面前,说道:“老头儿,我带你上去。”

    张德利见识了姜越的强大,但是一把老骨头了,还是望着峭壁,依然十分胆颤,急忙摇摇头,说道:“你们这是作死,万一绳子断了,岂不是摔死了?”

    “爱上不上,我们先走了。”说完,姜越动手将站在张德利旁边的三个老专家弄上了峭壁,叶凡带着韩蕾也上了峭壁,最后只剩下张德利一个人,傻逼似的站在峭壁底下,而叶凡等人没有丝毫下来的意思,直接走人了。

    此时,叶凡已经暗淡了,茂密的丛林内,光线更差,而且还能听到各种异响,在这种环境下,张德利特别想哭,万一忽然窜出一条蟒蛇,那就扯淡了。张德利狠狠的跺跺脚,暗道:太不仗义了,我只是客套的拒绝了下,你们就当真了,难道不会多问我几次吗?

    如今,独自一个人留在这个破地方,张德利是真的胆小了,忽然间,一声哗哗的响声响起,张德利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面带惊恐的跑到峭壁处,抓住绳子,疯狂的往上爬,他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但是张德利养尊处优多年,再加上年纪大了,根本爬不动。

    作在峭壁内侧叶凡,点了根香烟,用透视眼望着峭壁下的张德利,嘴角翘起了一丝冷笑,老东西,现在知道害怕了吧?

    韩蕾不放心的说道:“叶凡,赶紧下去把张教授弄上来吧,咱们这次行动需要他,而且他在境外出了什么问题,回去也不好交代。”

    叶凡感觉差不多了,于是朝着姜越点点头,说道:“下去带他上来,吓唬吓唬他,然后上来的时候,给他点教训,免得他上来之后继续嘚瑟,影响我们的整体计划。”说到这,叶凡稍微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咱们在人家的地盘上,做事不方便,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人延缓行动。”

    隐约之间,叶凡已经完成了从向导到负责人的转变,叶凡不得不这么做,为了保证任务顺利完成,叶凡必须强势一些,不然以张德利的德行,肯定会延缓,甚至导致任务失败的,甚至可能导致整个行动小队全军覆没,刚才遇到缅甸蟒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等姜越下去后,叶凡转头望向坐在旁边的三个老专家,说道:“你们要弄清楚现在的情况,我们不是在境内,没有那多的便利条件,现在是在境外,一切都要小心谨慎,明白吗?”

    “明白!”几个老专家急忙说道,经过刚才的事情,他们已经明白了,也知道了叶凡的强悍。

    “在这里,我们不仅要面对被发现的危险,还要面对丛林野兽,更要面对未知的宝藏,所以希望你们全力以赴,我会保障你们的安全。”叶凡继续说道。

    “我们知道了。”老专家们急忙点点头。

    没多久,姜越带着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的张德利上来了,张德利的嘴上还塞着东西,叶凡定睛一看,有种崩溃的感觉,特么的姜越这货,竟然用臭袜子塞住了张德利的嘴。

    姜越有些尴尬的说道:“我担心这家伙大喊大叫,只能想办法堵住他的嘴了,对了,叶少,给我拿双新袜子吧,光着脚穿鞋,有点不舒服。”

    叶凡白了姜越一眼,随手从空间内拿出了一双袜子,丢给了姜越后,叶凡站起身,说道:“从这里到藏宝点,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了,路况也比较好,现在出发,我在外面,姜越你在后面断后。”

    说完,叶凡背着两个巨大的箱子在前面开路,等韩蕾等人跟上后,姜越扛着两个大箱子走在最后面。一百多米的距离,不是很长,但是走的都是崎岖的小路,地形比较差,走了足足十分钟的时间,最后穿过一个小型的峡谷,前面是一条死路,最里面有一个狭窄的入口,被几块巨大的石头挡住了,只有直径不到一米的空隙。

    这和死胡同没什么区别,除非有炸药之类的工具,强行将巨大的石头炸开,张德利一脸恶毒的望着叶凡,他知道叶凡不好惹,所以一路上不敢多说话,只想着抓住叶凡的把柄,现在抓住机会了。

    张德利咳嗽了两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后,做到了最里面,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后,望向叶凡,用质问的语气问道:“叶凡,这就是你找的好路?这块石头少说也得七八吨,仅靠人的力量是无法打开的,我们也没带炸药之类的东西。”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