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张罗天打过多次交道的许浩明,对张罗天没任何的好感,这家伙每次都趁机勒索,甚至还要求得到一些产业的股权,这让许浩明忍无可忍,每次都想翻脸,但是见到病重,陷入痛苦的老父亲,许浩明即使忍不住也要忍。

    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十分的憋屈。

    见到张罗天心高气傲,拽的跟二百五似的,许浩明脸色变的铁青,这次父亲再次病重,张罗天估计又要索要不少的好处。

    但是当许浩明看到父亲痛苦不堪,奄奄一息的样子后,许浩明再次选择了忍耐。

    许浩明换上一副微笑的表情迎上来,说道:“张神医,这次又要麻烦您了,我父亲病情又发作了,麻烦您治疗一下。”

    张罗天很装逼的点了点头,哼了一声,走到了许老先生的身边,此时许老先生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病情十分的危急,不过张罗天很淡定,已经来过多次的张罗天,心里很清楚许老先生的情况,心里很有把握。

    而且在治疗之前,得先谈谈价格,要点好处,以许家的财力和许老先生的重要性,他随便要个几百万,许浩明肯定会给的,之前已经试过很多次了,每次都能得到不少的好处,而且许浩明还不敢发作。

    就在张罗天琢磨着,这次要点什么时候,叶凡也跟着进来了,朝着许浩明笑了笑,说道:“许总,咱们又见面了。”

    见到叶凡,许浩明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说道:“叶先生,没想到你也来,不过今天家父病重,我没时间陪你了,你先坐下等等。”

    叶凡笑了笑,坐在了旁边,然后用透视眼检查许老爷子的伤势,在没出诊断结果之前,叶凡选择了沉默,不管今天能不能收拾张罗天,叶凡都要救助老爷子,这算是帮许浩明的忙,感谢他的款待。

    从脸色上看,许老爷子处于重病状态,似乎随时可能死亡,叶凡不敢大意,十分谨慎的开始从头检查,每一步都很仔细,甚至连头发都没放过,随着检查到深入,叶凡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因为叶凡发现,许老爷子的身体状态属于比较正常的状态,但是却表现的病入膏肓,似乎随时可能死掉……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叶凡再次启动透视眼,再次检查,或许有漏掉的部分。

    张罗天简单的给许老爷子按了下穴位,然后面带难色的转过头,对着许浩明说道:“许总,情况有些不大妙,要比我想象的严重。”

    见张罗天摇头,许浩明吓的够呛,急忙弯道:“张神医,你一定要救救我父亲,现在只有你能治了。”

    张罗天面带为难,似乎这次真的不好治了,就在这时候,张罗天的狗腿子说道;“许总,这次难度太大了,我家老爷爷没什么把握,当然,也不是不能治,只是,需要的药材很珍贵。”

    虽然很焦急,但是许浩明心里跟明镜似的,这是要条件呢,于是问道:“到底多珍贵?”

    “比黄金都贵。”狗腿子代替张罗天说道。

    特么的!我真想弄死你们,向来温文尔雅的许浩明气的够呛,但是又不能表现出现出来,现在他还指望张罗天救父亲呢,现在不管对方提出多么过分的要求,为老父亲,也必须忍下来。

    张罗天怒声说道:“无礼,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滚一边去。”训斥了狗腿子后,张罗天面带微笑的说道:“许总,不好意思,都怪我平时对属下管教无方,总是乱说话。”

    这特么的是典型的当了****还想立牌坊,张罗天三不治的名声早就传遍了整个宁海市,而且每次给许老爷子治病,都要趁机很捞一笔。现在竟然又开始装逼了,装清高了,许浩明气的恨不得掐死张罗天。

    “张神医医术精湛,使用的药材肯定也十分的珍贵,价格高自然也是合理的,请问,这次治疗需要多少钱?不对,应该说,这次治疗,需要多少治疗成本呢?”序号强忍着怒气问道。

    早就想好价位的张罗天故作深沉的说道:“经过多次的治疗,咱们也算是朋友了,我岂能多要?只是治疗成本确实很高,这样吧,我就收你一个成本价,六百万。”说完,张罗天还表现出一副很诚恳的表情,似乎他真的只要了成本价。

    黑!

    实在是太黑了!

    虽然许浩明很愤怒,但是没招儿,不过六百万能换取老父亲的命,还是值得的,这钱对家大业大的许家来说,还是能承受的,许浩明扭头看了看奄奄一息的父亲,十分果断的说道:“没问题。”

    张罗天继续说道:“令尊的病情比较严重,需要长期治疗才能恢复健康,我估算着,至少还需要三年的时间,时间跨度比较大,但是我会尽力。同时为了收集药材,我想专门成立一家小公司,可惜,我资金有限,而且也不懂管理……”

    说道最后,张罗天不断的摇头,一脸的无奈。

    麻蛋,还要被坑三年?而且这货还看上许家旗下的一家药材公司,那可不是小公司,而是一家资产上千万的大公司,是许家重点发展的项目之一,没想到,张罗天这个老匹夫竟然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

    见许浩明陷入了沉思,张罗天继续说道:“你也知道,你父亲的病情十分严重,需要的药材也十分的珍贵,如果不成立公司的话,我很难保证下次的治疗,就算我医术高明,如果没有足够的药材,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我希望你理解我的苦衷。”

    许浩明正想骂张罗天一顿,你特么看上了我的药材公司,就直说啊,还特么的拐弯抹角的,还在本少爷面前装逼,你太不要脸了。

    真特么想弄死你,许浩明暗暗的想到。

    此时,叶凡再次检查了一番后,依然没什么发现,叶凡感觉十分的奇怪,身体机能处于正常状态,只是有些气亏,但是为什么会表现的如此的严重呢?难道说,这些不是病症,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想到这,叶凡再次启动透视眼,根据症状再次进行了检查,这一次,只检查了一半,叶凡就发现了问题,脸色变的无比的凝重,心情也十分的愤怒,之前叶凡猜测张罗天为了捞钱,故意拖延病情,现在得出诊断结果后,叶凡发现自己之前错了,错的离谱。

    如果现在用四个字来形容张罗天的话,叶凡只会选择禽兽不如。因为许老爷子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完全就是张罗天故意为之,做了十分细密的手脚,如果叶凡没有检查多次的话,根本检查不到。

    持续高强度的使用透视眼,叶凡都累的头晕眼花了。

    沉思了一番后,许浩明无奈的选择了妥协,药材公司没了,可以重新建,虽然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金钱,但是因为这个耽误了父亲的病情,那就后悔莫及了。

    “张神医,正好我有一家专门经营药材的小公司,除了给我父亲供应补药之外,也有一定的盈利能力,现在我送给你,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马上安排人进行交接。”许浩明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和颜悦色。

    “太客气了,这我不能要,我再想其他的办法吧。”张罗天十分装逼的说道。

    “为了救我父亲,你一定要收下。”许浩明说道。

    张罗天露出一副很为难的表情,说道:“罢了,竟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已经知道问题的叶凡坐不住了,张罗田实在是太恶心了,站起来说道:“张罗天,我发现你越来越不要脸了,明明是你主动提出来了,结果你竟然还装逼,我都替你感觉害臊,真特么的给我们医生丢人。”

    “嗯?”张罗天冷冷的望向叶凡,冷声说道:“如果你不说话,我都忘了你也在了,正好你提醒了我。”

    许浩明知道叶凡为他打抱不平,急忙解释道:“这位是我的朋友,不大会说话,希望你能谅解。”说完,许浩明将叶凡拽到一边,小声的说道:“叶先生,虽然他很可恶,我恨不得踢死他,但是现在只有他能救我的父亲。”

    还没等叶凡说话呢,张罗天冷声说道:“叶凡,你屡次和我作对,我一忍再忍,现在我是忍无可忍。”

    说完,张罗天对着许浩明说道:“许总,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今天心情不好,担心在治疗过程中出现差错,所以今天我只能说抱歉了。”说完,收拾东西,摆出一副要走的架势。

    许浩明急忙跑过来,急切的说道:“张神医,你不能走,你走了,我父亲就没救了,求你救救我父亲吧。”

    张罗天并不是真的要走,只是趁机要条件,于是说道:“要想我不走也行,你必须杀掉叶凡,只有叶凡死了,我的心情才能好转,否则,我无能为力,最后我劝你一句,给你父亲准备后事吧。”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