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扭头望向忽然出现的叶凡和姜越,嘴角翘起了一丝冷笑,他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蹲了半个月了,都快放弃了,人终于来了,老者都快激动的掉眼泪了,幸福来的太突然了,终于可以收拾叶凡和姜越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破地方了。

    龙傲见到叶凡和姜越,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急忙大声的喊道:“赶紧走,别管我,他们已经准备很长时间了,万一被他们抓住,咱们都得完蛋。”此时的龙傲心急如焚,他现在宁愿死在这里,也不希望好兄弟来为他冒险。

    老者的实力他领教过,不仅实力强悍,而且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更何况,这家伙在这里布局了半个月了,就等着叶凡和姜越上钩。“赶紧走啊,我已经废了,就算救回去,也活不了几天了。”龙傲再次大声的喊道,嗓子都喊哑了。

    因为剧烈的喊叫,牵动了伤口,龙傲疼的直皱眉,但是为了让叶凡和姜越离开,依然不顾疼痛的大声的喊叫着。

    “特么的,喊毛啊!”其中一名狗腿子拿起掉在地上的鞭子,打算给龙傲来两下。“吵的本大爷心烦,给你点颜色看看。”就在他扬起鞭子的时候,叶凡瞳孔剧烈的收缩,还真有不怕死的,已经解决掉一个了,竟然又冒出来一个。

    伴随着一阵破空的声音,钢珠迅速的击中了狗腿子的手腕,当场就把手腕给打碎了,狗腿子抓着胳膊,嗷嗷的乱叫,就跟疯狗似的。老者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叶凡太嚣张了,竟然当着他的面,接连收拾了两个人,直接把他当成了空气。

    此外,叶凡刚才弹射钢珠的时候,他已经猜测到,叶凡实力很强,正所谓,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看热闹,作为武者,老者已经大概的估算出叶凡的实力,应该是黄级中阶的水准,甚至可能还要稍微强一点。

    这一切都还在老者的意料范围之内,他依然有把握击败叶凡,想到这,老者沉声说道:“我早就听说,叶凡是个下手果断,出手冷酷的高手,现在一见,果然如此。”

    叶凡看都没看老者,对着龙傲说道:“龙先生,你先忍耐一下,等我收拾了这个老东西,我再救你,你放心,你的伤势我心里有数。”说完,叶凡这才扭头望向老者,沉声说道:“老东西,你这不是君子所为,有本事,下战书,咱们找个地方单挑。”

    特么的,竟然无视自己,老者憋了一肚子的火,冷声说道:“年轻人,不要以为有点本事就可以如此狂妄,不然你会死的很惨的,还有,至于你的朋友,已经伤了心脉,现在只有我有办法救他,明白吗?”

    已经用透视眼检查过龙傲伤势的叶凡,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老者说的没错,龙傲确实被伤了心脉,是被内里活生生的震碎了,手法太狠毒了,被伤了心脉,并不会立刻死掉,而是随着时间的退役,心脏缓慢的衰竭,伴随着阵阵的心绞痛,直到痛死为止。

    即便是叶凡,现在也没办法治疗心脉,看来只能救出龙傲之后,迅速的带着龙傲前往JL市,让师父出手了。

    “叶凡,你们这是何苦呢,我的身体情况我最清楚,心脉受损,已经无药可救了,你们千万不要相信这个老东西的话,他也没办法,你们赶紧走吧,不要因为我白白送了性命。”龙傲大声的喊道,喉咙都快喊破了。

    叶凡淡淡的说道:“龙先生,你忘了我会医术了吗?你现在好好的休息,不要再喊了,免得牵扯伤口。”

    “哈哈,原来你还会医术?我就不信你能治疗心脉,现在你除了束手就擒之外,没其他的选择了,不然我就让你眼睁睁的看着龙傲被我折磨死。”老者阴冷的笑道,双眼闪烁着阵阵的寒光。

    老者晃了下手中的尼泊尔军刀,对着叶凡说道:“我这枚军刀之下,死过的高手已经有十个了,你即将是的第十一个。”说完,缓缓的站起身,朝着叶凡走来,他现在最忌惮的就是叶凡手中的钢珠。

    他安排在外面的四名观察手,不是没发现叶凡和姜越,而是被叶凡和姜越给收拾了。那四个人是他培养出来的高手,有着很强的反应能力,但是依然被叶凡悄无声息的给收拾了,可想而知,叶凡是多么的强悍。

    叶凡用透视眼检查了老者,实力达到了准黄级上阶的水准,比姜越要高半阶,可以让姜越练练手,于是说道:“姜越,这个老头儿实力不错,正好给你练练手。”说完,叶凡朝着龙傲走去。

    我擦!太好了,姜越激动的差点蹦起来,终于可以和高手过招了,在古刹修炼了半个月,实力得到增强的姜越,早就想着找人练手了,可惜,能被姜越看上眼的人不多,本来想和叶凡动手的,但是担心被虐,只能憋着了。

    现在终于遇到高手了,姜越立刻火力全开,好像一辆重型卡车,迅猛的冲了过来,双手成爪,带着阵阵呼啸的风声抓向老者。速度和爆发力,都堪称完美。

    老者吓了一跳,没想到,他看不上眼的姜越竟然如此的强悍,让他速战速决的计划破产了,只能先全力对付姜越了,想到这,老者迅速的冲了上来,和姜越正面战在一起,战斗刚开始,在姜越迅猛的攻击下,老者不得不全力施展,双方顷刻间进入了白热化。

    叶凡挥手将几个拦路的狗腿子扫垃圾似的扫到一边,然后走到了龙傲的面前,先伸手在龙傲的心脉上点了一下,挥手将绳子砍断,将龙傲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龙傲的皮外伤看着很严重,但是并不会危害生命,现在最严重的就是受损的心脉。

    龙傲喘了口气,苦笑道:“叶老弟,早在半个月前,我遭到老东西的偷袭,被打伤了心脉,这段时间,都是那个老东西给我注射药物,让我勉强的活着。”说到这,龙傲稍微休息了下,然后继续说道:“我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了,撑不过今天晚上了。”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