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条件太过分了,这哪里是接收员工,完全就是弄了一堆大爷,在没开工的情况下,就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那以后呢?岂不是要飞上天?叶凡脸色变的很难看,就算厂子不要了,也不能答应如此无礼的要求。

    “拒绝他们的无理要求,这帮人太得寸进尺了,如果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我估计咱们会破产的,对了,他们厂长在里面吗?我进去看看。”叶凡冷着脸说道,语气变的很生冷,他还真想看看,这帮人到底哪里来的底气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

    就在这时候,厂长从里面走了出来,五十来岁的年纪,个子不高,留着八字胡,一双贼亮的小眼睛快速的转动着,最后定格在了叶凡的身上,刚才他得到消息,这个人直接开车撞进来的。

    很明显,对方用实际行动来回应他,你这个厂长,我们并没放在眼里。厂长的脸色很难看,仗着在工厂工作多年,他已经把工厂经营的铁桶一般,这也是他要挟艾瑞集团的筹码,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不玩了,设备资料、保养记录、生产流程、固定资产等资料拒绝交接,然后带着所有的人离开。

    厂长认为,这对艾瑞集团来说,是极其严重的打击,所以对方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答应他,至于以后艾瑞集团会不会收拾他?厂子自认为可以轻松应付,因为这里都是他的人,从一线工人到工厂的管理层、销售、采购、财务等都是他多年培养的心腹。

    叶凡回头对着艾洛儿等人说道:“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们都不要说话。”说完,叶凡朝着厂长走去,艾洛儿等人跟在后面。

    厂长见叶凡走过来,立刻挺直腰板,打算给叶凡好好的装装逼,虽然他不知道叶凡是什么职位,但是从叶凡刚才的态度上可以看出,此人的权利很大,厂长认为,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和他谈条件。

    就在厂长准备和叶凡提出条件的时候,叶凡和他擦身而过,从始至终都没正眼看他一眼,厂长瞬间懵逼了,诧异的望着走进厂房的叶凡,嘴巴张了张,对方竟然竟然直接无视他的存在,这说明,人家根本没把你当回事。

    你想着装逼,和人家提条件,人家根本不给你这个机会,厂长气的脸色发青,冷冷的望着叶凡的背影,这个年轻认刚才开车硬装进来,就已经用实际行动宣布,你那一套,在我这里走不通。

    进入厂房后,叶凡四处看了看,厂房的面积足够大,分为四个主要区域悬挂着醒目的标示牌,生产区、仓储区、办公区、研发区,每个区域又细分很多小区域,比如仓储区,又分为成品区、半成品区、原料区、五金备件区等。

    整个厂房长约一百二十米,宽三十多米,典型的钢结构厂房。硕大的厂房内,除了生产区域外,其他的都是空的,这也意味着,这家厂房已经停产很久了,厂长这帮人在这里完全就是混吃等死。

    几十名工人三五成群的分散在厂房内,打牌娱乐的、喝茶吹牛的、玩手机聊天的、甚至还有躺在凉席上睡觉的,这帮人听到脚步声,扭头看了看,发现叶凡等人后,跟没事人似的该干啥干啥,别说有所反应,就连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见到如此震撼的一幕,叶凡的脸色变的无比的阴沉,就这种氛围,就这种工人,工厂能赚钱吗?这帮人实在是太懒散了,完全就是混吃等死的状态,如果接收了这帮人,艾瑞集团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得申请破产。

    怪不得艾洛儿当时说找到这家工厂的时候,只是进行了简单的洽谈,对方就十分爽快的以低价卖给了艾瑞集团,这完全就是赔钱货,早就已经停产了,还得养着这么一帮废物,完全就是烫手山芋,早就想丢掉了,现在找到了买主,答应的当然爽快了。

    艾洛儿走到叶凡的身边,小声的说道:“这家工厂属于独立的分厂,所有权属于母公司,但是平时完全由工厂自主经营,厂长是唯一的负责人。刚开始建厂的时候,母公司为了扶植分厂,提供了一些订单,每年还给予一定的资金补助,后来逐渐放手。”

    “放手后,工厂还红火了一段时间,但是没过几年就完全不行了,连工人工资都发不出来的,每年还需要跟母公司要大量的补贴资金。”艾洛儿继续说道,这些都是艾洛儿事前调查的,当初艾洛儿也不想要这家工厂,但是金陵市实在是找不出更加合适的了,再加上对方要价很低,几乎相当买的地皮和设备,艾洛儿也就咬牙答应了。

    但是艾洛儿没想到的是,这帮人竟然这么难缠,难道说当初视察工厂,进行评估的时候,母公司那帮人特意让这里的人演戏?

    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破解眼前的困局。

    “这帮人一个都不能要,就算是延迟计划,也不能要,不能让这帮害群之马影响了我们的后续计划。”叶凡沉声说道,按照叶凡的想法,大不了将这批人全都开除,再招收专业人才,延迟业务开展计划。

    这就是所谓的僵尸企业,仗着有政策支持,混吃等死,典型的老国企作风,现在这种企业已经开始被逐步淘汰了,大量的国企都开始进行改革创新。但是这样的企业依然存在不少,比如说这一家。

    如果这种现象发生在私企,那是不敢想象的,私企是为了盈利,不可能养着这么一帮闲人,早就全都开除了。

    艾洛儿见到这帮懒散的人,也是紧皱眉头,这帮人太不像样了,每天混吃等死,拿着工资和福利,狗屁不干,现在甚至还提出十分过分的要求,这是无法接受的。

    被叶凡忽视的厂长黑着脸走进来,轻声咳嗽了下,吸引了叶凡的注意力后,然后点了根香烟,完全无视墙上悬挂的禁止香烟的标志。

    厂长深吸一口香烟后,十分装逼的对着艾洛儿说道:“艾总,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们提出的条件,如果你答应,我们就按照你们的要求改编,如果你们不答应,那我们就只能集体辞职了。”

    说完,厂长还得意的冷哼了一声,见艾洛儿没说,厂长继续说道:“艾总,金陵市做面膜的企业很多,但是你买不下,里面的人才你也挖不到,除了靠我们这帮人外,你没有其他的选择。”

    “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考虑一下。”说完,厂长叼着香烟在厂房里转悠,不断的和员工们打招呼,这帮人发出肆意妄为的大笑。

    艾洛儿刚想说话,叶凡伸手指了指设备区,说道:“我看那边有几个地方的设备都是空的,而且看痕迹似乎是刚拆走的。”

    艾洛儿顺着叶凡的手指望去,发现和之前看的时候确实少了几台设备,而且看地面上的拆卸痕迹,很明显是刚拆不久的。“签合同的时候,我们来考场,设备还是齐全的,怎么现在少了呢?”艾洛儿拿出手机,翻出当初拍的照片。

    叶凡扫了一眼,走了过去,对着厂长说道:“这里的设备呢?”

    厂长不以为然的说道:“我又不是天天在这里待着,我怎么知道?可能被人给偷走了吧。”

    叶凡气的双眼都快冒火了,冷声说道:“你是厂长,设备没了,你竟然说不知道,表情还那么无所谓,你还有责任感吗?”

    厂长不耐烦的看了叶凡一眼,说道:“我又管不了小偷,我能怎么办?我警告你,别用这种质问的语气和我说话,把我惹急了,我们立刻集体辞职,给你们这堆烂摊子,让你们慢慢玩。”

    “滚!”叶凡怒声吼道,叶凡已经猜到,设备不可能是丢的,这么大的厂子肯定有保安的,而且这里属于工业区,每天都有巡逻警察的,那么大的设备怎么可能被轻易的偷走?肯定是这群王八蛋监守自盗,倒卖集团财产。

    胆子太大了,也没太没责任感了,这种人该下地狱。

    而且叶凡猜测,工厂之所以落到这种地步,就是这帮人自己作的,估计平时没少倒卖公司财产,心思完全没放在生产上,反正没钱了,身为国企的母公司给钱。还有一点,他们认为好好经营,得到的利润还要上缴,他们自己落不下多少,不如倒卖公司财物,所得的钱都是自己的。

    “你让我滚?这可是你说的,我现在就带人走,等我们走了,你一定会后悔的。”厂长大声的喊道,但是却没动身,只是站在原地大喊大叫。如果真的把他开除了,他真的没地方可去了,现在企业都讲究能力和盈利,谁会要这种坑爹货?更何况,这个老家伙年纪大了,就更没人要了。

    现在就连曾经的老企业都把他们当成了烫手山芋,别的企业会要吗?答案是否定的。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