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嚣张了!

    作为张家的门卫,平时都嚣张习惯了,见识过不少的大人物,但是无一例外,进门都是很客气的,但是眼前这两个年轻人,嚣张的都没边了,完全不将张神医放在眼里,这完全就是作死。

    看来今天不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两个年轻人,都对不起张神医的栽培,称不上张家的看门狗。

    “对付两个小崽子,我一个人就够了。”门卫中体型最大的一个门卫嘚瑟道,晃着粗大的膀子,为了显示自己多么的强大,把警棍丢到一边,然后朝着姜越晃了晃拳头,大声的说道:“一拳就把你撂趴下。”

    这帮人都不是什么好鸟,本身就是痞子出身,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一些来求医的普通人,因为交不出足够的诊金,但是又不想放弃治疗的机会,只要在门口磨蹭一会,门卫们就是拳打脚踢。

    现在面对叶凡和姜越,门卫们还天真的认为这两人很好欺负,两三下就轻松搞定了。

    “我出一百块钱,押这两个小瘪犊子撑不过一分钟。”

    “你太高看他们了,我押五百,最多三招,就能解决他们。”

    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打架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下注,姜越深吸一口气,瞬间发动,好像瞬间发力的猎豹,他没有动手打挑战他的门卫,而是先冲到了几个下注的门卫钱,一手抓一个,然后往地上猛摔……

    眨眼间的功夫,除了挑战姜越的门卫外,其他的门卫全都被姜越打趴下了,姜越不屑的冷哼道:“没本事还喜欢装逼,会被打的很惨的。”说完,姜越扭头望向了最强壮的门卫,说道:“到你了。”

    门卫早就吓尿了,这还是人吗?眨眼的功夫,就轻松的解决了好几个人,而且门卫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打趴下了,这意味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个练家子。

    本身就是痞子出身的门卫,欺负欺负普通老百姓还行,遇到练家子,下场只有一个,挨揍,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不是打不打的过的问题,而是该考虑会被怎么打了。

    “大哥,刚才都是开玩笑,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该打的都打了,咱们也算认识了,从今以后,咱们就是兄弟。”门卫十分装逼的说道,然后掏出香烟递给姜越,继续说道:“大哥,抽个烟,等会我带两位大哥去洗浴中心潇洒一下。”

    姜越扬手就是一巴掌,然后淡淡的说道:“潇你吗的头,刚才不是很嚣张吗?不是说一拳把我砸趴下吗?”

    门卫十分果断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然后面带贱笑的说道:“大哥,那不是吹牛逼吗?大哥,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弟了,有什么事情,只要给我打个电话,我立刻带人杀到,帮您把事办的漂漂亮亮的。”

    姜越懒得和门卫废话,准备动手解决他,叶凡阻止道:“先别动手。”

    门卫意识到,一直保持沉默的叶凡才是真正的话事人,于是面带贱笑的说道:“大哥,您有什么吩咐吗?”

    叶凡点了根香烟,说道:“我不要求你上刀山下火海,只需要帮我打个人。”

    打人?

    这个太简单了,门卫立刻说道:“大哥,您说,打谁?”

    叶凡伸手指了指朝着门口走来的仆人,说道:“打那个人,打完他,然后冲到别墅里,把张罗天打一顿,不需要打的多严重,打断双腿就行了。”

    门卫直接傻逼了,打仆人,打张罗天?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当然,要是单纯的说武力,门卫还是有百分百的把握的,但是打了这两个人,他必死无疑。

    别说打了,就算他骂一句,以张罗天的尿性,都会想法设法做掉他的。

    见门卫一脸的懵逼,叶凡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一群不入流的痞子,飞起一脚,将门卫踢晕了,然后对着姜越说道:“张罗天派人来请咱们了,进去喝喝茶,然后和张罗天好好的聊一聊。”

    竟然殴打门卫,太不把张神医放在眼里了,而且还当着仆人的面动手,干脆利落的解决掉了门卫,这相当于打脸,狠狠的打了仆人的脸。

    虽说叶凡很能打,但是仆人根本看不起叶凡,认为叶凡只是一个莽夫,如果不是因为张神医身边没多少高手,哪里轮得到叶凡这个野小子在家里撒野?不过这个局势很快就逆转了,龙门武馆的馆主霍都就要到了,那可是一流的高手。

    先让你们两个嘚瑟下,等霍都到了,再狠狠的收拾你们,仆人心中暗暗的想到,然后面带微笑的走到叶凡和姜越面前,说道:“两位,请到候客厅休息下,我家老爷马上就到。”

    叶凡和姜越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竟然是来兴师问罪闹事的,就得摆出牛逼的态度,两人面色泠然的跟着仆人到了候客厅,落座后,叶凡说道:“张罗天架子还不小,让他马上出来见我,就说我来砸场子了。”

    正准备沏茶的仆人听到这话,吓的身子颤了下,手中的茶壶都差点掉了,这说的也太直白了吧?

    “两位请稍等,我家老爷马上就到。”仆人满脸赔笑的说道,他真担心叶凡忽然闹起来,他现在必须保证霍都没来之前,让叶凡保持冷静,不然真的闹起来,就靠王府的那几个废物保安,根本挡不住。

    “先喝喝茶。”仆人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低头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还有十多分钟,霍都才会赶到。安抚住叶凡和姜越后,仆人急匆匆的跑到了书房,已经抽完大麻的张罗天懒懒的躺在椅子上,双眼迷离,身体轻微的颤抖着,显然是大麻抽的有些过头了。

    仆人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爷,还有十二分钟,霍都老先生就到了,现在叶凡已经在候客厅等着了,看那架势,来者不善。”

    “嗯?他都说什么了?”在大麻的刺激下,张罗天有些神志不清了,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

    仆人回答道:“他说他今天是来砸场子的。”

    “放肆!”张罗天猛的站起来,瞪着通红的双眼,神志不清的张罗天性情变的极其的狂暴,小小的叶凡竟然敢如此的狂妄,竟然不把张神医放在眼里。“多叫上几个人,我现在就过去看看,叶凡到底有多大的本事,难不成还能翻天?”

    仆人急忙说道:“老爷,在霍都老先生没来之前,您必须在这里等着,刚才我去找叶凡的时候,亲眼看到他把咱们的门卫全都给收拾了,手段很凶狠。”

    啊!

    听到这话,大麻的药劲一下子消失了一半,叶凡这家伙太狂妄了,竟然把门卫都给打了,要知道,门外相当于张家的脸面,凡是到张家的人,首先面对的就是门卫了,打了门卫就相当于打了张家的脸。

    “放肆!”张罗天沉声说道,他没想到叶凡会主动找上门,不然的话,身边岂能不安排一些高手?这也难怪,张家在金陵市威名赫赫,势力极其庞大,哪里需要什么高手保护?

    张罗天重新坐下,喝了杯清茶,醒了醒脑子,心中盘算着,看来有必要把那些高手召回来了,见张罗天不说话,仆人也不没说话,安静的坐着。

    此时的张罗天十分的郁闷,感觉很憋屈,在金陵市可以梗着走的他,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叶凡逼迫的不敢出书房,最操蛋的是,叶凡还是他的仇人。张罗天暗道一声,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没想到在阴沟里翻了船。

    等了大概有十多分钟,仆人接到了司机的电话,去接霍都的专车已经到门口了,仆人急忙对着张罗天说道:“老爷,霍都老先生到了。”

    听到这话,张罗天猛的站起来,脸上的苦闷一扫而散,恢复了往日的骄傲,有霍都撑腰,张罗天变的底气十足,傲然的说道:“走,咱们去候客厅,我倒要见识下,叶凡能掀起多大的浪花来?”

    仆人急忙说道:“有霍先生坐镇,依我看,不如趁机废掉叶凡,然后等叶凡走后,咱们悄无声息的找人做掉他。”

    张罗天不屑的冷笑道:“我要一点点的折磨他,不能让他死的太痛快了。”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到了候客厅,在进门的时候,仆人代表张罗天前往门口去迎接霍都,张罗天独自一人进了候客厅,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叶凡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竟然如此的狂妄。

    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一进门,叶凡和张罗天四目一对,差点激出火花。

    “抽大麻的感觉还不错吧?我实在是难以想象,作为一名医生,而且还是一名知名度很高的医生,竟然抽大麻,如果我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会引起什么后果呢?”叶凡反问道。

    张罗天顿时愣住了,脸色随后变的十分凝重,本来他还打算装装逼,吓唬吓唬叶凡,没想到叶凡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揭短了。

    最让张罗天感觉震惊的是,他抽大麻这件事情,只有几个心腹仆人知道,叶凡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闻味道闻出来的?张罗天下意识的闻了闻衣服。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