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自负,思想还停留在几年前的厂长,已经跟不上潮流了,也错误的估算了自己的重要性,并且这货还按照以前的老一套,偷偷的倒卖公司的财物,中饱私囊,然后上报公司,丢失或者损坏,重新申请费用购买新物资。

    这种事情厂长做的太多了,可谓是得心应手,手到擒来。而且他还利用职位之便,将亲戚朋友全都弄到了工厂,不服从他管理的全都开除,造就了现在他号令全厂人的局面,这也是他敢和新公司叫板的底气。

    他十分天真的认为,就算换了新领导,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因为之前那些领导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的新领导也不会为难他的,当然,前提是他必须做的天衣无缝,不让对方抓住把柄。

    已经成长起来的叶凡,大概的观察了一番,就断定,厂长刚愎自用、极度自负,本身没什么能力,又自以为是,喜欢投机取巧的人渣,不过这种人在老国企里很常见,只是现在这种人已经没什么生存空间了。

    因为他们已经严重的落伍了,本身没本事,还喜欢瞎嘚瑟,这要是在私企,早就被人打死无数次了,这是典型的败家玩意。

    叶凡没搭理瞎嚷嚷的厂长,叶凡心里很清楚,这种没什么本事的人,从这里出去,狗屁不是,所以肯定会想方设法赖在这里不走的。现在这货一个劲的嚷嚷,但是却没要走的意思。叶凡启动透视眼,在生产区域转了一圈,当叶凡的目光落在机械设备上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这些表面上布满灰尘的机械设备,其实都是八九成新的设备,铭牌上的时间都是最近几年的,可以直接拿来用,这也是当初艾洛儿决定买下这家工厂的原因,但是现在叶凡发现这些设备外部完好,但是里面却已经一团乱麻了,缺少很多零件。

    叶凡猜测,这里面的零件都比较值钱,然后被拆走卖掉了,不用说,肯定是脑残厂长干的,正常人干不出这么无耻的事情来。

    “厂长,这些机器里面的零件呢?怎么都没了?难道也被偷了?”叶凡反问道,冷冷的望着依然瞎嚷嚷的厂长,此时他身边已经聚集了二十多名员工,其他人正在陆陆续续的赶过来,这些人长的歪瓜裂枣,贼眉鼠眼的,看着没一个好东西,如今这帮人耀武扬威的表示支持厂长。

    有这帮忠诚的属下做后盾,厂长十分的得意,对着叶凡说道:“这次不是被偷了,而是因为里面的零件损坏了,但是又没有新零件补充,正好,你说到这事,我需要申请部分维修费用。”

    站在厂长旁边一个大妈级人物,体型肥硕无比,满脸的横肉,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本子,假装看了看,然后说道:“姐夫……厂长,咱们现在需要维修费用一百零八万。”

    厂长舔着脸说道:“听到了吗?现在要想让这些设备正常运转,需要一百零八万的维修费用,请问,你们什么时候拨款?”

    叶凡冷着脸望着不要脸到极限的厂长,这个王八蛋,太不要脸了,现在叶凡也拿不出足够的证据,而且这里的人明显都是厂长的亲戚,刚才那个胖老娘们喊厂长姐夫,其他人估计也都是亲戚朋友了。

    再去别的地方看看,或许能找到一些证据,叶凡的目光落在了办公区上,老国企毛病很多,但是有一点做的很好,很多东西都喜欢存档,而且保存的都十分完好。此外,为了应付检查,一般都喜欢做两台账,一个是给自己看的,是最真实的,另外一个是给上级领导看的。

    只要找到账本,就能找到证据了。

    厂长如此自以为是,估计账本还没来得及转移,应该还在办公室内,想到这,叶凡冷冷的看了厂长一眼,然后转身走进了办公区。占地面积一百多平,装修的很简单,木桌木椅,有两个老头正在喝茶看报纸,完全没有注意外面的情况。

    很多桌子上都有灰,细密的一层,显然很长时间都没打扫了,门口打卡器,挂着很多员工的打卡记录,这是十分原始的一种打卡记录,就是把写着员工名字的卡片放入机器,打印上标记。

    叶凡用透视眼扫了下卡片,上面都是空白的,没有任何的纪录,这意味着,这帮人平时都不来上班,但是却拿着工资和福利。

    特么的,这帮人把这里当成养老院了!

    叶凡沉着脸没有说话,启动透视眼在办公室内搜寻,一个硕大的档案柜,里面装满各种档案,叶凡快速的浏览着,都是一些员工的档案资料,越看越触目惊心,员工更替纪录显示本厂总共五十三个员工,短短的几年内,竟然更换了四十多个,更换率高的有些离谱。

    要知道,这里已经停产了,大家都是混吃等死,竟然还有这么高的更换率,这只有一个说明,这都是厂长做的,把原来不服从他的老工人全都给开除了,然后让他的亲戚朋友顶替位置。

    竟然被厂长赶走了?这批人或许都有些能力,只要找回来,就能保证生产了,想到这,叶凡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些被辞退员工的档案上。记载的十分详细,被更换的人,学历普遍都比较高,而且很多多有技术职称,也有一些曾经担任过厂里的管理……

    叶凡看了大概有五分钟,心中有了想法,这帮人从档案上来看,都不错,是可以用的人才。虽说老国企的档案也造假的嫌疑,但是这帮都被辞退了,完全没造假的必要,应该是货真价实的。

    随后,叶凡又开始寻找账本等资料。

    厂长带着冲进办公室,十分嚣张的对着叶凡说道:“没经过我的允许,就私自闯入我的办公区域,你胆子不小啊。”

    叶凡冷冷的看厂长一眼,沉声说道:“现在这里被我们收购了,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包括你们这帮只知道混吃等死的废物。”

    “你说谁是废物呢?你这是血口喷人,我可是生产标兵,还得到过锦旗呢。”厂长的胖小姨子大声的嚷嚷道,露出了满嘴的黄牙。

    “我是先进工作者,我也得到过锦旗。”人群中有人喊道。

    叶凡扭头看了看挂满整面墙的锦旗,大大小小二十多个,看起来十分的壮观,叶凡扫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趣,这种十几块钱就能制作的锦旗,没有任何意义,现在已经不是几十年前了,那时候制作锦旗是严格要求的。

    “你工号多少?”叶凡对着厂长的大胖小姨子说道。

    “9527。”厂长的小姨子大声的说道,貌似很自豪的样子。

    叶凡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张翠花,1970年9月10日出生,十八个月前入厂担任财务主任,学历中专。我说的没错吧?”

    张翠花吓了一跳,说的一点都没错,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提前调查了?

    厂长比张翠花脸色还难看,他感觉情况不妙,对方之所以如此强硬,应该有备而来,现在能随意的说出张翠花的档案,就能说明这一点。

    “你入厂的时候,生产记录显示已经停产了,你的考勤也没有记录,你从哪获得的生产标兵称号?还有,你一个做财务的,有毛的生产标兵啊?还特么的锦旗,我花十几块钱,在外面也能做。”

    张翠花被叶凡说的哑口无言,因为叶凡说的都是事实,容不得她反驳,张翠花使劲的拽了拽厂长,小声的说道:“姐夫,你说句话啊。”

    厂长咳嗽了两声,说道;“虽然没生产记录,但是我们每天维护设备,清扫厂房,也算是工作的一部分,怎么不能评生产标兵称号呢?还有,打卡机早就坏了,上面又不给我们费用,我们怎么打卡?”

    叶凡猛的一拳将档案柜砸开,然后从里面抽出一本采购记录清单,狠狠的丢到厂长的面前,冷声说道:“在第十八页,第三行,有打卡机的费用申请记录,现在你说打卡机坏了,那我问你,申请的费用去哪里了?”

    厂长急忙拿起采购记录清单,这是今年的,他按照叶凡的说法翻开记录,发现叶凡说的一点都没错,页数、行列完全正确,这一刻,厂长冷汗都冒出来了,叶凡是怎么知道的?要知道,档案柜的钥匙只有他拿着。

    “已经彻底停产十八个月了,为什么采购记录上还有大量的耗材的采购,难道这些耗材自己飞了?还是说钱被你们贪污了?”叶凡冷声问道。

    厂长蹲在地上呆呆的翻着记录,心里拔凉拔凉的,叶凡知道的太清楚了,就好像这些都是他做的纪录一样,一时间,自诩足智多谋的厂长,不知道该如何圆谎了。

    “不要以为你干的那些勾当别人不知道。”叶凡不屑的冷哼一声,然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保险柜上,叶凡想要的账本就在里面。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