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老父亲安然无事,许浩明也就放心了,而且根据叶凡的说法,老父亲的病情彻底的治愈了,以后也不会反复了,这算去掉了许浩明的一块心病。

    为了老父亲盖了盖被子后,许浩明面带感激的望着叶凡,说道:“你对我的大恩大德,用谢谢两个字已经无法表达了。”

    叶凡笑了笑,说道:“咱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

    许浩明急忙点点头,说道“确实是朋友。”

    叶凡继续说道:“朋友之间互相帮忙,需要说谢谢吗?”

    听到这话,许浩明刚刚恢复正常的眼眶再次变的通红,之前接连被张罗天坑,而且还坑的理所应当,理直气壮,反观叶凡,免费治疗,不需要任何的好处,两者一对比,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说实话,许浩明都被张罗天坑怕了,没错,许家家大业大,相当的富有,在整个金陵市都算的上前几名的大家族,几百万对许家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总是被坑,综合起来也不是小数目,毕竟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而且,钱还都是小事,每次被坑的时候,那种憋屈感,想发怒但是又不敢,还得笑脸相迎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

    “前三天,每天给你父亲喂食小米粥,清清肠胃,然后再喂三天的清汤面,随后再慢慢的增加一些肉食,不出十天,你父亲的病情就彻底痊愈了。”叶凡笑着说道,伸手拍了拍许浩明的肩膀。

    许浩明点了点头,说道:“我这就安排人去准备。”说完,许浩明亲自前往厨房给父亲熬粥。

    叶凡转过头望向一脸死灰色的张罗天,说道:“老头儿,刚才装逼装的很过瘾啊,这些年好处也捞了不少吧?我看,现在到了算总账的时候了。”

    面对叶凡的嘲讽,张罗天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有些不甘,也有些愤怒,当然愤怒占据了主导。许家可是铁饭碗,只要给老爷子治病,好处都少不了,而且地位崇高的许浩明,每次见到他都要毕恭毕敬的喊张神医,这种感觉很爽。

    可惜,叶凡的出现,把他的铁饭碗给砸了,而且砸的很彻底。

    “叶凡,我不懂你说什么,作为医生,我只知道治病救人,其他的一概不知。”张罗天装作很无辜的样子,似乎这一切都和同他无关。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事情到这这一步了,你竟然还装逼。我很想知道,你到底哪里来的勇气,让你说出你只知道治病救人的话?”叶凡面色冷然的问道。“三不治你怎么解释?陷害许老爷子你又如何解释?”

    “你还要不要脸?我真纳闷了,你好歹也算的上一代医学高手了,为什么总是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呢?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我早就一脚踢死你这条老狗了。”叶凡怒声说道。

    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张罗天铁青着脸,冷冷的望着叶凡,心中盘算着,一定要想办法解决叶凡,不然他就算死也不会瞑目的。“我是医生,治病救人不是义务,只是我的工作,我有着绝对的工作自由。还有,注意你的用词,我尽心尽力治疗许老先生,谈何陷害呢?”

    哎呀!

    这个老王八蛋竟然还装逼,实在是看不下去的姜越冲上去,一把抓住张罗天的脖领,将其提起来,说道:“老东西,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忍了你很久了,你竟然还敢装逼,今天我不打你一顿,晚上睡觉都不踏实。”

    “你打我,有本事你打我,警察马上就到了。”张罗天冷声说道,甚至还主动把脸送过来,表情十分的欠抽。

    姜越顿时火了,扬手就是一巴掌,伴随着一声惨叫,张罗天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而且是凸出来的,由此可见姜越到底有多么的愤怒。

    “你竟然真的打我。”张罗天愤怒的望着姜越,一直高高在上,不管到了哪里都是焦点的张罗天,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打了。

    姜越接连给了十来个嘴巴子,一边打还一边说道:“臭不要脸的狗东西,警察来是抓你的,你竟然还敢用警察来威胁我,我告诉你,就算我蹲监狱,我也要打死你。”

    眼看着张罗天的脸肿的跟馒头似的,叶凡急忙拦住姜越,说道:“差不多就行了,对了,等会就说这个老东西恼羞成怒攻击咱们,咱们属于正当防卫,听到了吗?”

    打了一通后,姜越气消了不少,说道:“我记住了。”

    在场的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记住了,尤其是张罗天的带来的仆人,竟然也点头了,点的还很干脆,就差站起来对天发誓表忠心了。

    他们被吓怕了,叶凡这帮人都不是人,下手太狠了,胆子也太大了,连张神医都不放在眼里,更别说他们这帮小喽啰了。

    而且,得罪了许家,虽然不至于没办法在金陵市混了,但是以后张神医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叶凡对着张罗天的仆人们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表现的不错。”

    “这一切都是张罗天做的,和我们无关。”几个仆人急忙说道,他们无所谓,就算不在张罗天那边工作了,还可以换地方,大不了不在金陵市了,天下之大,去那里不行?所以现在保住小命最要紧。

    张罗天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仆人,怒声说道;“你们……你们这群吃里扒外的东西,一群白眼狼,我白养你们了。”此时,张罗天不仅脸疼,心里更疼,这种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的感觉深深的刺激了他。

    其中一个仆人瞄了张罗天一眼,说道:“张神医,都到这一步了,就别摆架子了,从现在起,我们和你是平等的,你没这个对我们喝五邀六的,不然我抽你。”除了对张神医平时装逼感觉恶心外,他们也想用这种方式向叶凡表忠心。

    现在他们唯一的想法就是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

    “你们……好,好,我告诉你们,就算警察来了,也拿我无可奈何,因为你们没有足够的证据,等我出去后,我要让你们见识下我的强大,让你们知道得罪我的后果。”张罗天冷声说道。

    叶凡无奈的摇摇头,张罗天已经无药可救了,这种人心是黑的,虽说这次没办法彻底的收拾张罗天,但是还有其他的机会,以张罗天的尿性,被抓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这时候,去厨房熬粥的许浩明带着几个警察进来了,一进门,警察立刻封锁了现场。

    见到警察,张罗天就跟见到了救星一样,大声的哭喊道:“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为我做主啊,这几个人刚才打我了半天,你看把我给打的。”一边说,张罗天一边指自己的脸,又指了指叶凡和姜越。

    警察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眼前这个被打成猪头的人,看着眼熟的样子,难道在哪里见过?狐疑的问道:“你是?”

    “我是张罗天啊。”张神医呜呜的哭道,刚才哭是装出来的,现在是真的哭出来了,原因很简单,警察都不认识他了,可见被他被打的多惨。

    “原来是张神医。”警察嘴角掀起了一丝坏笑,稍纵即逝,张罗天的名声并不好,他也处理过几个被张罗天轰出家门,导致患者死亡的案子,感觉张罗天就是衣冠禽兽,治病只是为钱,而且收费还死贵的死贵的。

    此时的警察同志,特别想问问,到底是谁打的,然后告诉对方,打的好。不过他现在是执法者的身份,不适合说这些话,于是咳嗽了一声,说道:“张神医,你先等等,我需要找报警人了解下情况。”

    张神医急忙说道:“他们打我,身为警察你竟然不管?你算什么警察?我告诉你,我可是张神医,是金陵市的第一神医,就算你们局长见到我,也得客客气气的,你一个小小的警察算个屁,信不信我打个电话,就能撤了你。”

    警察也火了,冷声说道:“请你注意你的言行,虽然你是神医,但是你本质上只是一个普通人,不然,我会以妨碍公务罪把你抓起来。”放在平时,警察也不敢这么硬气,因为对方是张神医,牛逼哄哄的张神医,没人敢得罪。

    但是现在不同了,新来的女队长相当的霸道,上任的第一天就告诉手下们,在执法者面前,不管是谁都是平等的,执法者必须做到公正,如果遇到一些装逼者犯法。抓!出了事,我给你们兜着。

    有如此霸道的女队长撑腰,警察们现在干劲十足。

    叶凡冷冷的扫了吃瘪的张罗天一眼,然后说道:“警察同志,是我报的警,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听我叶凡的陈述后,警察脸色变的很凝重,然后对着手下们说道:“抓起来。”

    “我是张神医,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要给你们局长打电话,我要给副市长打电话。”张罗天大声的喊道。

    “是吗?给副市长打电话?打吧,让他到警察局来找我们队长。抓起来,如果反抗,可以使用非常手段。”警察十分硬气的说道,有霸道女队长撑腰,他们现在啥都不怕,要知道,霸道女队长调过来之前,就顶着副市长的压力,抓了张罗天的儿子。

    警察对着叶凡等人说道:“请跟我们回警察局协助调查。”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