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钊霖朝着叶凡微微一笑,面带尊敬的说道:“许钊霖见过叶神医。”

    见到这一幕的夏康等人有些蒙圈,这完全就是见到前辈的态度,许钊霖是什么人?那可是中西医专家,国外留学归来的高材生,精通西方医学和传统医学,是SH市医学协会的副会长,被誉为未来的医学领袖。

    这样的存在,竟然对叶凡如此的尊敬?

    夏康稍微咳嗽了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后,捏着官腔说道:“叶凡,作为医学协会的成员,你应该知道协会的规矩,第一条就是高尚的品德,你刚才的所作所为,让我太失望了。”

    “所以,我以副会长的名义,剥夺你会员的身份,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夏康淡淡的说道,没了医学协会会员的身份,叶凡也就没资格坐在这里,夏康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对付林悠悠了。

    还没等叶凡说话,许钊霖开口说道:“夏副会长,我想提醒一下,叶神医是会长特批的,或许你还不明白什么叫做特批。”

    夏康十分不爽的看了许钊霖一眼,平时这个许钊霖没少抢夏康的风头,最可恨的是,许钊霖确实是有真本事,导致夏康策划了很多次针对许钊霖的阴谋,都失败了。现在许钊霖又冒出来和他作对。

    “许副会长,看样子你和叶凡认识,而且关系还不一般,作为副会长,难道你想徇私舞弊吗?”夏康沉声说道。

    许钊霖微微一笑,说道:“没错,我和叶神医早就认识,而且关系确实很好,这有什么问题吗?你和在座的评委关系也都不错,这又能说明说明呢?”许钊霖早就看夏康不爽了,这个老东西趁着会长不怎么管理事务,动用手段,掌控了整个协会,当初如果不是许钊霖有着高超的医术,估计就被排斥在外了。

    夏康面色肃然的看了许钊霖一眼,然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叶凡的身上,夏康和许钊霖同为副会长,互不隶属,而且许钊霖的水平在他之上,如果继续纠缠下去,他占不到什么便宜,还是先收拾叶凡吧。

    “叶凡,从你刚才所表达的意思来看,你是想说传统医学是最好的,是吗?”夏康傲然的问道,他这是要给叶凡出难题了,说完,夏康扭头看了看表情紧张的林悠悠,林家属于SH市名门望族,影响力巨大,夏康也不想和林家作对,但是夏康接受了宋家和方家的好处,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拿了好处的夏康得想办法让林悠悠出丑。

    此外,当初夏康之所以选择答应,除了有巨大的好处之外,还因为他主修西方医学。

    叶凡也看了看林悠悠,现在叶凡发现,当初林悠悠当初选择找他做评委是多么明智的选择,面对这些夏康这些老家伙,林悠悠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特么的,这也叫论文辩论?太扯淡了。

    “夏副会长,我请问,你对传统医学了解多少?”叶凡反问道,没有回答夏康的问题。

    夏康稍微愣了下,他对传统医学确实不怎么了解,而且他根本看不上传统医学,说道:“传统医学比较笼统,不全面,没形成科学的系统,经验成分比较多。”

    叶凡哈哈一笑,脸色忽然变冷,说道:“亏你还是副会长呢,你说这话的时候不过脑子吗?什么叫做经验成分比较多?什么东西不需要经验?我再问你,你对传统医学根本不了解,你有什么资格评判传统医学?”

    “有一位伟人曾经说过,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你对传统医学都不了解,就胡说八道,就你这种水平,竟然也能成为副会长,估计当初没少送礼吧?”叶凡毫不客气的说道,夏康明摆着是针对林悠悠,对方都这么不要脸了,叶凡也没必要给对方面子。

    夏康气的吹胡子瞪眼,高高在上的他,作为SH市的医学泰斗,从来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就算是神秘莫测的会长也要对他客气三分,结果现在被一个毛头小子说的如此不堪。夏康当场就怒了。

    “传统医学不就是抓药熬汤药、把脉诊断、针灸治疗吗?这些都没得到国际认可,这和西医没办法相比,尤其是外科,现在采取的基本都是西方医学的手法,麻醉剂和开刀手术,请问,传统医学可以做到吗?”

    叶凡忽然间有种崩溃的感觉,这个夏康看着挺唬人的,鹤发童颜,白胡子一把,给人一种很牛叉的感觉,但是现在来看,太无知了。于是立刻反驳道:“外科?作为副会长,你竟然无知到这种程度,一千七百多年前,中国出现了一个神医,名为华佗,著有神作青囊经,精通内、外、妇、儿、针灸各科,尤擅外科,使用麻沸散实施剖腹手术,是世界医学史上最早的全身麻醉,被称为外科圣手,外科鼻祖。”

    说到这,叶凡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加重了音量,继续说道:“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去图书馆找资料,上面写的很相信。”青囊经,叶凡在百草斋见过,可惜,并不是华佗亲著的,据说真正的青囊经已经失传了,当初叶凡见过的也仅仅是后人收集整理的,残缺不全,即使这样,也让叶凡大开眼界。

    夏康的脸色青一阵青紫一阵的,不过依然硬着头皮说道:“你说的都是历史记载,没有实际的根据,我甚至怀疑,历史上到底有没有华佗这个人。”

    叶凡当场就恼火了,这个王八蛋,竟然敢质疑华夏历史,顿时说道:“那么多的历史学家根据历史记载和出土文物研究出来的,你竟然还不相信,难道说你比历史学家还牛逼?”

    “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么多没用的东西,现在事实证明,西方医学是主流,而你所谓的传统医学上不了台面。”夏康傲然的说道,他认为,他只要抓住这一点,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叶凡冷声说道;“现在医学也在发展,你们现在所学的所谓的西方医学,其实是西方医学传入中国后,和传统医学进行融合后的产物,而且不断发展的传统医学,正在逐渐成为主流。”

    “你鄙视传统医学,就是鄙视你现在所拥有的知识。”

    “哼,多说无益,不如咱们比试一场如何?我最擅长的就是诊断病症,我只需要借助很简单的工具,就能准确的诊断出病人的症状。”夏康发现叶凡知道的很多,继续争论下去,他不一定能说过叶凡,索性干脆比试一下,用结果来证明。

    这个叶凡太擅长了,于是立刻说道:“事实胜于雄辩,我愿意接受你的挑战,你安排吧。”

    夏康有着四十多年的临床经验,对各科都十分的擅长,见叶凡答应了,心中顿时一喜,于是立刻对着身边的工作人员小声的嘀咕了几句,随后工作人员转身走开了。

    许钊霖立刻站起来,说道:“为了保证公平公正,我应该一起前去,夏副会长应该相信我吧?”

    虽然夏康看许钊霖不爽,但是不得不承认许钊霖的人品,于是点头说道:“你可以一同前往。”

    十几分钟后,一个坐者轮椅的,五十多岁的老者被工作人员推了进来,这是许钊霖和工作人员专门从附近的医院挑选的一个病人,昨天刚确诊因为得了脑血栓导致双腿瘫痪。脑血栓已经确诊了,现在需要叶凡和夏康诊断出其他的病症。

    面对这么多认,病人十分的紧张,双手紧紧的抓着轮椅,工作人员在旁边小声的安慰着。

    等许钊霖将大概的情况说明后,夏康十分嚣张的抢先走上了主席台,只带了一个听诊器和其他简单的易带的工具,开始了诊断,夏康的诊断方法和其他的医生没什么区别,先询问对方的情况,然后进行简单的检查,半个小时之后,写了下自己的诊断结果。

    等夏康下台后,傲然的对着叶凡说道:“现在轮到你了。”

    叶凡微微一笑,走上了主席台,站在距离患者一米外的地方,说道:“传统医学讲究望闻问切,你刚才也用到了,而且也你也是凭借经验,所以请不要说传统医学不行了,不然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现在我让你们见识下,什么叫做高超的诊断手法,我就站在这里,只用双眼看,就能得出诊断结果。”叶凡傲然的说道,今天叶凡就要用震撼的说法,彻底的压住自以为是的夏康。

    此话一出,台下一阵轰然大笑,尤其是夏康,笑的都快喘不上气了,好像随时可能给憋死了,只用看?就能得住结果来?这特么完全就是扯淡,就算是有着四十多年临床经验的夏康,都不敢这么吹牛逼。

    所有的人全都嘲笑叶凡,但是唯独许钊霖面带微笑的望着叶凡。

    “许副会长,你的这位朋友还真是能吹啊,看来你交友不慎啊。”夏康大声的嘲笑道。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