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了罩门,霍都也就散功了,这也意味着,霍都之前修炼的武功全都废掉了,再加上刚才叶凡施展了分筋错骨手,霍都已经变成了废人。

    “以后老老实实的做人,还能多活一段时间,这是我给你的忠告。”叶凡淡淡的看了霍都一眼,在霍都杀掉门卫的时候,叶凡就已经对霍都产生了杀心,这个老东西太禽兽了,杀人都不带眨眼的。

    陷入绝望的霍都,已经没有任何的心思了,软软的躺在地上,就好像等待死亡的垂暮老人一样。

    他的内心已经崩溃了!

    叶凡转头走向张罗天,沉声说道:“老东西,纵容你儿子为非作歹,丧事医德,我真想一脚踹死你,不过我还想给你一个机会,改过自新,从新做人。”叶凡真想干掉张罗天,但是张罗天是公众人物,知名度太大了,而且和很多权贵有关系,如果在张罗天没什么罪证的情况下杀人,叶凡就要蹲监狱了。

    亲眼目睹叶凡轻松的解决了霍都,张罗天吓的浑身都哆嗦了,叶凡太禽兽了,成长速度也太吓人了,这才几天的时间,就已经从被动挨打,成功的转化成了正面对抗,并且彻底的解决了霍都。

    不过从现在叶凡的态度来看,虽然叶凡很嚣张,很霸道,但是不还敢杀他。

    “听见没?”叶凡见张罗天没有回答,绷着脸再次问道。

    “叶凡,我警告你,这是法治社会,如果你来硬的,法律会制裁你的。”张罗天硬着头皮说道,一直高高在上的他,早就培养出了上位者的气势,但是面对彪悍的叶凡,他提不起来,担心叶凡随时揍他。

    “威胁我?”叶凡反问道。

    张罗天被叶凡强横的反问吓的打了个冷战,不过依然硬着头皮说道:“这不是威胁,这是警告,还有,我儿子的事情,咱们两个没完,我早晚会找你算账的。”

    “你是真傻,还是脑残?都到这时候了,你竟然还敢给我装逼?你那倒霉儿子纯粹的作死,我当时没打死他就算仁至义尽了,你现在还敢当着我的面提这事?信不信老子一脚踢死你?”叶凡气呼呼的说道。

    张罗天硬着头皮说道:“有本事你踢死我,现在就踢。”

    还特么的来劲了!

    叶凡转头对着姜越说道:“你听到没?这货主动要求我踢他。”

    姜越吸了口香烟,懒洋洋的说道:“竟然人家都这么主动要求了,你不踢他一脚,就是不给他面子,所以我建议你踢他,玩命的踢,往死里踢。”

    “我也是这么想的。”叶凡忽然咧嘴一笑,抬腿就是一脚,一脚将张罗天踹飞出去好几米,叶凡力道把控的很好,把人踢出去,但是却没重伤,最多也就是摔一下。

    “我要报警抓你,我要打110。”张罗天涨红着站起来,疯狂的喊道,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叶凡一脚将手机踢飞,然后说道:“是你主动让我踢你的,就算报警也没用,还有,我警告你,以后最好老实点,不然我不介意杀了你。”说完,叶凡凑到近前,轻轻的在张罗天的肩膀上点了一下。

    分筋错骨手!

    在感觉到疼痛的那一刻,张罗天立刻想起了残酷的手法之一,分筋错骨手,张罗天本身就比较精通,这种手法不仅可以伤人,可以正骨矫筋。

    当张罗天痛苦的倒在地上的时候,叶凡已经上车了。

    姜越递给叶凡一支香烟,然后说道:“我看那老头子手段还不错,正在尝试给自己解除分筋错骨手。”

    “他是这方面的高手,大管家曾经告诉我,张罗天在正骨方面很在行,懂分筋错骨手的手法也很正常。”叶凡淡淡的说道。“希望他能改过自新,不过我认为够呛。”

    “狗改不了****。”姜越不屑的冷哼道。

    “说的也是,早晚收拾他,开车回酒店。”叶凡最后看了张罗天一眼,老东西已经解除分筋错骨手了,速度之快,让叶凡感觉有些惊讶,不愧是神医,在不懂武功的情况下,手法竟然如此厉害。

    返回酒店,刚进门,总经理面色焦急的走过来,说道:“叶先生,您终于来了,我们集团的执行总裁许总马上就到,专门看来您,还有十分钟就到。”

    许浩明要来?叶凡有些诧异,虽说现在叶凡对许家还没一个整体的认识,但是已经猜测到,许家绝对十分牛叉,属于那种庞大的家族企业,在金陵市这样的大城市也属于顶层的存在。

    不过这样的大人物专门到来这里,只是为看看自己吗?叶凡有些纳闷的说道,虽说许浩明给了叶凡一张镀金名片,但主要是因为看中了叶凡修复古玩的手艺,算不上什么交情。

    “叶先生,先坐下等下吧,许总马上就到。”总经理无比激动的说道,像他这样的小基层领导,和许浩明这样的大人物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要知道,这家酒店只能算是许家众多副业中的很小的一个。

    现在总经理的样子和表情,就跟等待皇帝临幸的宫女一样,紧张、期待、忐忑、同时还有着强烈的表现欲望,希望能得到许浩明的赏识。

    一壶茶还没喝完,总经理急匆匆的跑到门外,三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门外,清一色的宾利,看着十分的大气,这让叶凡想起了一句很经典的话,带你装逼带你飞,因为宾利的车标是个大写的B字。

    先从车上下来四名西装革履,戴着墨镜,表情严肃的保镖,清一色的一米八的大高个,身材魁梧,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叶凡用透视眼扫了下,这四个保镖肌肉极其发达,虽然不知道修炼的什么武功,但是知觉告诉叶凡,这四个人不简单,如果真的动手的话,叶凡要想搞定这四个人,肯定要付出代价的。

    而且,这四个人每个人都有配枪。

    职业保镖!

    最后许浩明从车上下来,在保镖的保护下进了酒店,总经理急忙迎上来,毕恭毕敬的说道:“许总,您来了,叶先生就在里面。”

    许浩明朝着总经理微微一笑,说到你:“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见到人进来了,叶凡站起来,面带微笑的迎上来,对着许浩明说道:“许总,一到金陵市,我就来打搅了,谢谢你的款待。”

    徐浩明说道:“叶先生,第一时间得知你到金陵市,我就应该来拜访的,只是家里有些事情,所以耽搁了,还希望你多多包涵。”说到家里有些事情的时候,许浩明的眉宇之间闪过一丝忧愁。

    不愧是大家族的子弟,很平易近人,而且还很会来事,专门来拜访。

    “许总太客气了。”叶凡笑着说道。“令尊对古玩还满意吧?”

    许浩明笑道:“修复的很完美,我父亲平时没什么爱好,就喜欢收藏古玩,也算的上半个专家了,他竟然没发现修复的痕迹,一直称赞,只能用巧夺天工来形容了。对了,你们有没有在金陵市拓展业务?如果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忙。”

    “现在正在进行,计划已经开始了,到时候修复古玩就更方便了。”叶凡笑着说道,只要自己能解决的事情,能不求人就不求人,现在叶凡很清楚,他和许浩明只是合作关系,还没什么交情。

    做人,必须给自己定好位。

    “实在是太好了,有时间我想邀请你到我家坐坐,和我父亲聊聊古玩方面的事情。”许浩明笑着说道。

    “当然没问题了,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叶凡说道,他发现许浩明还是很有人格魅力的,虽然家世显赫,但是没有那种飞扬跋扈,骄傲自满的态度,很谦逊,很低调,很平易近人。

    “那就这么定了。”许浩明说道。“对了,叶先生这次到金陵市,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你可以告诉我,或许我能帮上忙。”

    “我提前过来看看,熟悉下环境,方便以后开展业务。”叶凡笑着说道。

    许浩明点点头,就在许浩明打算继续说话的时候,手机响了,许浩明对着叶凡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接一个电话。”说完,面色凝重的拿着手机走到一旁接电话去了。

    几分钟后,等许浩明回来,脸色十分的凝重,十分勉强的从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对着叶凡说道:“叶先生,不好意思,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就先走一步了,等我忙完了,一定再次来拜访。”

    叶凡点点头,说道:“先去忙吧,有时间我去府上拜访。”

    许浩明带着人急匆匆的离开了。

    等许浩明走后,叶凡朝着总经理招招手,等他过来后,小声的问道:“许总遇到什么难题了吗?是家庭上的还是事业上的?你别多心,我只是想关心下许浩明,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对方是贵宾的身份,说了也无妨,想到这,总经理四处看了看,然后小声的对着叶凡说道:“许总的父亲因为身体不适,已经卸任了,最近几年将家族企业全权交给许总打理。”

    “许总极富商业天赋,虽然年轻,但是把家族企业打理的井井有条,所以我认为不是事业上的,应该是许总父亲的病情加重了。”总经理继续说道。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