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级武者的身体强悍程度远超常人,区区安眠药产生不了多大的影响,顶多就是稍微感觉有些不舒服,只要运功,这种不舒服的感觉随即消失。叶凡再次拿起一串羊肉串,然后对着姜越说道:“味道还不错,多吃点。”

    说完,叶凡朝着姜越眨眨眼。

    姜越会意的点点头,然后一手拿着羊肉串,一手拿着啤酒,猛吃猛喝,吃饱喝足了再说。

    见到这一幕,壮汉算是放心了,刚才叶凡制止姜越的时候,他的心头都跳到嗓子眼了,他还以为叶凡发现问题了,壮汉点了根香烟,自嘲的笑了笑,烤串的孜然味道很浓,即使掺杂上一些臭肉,都吃不出来,更别说味道很淡的安眠药了。

    是自己多虑了!

    “你怎么不吃?”叶凡忽然停下来,望向壮汉。

    “你们是客,你们先吃,我等着吃下一盘。”壮汉笑着说道,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心里盘算着时间,药效应该生效了,为什么这两货依然吃的这么开心?不但没犯困的征兆,反而更加的精神了。

    特么的,难道安眠药过期了?壮汉很纳闷的望着倍精神的叶凡和姜越,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壮汉心里盘算着,可能是啤酒喝的太多,把安眠药稀释了,估计得等会才能生效。

    嗯,肯定是这样的,壮汉自我安慰道。

    叶凡一边吃一边问道:“你混社会,肯定跟大哥吧?”

    壮汉说道:“是的,现在社会很安定,混社会的买卖不好干了,主要是给一些见不得光的生意看场子,两位看样子也是社会上混的,不瞒两位,那些见不得光的生意竞争的很激烈。”说完后,壮汉在心里加了一句,等会我大哥就来了,看我怎么整死你们。

    对于这话,叶凡还是比较赞同的,现在不是八十年代,国内的治安情况,在世界范围内都算是最好的,这些混社会的人,没什么生意了。现在也就只能从事一些见不得光的少的可怜的生意,前段时间,叶凡看新闻,说南方的鸡头在宾馆为了抢生意互殴。

    “两位酒量可以啊,连着喝了好几杯,都不感觉头晕吗?”壮汉试探性的问道,五十串羊肉串都下肚了,这两位屁事没有,他真的怀疑自己买的安眠药特么的过期了。

    就在壮汉打算去找药店算账的时候,叶凡和姜越十分自觉的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们还真感觉都有些晕,酒劲可不小啊。”两人一边说,还一边翻白眼,摆出一副快睁不开眼的架势。

    见到这一幕,壮汉心中顿时一喜,安眠药终于生效了,激动的壮汉差点蹦起来庆祝。

    “酒劲确实不小。”壮汉应付道。

    叶凡和姜越同时趴在桌子上,假装晕了过去,壮汉急忙招呼服务员将两人抬到了里屋,五花大绑捆起来。

    没多久,壮汉领着几个人进来了,为首的人三十来岁,面色冷然,带着一股傲气,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人给人一种很精练的感觉,好像很能打的样子。壮汉低头哈腰的说道:“大哥,就是这两人,在客车上打我,差点把我给打死。”

    “你叫我过来就是为这事?”男子沉声说道,语气中带着强烈的不满,随后男子的目光落在了叶凡和姜越的身上,见两人紧闭双眼,男子冷声说道:“你是不是给他们吃安眠药了?”

    壮汉急忙说道:“大哥,你有所不知,这两个人实力很强,很能打,不用点非常手段,就算在咱们几个一起上,都够呛搞定他。”

    男子扬手给了壮汉一巴掌,然后冷声说道:“混账东西,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玩这一套。”

    男子看了看叶凡和姜越后,冷冷的对着壮汉说道:“龙哥说过,咱们得做正经生意,你看看你,分给你的地盘,被你折腾成什么样了?好好的餐厅,被你弄得一塌糊涂,这么好的位置,你特么不赚钱也就算了,每个月还得倒贴好几万。”

    挨了打的壮汉委屈的捂着脸,哭丧着脸说道:“大哥,我已经很用心了,餐厅就是不盈利,我能咋办?还有,大哥,你别训我了,我被人欺负了,你得帮我出头。”说完,伸手指了指叶凡和姜越,说道:“这两人太欺负人了,你看把我给打的。”说完,还指了指自己的脸。

    “欺负你?不是安排你去金陵市学厨师吗?怎么会和他们杠上?”男子表情狐疑的反问道。

    男子对自己的这名小弟已经十分失望了,一直改不了恶习,打理餐厅总是亏本,安排去金陵市学习厨师吧,这货还和别人打起来了,现在不用小弟说,知道小弟尿性的男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小弟又装逼了!

    “大哥,我已经报名了,打算回来取点东西,在回来的客车上,这两货欺负我……”壮汉开始编瞎话了。

    实在是听不下去的叶凡和姜越同时睁开双眼,叶凡开口说道:“你大哥人还不错,你就差的太远了,说瞎话都带眨眼的。”

    嗯?

    在场的人全都惊讶的望着叶凡和姜越,这两人不是吃了安眠药昏睡了吗?怎么忽然醒过来了?男子表现的还算比较淡定,壮汉吓的够呛,特么的安眠药都不怕,这还是人吗?

    叶凡十分轻松的将绳子撑断,点了根香烟,然后望着男子,说道:“你这做大哥的不错,但是你的小弟太不争气了,没本事,还喜欢装逼……”叶凡将客车上的经过大概的说了一遍。

    “特么的,我就知道以他的尿性,肯定干不了什么好事。”男子一脚将壮汉踹趴下,然后冷声说道:“马上道歉。”

    现在男子心情十分的紧张,甚至可以说害怕,不怕安眠药是一方面,轻松的挣断绳子又是一方面,那可是专门给电动三轮拉货的,没个七八百斤的力量是无法挣断的。由此可见,这两个年轻人是高手。

    “大哥,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我才是受害者。”壮汉哭哭啼啼的说道。

    “受害个屁,你得罪的这两个人是高手,有必要欺负你这样的垃圾人吗?”男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他们这帮人一起上,都不够叶凡塞牙缝的,人家这么牛逼,有必要欺负一个混子吗?

    “把他带出去。”男子冷声说道。

    “大哥,你可是我大哥,你不替我出头,你竟然帮着外人……”壮汉在惨叫中,被拖了出去。

    男子早就对壮汉无奈了,平时嘚瑟也就罢了,现在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就得重罚了。如果这件事情让龙哥知道了,后果更严重,按照龙哥定下的规矩,做人得光明磊落,得有原则,不能没事找事,不然的话,那和地痞无赖有什么区别?

    “两位,在下全云杉,管教属下无妨,冒犯了两位,还请两位多多见谅。”全云杉面带歉意的说道。

    叶凡摆摆手,淡淡的说道:“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件事情就算了,现在时代不同了,你得严加管教你的小弟,不然以后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结果就是今天这个样子了。”叶凡本来打算等对方的老大出现后,来个一窝端。

    但是没想到对方的态度不错,这让叶凡想起了宁海市的任军,虽然也是混社会的,但是很有原则,和普通的地痞流氓有着本质的区别。

    “不知道两位如何称呼?”全云杉问道。

    “我叫叶凡,他叫姜越,我们刚到苏杭市,还不是很熟,以后可能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叶凡淡淡的说道。

    全云杉急忙说道:“叶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可以提出来,如果我们能办到,一定帮忙。”在全云杉看来,叶凡和姜越是高人,没有追究他们的责任,已经算是很大度了,现在能帮帮忙,也算是弥补下之前的过错。

    而且能结交这样的高手,也算是一件好事。

    叶凡吸了口香烟,淡淡的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只要给我带路就行了。”忽然叶凡上下打量了全云杉一眼,说道;“你身体有旧伤,而且还很严重。”

    啊!

    全云杉惊讶的望着叶凡,他确实有旧伤,以前和龙哥闯荡江湖的时候,被敌人暗算,被子弹击穿腹部,虽然子弹取出来了,但是伤了脾脏,导致身体变的很弱,甚至有的时候还出现剧痛的情况。

    “你受过枪伤,应该是点三八口径的左轮打伤的。”叶凡再次说道,全云杉的腹部肌肉十分的强壮,子弹击穿后,留下的伤口比较完整,可以根据现在的伤疤,大概猜测出口径来。

    全云杉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叶凡说的太准了,确实是被点三八口径的左轮打伤的。

    “叶先生,咱们之前认识吗?”全云杉表情惊愕的问道。

    叶凡摇摇头,说道:“不认识,我第一次到苏杭市来,怎么?”

    全云杉急忙说道:“没什么,我感觉很不可思议,你说的太准了。”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