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蝎子和韩蕾等人的那一刻,朱博通就意识到,这次真的要完蛋了,买凶杀人,如果杀手不招出雇主,雇主就是绝对安全的,但是现在蝎子招供了,他的罪过可就大了,估计这辈子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再加上销售假冒伪劣产品,朱博通自己都不敢往下想了。

    “我想打个电话。”朱博通深吸一口气,走投无路的他,现在只能求助家族了,其实就算给家族打电话,也无济于事了,现在证据确凿,朱家也没办法。在金陵市,朱家确实很强大,但是本质上依然只是商人,无法和法律作对。

    如果在朱家提前知道这件事情,在韩蕾等人没出警的时候,或许可以暗箱操作一下,但是现在已经无济于事了。

    一切都太晚了。

    韩蕾十分果断的拒绝道:“不行。”

    “韩队,我现在只是嫌疑犯,还没有定罪,我打电话通知下家人也不行吗?我找律师总可以吧?”朱博通不甘心的说道,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助家族。“就算你们局长亲自来,也不能阻止我打电话。”朱博通嘚瑟道。

    如果朱博通说几句软话的话,估计韩蕾还会给朱博通打电话的机会,但是这货自己作死,竟然敢在韩蕾面前吹牛,眼里揉不得沙子的韩蕾立刻说道:“马上带走。”

    警员们才不管你是谁,只要韩队下命令,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照抓不误,立刻抓着朱博通和蝎子往外走,作为受害人,姜冠鼎也跟着去警察局了,蝎子打伤他的事情,也是朱博通安排的。

    警察们带着人走了,韩蕾没走,坐在叶凡的对面,说道:“叶凡,今天晚上有时间,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叶凡感觉有些奇怪,性格泼辣的韩蕾,从来没这么温柔过,今天有些反常,难道这小妮子受刺激,变成淑女了?叶凡狐疑的望着韩蕾,说道:“当然有时间了,只是我感觉你今天很奇怪。”

    “你不要多想,也没什么大事,今天破获这么大的案件,我只是想感谢下你。”韩蕾笑着说道,表情和语气都和以前判若两人,叶凡明显的感觉到,韩蕾努力的想让自己看起来野蛮一点,但是却没什么效果。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你可以告诉我,咱们可以一起解决。”叶凡关切的问道,韩蕾表现的太异常了,按理说,破获了这么大的案件,韩蕾应该感到高兴才对。“韩蕾,难道你遇到什么难题了?”叶凡不放心的问道。

    韩蕾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说道:“真的没什么,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就在韩蕾说完后,韩蕾的手机响了,韩蕾拿起手机,看了下号码,脸色一变,然后面带惊慌的对着叶凡说道:“叶凡,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我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说完,韩蕾急匆匆的离开了。

    不放心的叶凡启动了透视眼,发现韩蕾的眼角噙着泪水,叶凡立刻追了上去,但是到了半路上,叶凡停下了,韩蕾的性格很倔强,刚才她没说,就算追上去没无济于事。看来只能等姜冠鼎回来之后,让姜冠鼎安排他的私人侦探进行调查了。

    “叶少,你为什么不追?我看韩姐好像遇到什么困难了。”姜越低声说道。

    叶凡苦笑道:“你以为我不想追吗?韩蕾是什么性格,你应该也很清楚,不过我想,以韩蕾的能力,就算暂时遇到困难,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说到这,叶凡用透视眼观察了一下,出了办公室后,韩蕾的表情再次恢复了冷峻,昂首挺胸的走出了大楼。

    见到这一幕,叶凡有些放心了,至少韩蕾没有哭,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冷峻。

    等产品推介会结束后,张丽兴冲冲的来到了办公室,见到叶凡后,激动的说道:“叶少,咱们这次算是大获全胜,五十万的货物全都销售一空,此外,已经有二十多家商场和我们签订了合作意向,为我们提供专柜销售。”

    听到具体的数字后,叶凡兴奋的站起来,说道:“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只要我们的产品能卖出去,那些使用过的人肯定会被我们产品的神奇效果所折服,这就意味着,我们已经有了部分稳定的客源。”

    “专柜的事,你多费点心,不求快,但求稳,专卖店的事也要一起抓,我们做的是高端产品,产品质量、服务水平、客户体验度都要跟上,招聘新员工的时候,一定要做好面试工作,宁缺毋滥,此外,必须接受正规的培训。”

    “我们的员工在外面就是艾瑞集团的代表,所以不出现差错,我可以容忍咱们的发展进度减缓,但是绝对不容忍出现问题。”叶凡义正言辞的说道,艾瑞集团能走到现在,已经相当不容易了,如履薄冰,现在正式和朱家闹翻了,面对的困难将更大,所以必须保证自身不出问题。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艾瑞集团上下一心,精诚合作,共同对抗朱家。

    叶凡知道,战斗才刚刚开始。

    已经成为核心管理层的张丽,知道了艾瑞集团的很多秘密,自然知道现在叶凡为什么如此求稳了,只有稳扎稳打,艾瑞集团才能获得稳定的发展,一旦冒进,被实力强大的朱家抓住把柄的话,那就有马失前蹄的危险。

    “叶总,我会按照你的严格要求办的。”张丽表情严肃的说道,刚到艾瑞集团不久的张丽,现在已经让融入到了这个大家庭,并且全程策划和参与了护肤品事业部的发展,别说叶凡如此严格要求了,就算叶凡什么都不说,张丽也会十分谨慎的。

    刚刚起步的护肤品事业部,相当于张丽的孩子。

    “先这样吧,你们先忙,我出去透透气。”叶凡淡淡的说道,然后带着姜越离开了冠鼎大厦。

    上了汽车,姜越问道:“叶少,你想去哪里?”

    叶凡刚想说话,发现两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然后面无表情的对着叶凡说道:“叶先生,我们家老爷想见你,跟我们走一趟吧。”说完,还没等叶凡和姜越回答,就十分蛮横的打开了车门。

    这么嚣张!

    姜越鼻子都快喷火了,刚想发作,被叶凡按住了肩膀。

    “叶少,这帮人太装逼了,他们想见咱们,咱们就得去吗?”姜越冷声说道,如果不是叶凡拦着,早就冲上去教训保镖了。

    叶凡低声说道;“不要激动,先过去看看。”叶凡现在已经猜到对方的身份了,肯定是朱家的人,叶凡猜测,肯定是朱家已经得知朱博通被抓的消息,现在要找叶凡算账了。

    “两位请!”其中一名保镖指了指旁边的一辆黑色奔驰,做了个请的姿势,语气很冷淡。

    叶凡和姜越下车,朝着奔驰走去,坐上车后,姜越低声说道:“叶少,这次什么玩法?”

    “应该是朱博通的老子请咱们,先过去看看。”叶凡表情淡然的说道,实力达到黄级中阶,金钟罩铁布衫修炼到了第四关,这是叶凡淡定的资本。

    即使遇到高手,叶凡也不担心,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汽车在一栋别墅前停下来,叶凡从车里看了看别墅,和叶凡想象的有些差距,朱家如此显赫的家室,住的别墅应该相当豪华,但是现在看到的别墅,除了院子稍微大点之外,只能说一般,而且看样子有些年头了。

    “下车吧。”保镖打开车门,语气冷淡的说道。

    叶凡和姜越下车后,跟着保镖进来别墅,来到了会客厅,有个老者坐在主位上,白发苍苍,面色红润,尤其是双眼,囧囧有神,带着一股威严,这是久居上层,培养出来的特殊气质。

    就跟普通员工见到老板一样,被那种无形的气势所压,不由自主的感觉十分的紧张。

    奇怪的是,硕大的会客厅只有老者一人和十几名保镖,叶凡猜测,估计是朱孝天把消息压下来了,没让他的几个弟弟知道,豪门表面上强大无比,其实内部的争斗十分的残酷,和古代皇宫里的争斗有些类似。

    “你就是叶凡?”朱家的掌舵人朱孝天忽然开口说道,双眼死死的盯着叶凡,就好像猛兽盯住猎物一样,声音也比较沙哑,让人听起来感觉很不舒服。

    “没错,是我。”叶凡淡淡的说道,找了个位置坐下,完全不惧的和朱孝天对视,一个是高手,一个是上位者,气势都很强。会客厅内的气氛变的十分的压抑。

    良久,朱孝天打破压抑的气氛,说道:“叶凡,今天我找你来,你应该很清楚是因为是什么,我希望你撤诉,至于你想要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我都可以满足。”语气平淡,但是却给人一种命令的感觉。

    叶凡淡淡的说道:“你儿子罪有应得,竟然做了错事,就要负责。”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