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除了贵宾名单上的人之外,我一律不见,还有,以后定期去监狱看文禄,我不希望他在里面受苦。”张罗天沉声说道,说完,张罗天捏了捏额头,之所以不见客,是因为感觉丢人。

    张文禄被抓的消息,虽然经过了张罗天的各种封锁,但是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鼎鼎大名的张神医是公众人物,任何风吹草动都有人注意,毫不夸张的说,张家就算丢了一条狗,都能引来很多的关注。

    在外人看来,张神医医术虽然高明,但是教子无方,其次,强大的张家,竟然没保住张家的大少爷。

    在张罗天自己看来,只有一点,那就是张家大少爷被抓了,显得张家太软弱了,至于教育问题?张罗天想都没想,因为他认为自己的教育方式没错,张文禄也没多大的错误,和叶凡发生冲突被抓,张罗天不仅不反思,反而感觉叶凡很过分。

    “老爷,如果没什么其他的吩咐,我就先下去了。”仆人见张罗天陷入了沉思,小心翼翼的说道,自从张文禄被抓后,张罗天的心情一直很差,动不动就发货,就连价值连城的古玩都摔了好几个了。

    万一张罗天忽然想不明白了,发一通火,实在是犯不上。

    “下去吧。”张罗天摆摆手,然后靠在样子上休息,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杀手的事情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把叶凡给杀掉了,应该没问题,这次出动的杀手是最善于伪装的,据说专门在电影学院学过一段的时间的表演,再加上外表清秀,绝对可以杀人于无形。

    便宜叶凡那小子了,让他死的这么痛快,可惜,没有亲手杀掉叶凡,张罗天感觉十分的遗憾。

    已经断定叶凡被杀的张罗天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从抽屉里拿出了烟袋锅子,整个烟杆都是金的,烟嘴是翡翠制作的,眼袋是纯皮缝制的,看样子有些年代了,应该是老物件,张罗天装好烟丝,美滋滋的抽了一口,缓解下沉重的心情。

    张罗天抽的烟丝可不是普通的烟丝,而是上等的好烟丝,而且还加了一点大麻,这已经算是毒品了,这是张罗天缓解压力的方式。

    就在张罗天爽歪歪的时候,仆人轻轻的敲敲门,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爷,有人求见。”

    “放肆,我不是都交代了吗?除了贵客之外,其他人一概不见,难道你听不懂我的话吗?”张罗天怒声说道,心情压抑了很长时间的张罗天,今天好不容易心情好点,抽点大麻放松下,结果还被人打搅了。

    仆人急忙说道:“老爷,那个人说他是叶凡。”

    “什么?”张罗天吓的一激灵,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已经认定叶凡死了,现在忽然冒出来了,而且还来拜访了。

    者不善啊!张罗天深深的吸了一口大麻,在毒品的刺激下,身体有些飘飘然。

    对于叶凡,张罗天始终是看不起的姿态,但是现在叶凡忽然上门,张罗天还真有些紧张,原因很简单,因为叶凡很能打,而且为人果断冷酷,他安排的杀手都没杀掉叶凡,更加说明了叶凡的强大。

    虽说张罗天身边有不少的高手,但是平时没事的时候,并不在身边。

    平时最喜欢在这里常住的鹰爪功高手曾阳山,自从前段时间警察搜查,逃离张家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如果张罗天知道曾阳山已经被叶凡给收拾了,估计会吓的哭出来。

    现在去找那些高手来助阵,显然时间上是来不及了,张罗天面色凝重的在屋子里转圈,万一叶凡今天真的动手打了他,就算叶凡被抓了,也无法弥补张罗天丢面子的事,估计不到一个小时,整个金陵市的人都会知道,张神医被人给打了。

    先是儿子被抓,然后张神医本人再被打了,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看穿老爷心事的仆人小声的说道:“老爷,难道您忘了,龙门武馆馆主霍都老先生昨天过来作客,您说要送老先生两枚百年红参,不过当时红参没到货,霍都老先生今天会再过来的,对了,红参已经到货了。”

    听到这话,张罗天眼前顿时一亮,龙门武馆的馆主霍都可是一流的高手,实力不亚于曾阳山,在整个金陵市都算的上首屈一指的高手了,如果有他坐镇的话,别说叶凡了,就算是五个叶凡来,也不是对手。

    “马上去请霍都老先生,用我的专车去接,以示尊重,还有,你先让叶凡在大厅候着,等霍都老先生到了,我再出去。”张罗天沉声说道,张罗天身份高,财大气粗,势力庞大,在金陵市,没多少人敢得罪他,但是叶凡是愣头青啊,真敢动手,是不计后果的动手。

    仆人应了一声,急匆匆的离开了。

    在大门外等候的叶凡和姜越,看了看无比豪华的张家别墅,叶凡不仅感慨道,王神医住的地方虽然更显档次,但是那是市里面给的,因为王神医义诊,所有的精力和金钱全都奉献给了社会。

    而号称三不治的张罗天,单是这套别墅就价值千万,看来这些年捞了不少钱。

    医生和医生还在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等毛等啊,咱们今天是来兴师问罪的,没必要和他们客气。”姜越不耐烦的说道。

    叶凡微微一笑,说道;“稍安勿躁,咱们在这里等会,我想看看张罗天到底想玩什么花样。”此时,叶凡已经用透视眼看到了书房内的张罗天,刚才和仆人嘀咕了半天,然后现在躺在椅子上抽大烟。

    从刚开始的紧张到现在的如释重负,这个表情只能说明一天,张罗天已经安排好了,今天肯定会很热闹。叶凡也想趁这个机会,见识下,张罗天到底有什么手段?是不是已经江郎才尽了。

    对付阴谋,叶凡向来只有一个手段,简单粗暴的暴力手段,都不带和你和讲条件的,以摧古拉朽的方式解决你。当然,其中也会用上智慧,彻底的打的你无法翻身。

    “你们叽叽歪歪什么呢?这里是张家,你们别胡说八道。”门卫趾高气扬的说道,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作为张家的门卫,也跟着张家牛逼了,凡是到张家求医的人,首先接触的就是他,除了好烟好酒之外,还有红包拿。

    所以门卫现在**的很,而且看叶凡和姜越也不顺眼,这两个小王八犊子,也不知道拿点东西孝敬孝敬。

    门卫这种低层次的货色,并不知道叶凡多么能打,目前整个张家,只有张罗天和几个心腹仆人知道。

    “闭嘴!”等的早就不耐烦的姜越怒声说道。

    “哎呀,你还很嚣张啊。”门卫十分牛逼的从门卫室走出来,手里拎着一个警棍,指着姜越说道:“有本事你再给我嚣张一个试试,信不信本大爷打断你的狗腿?”

    “我一巴掌拍死你!”姜越怒声说道,虽然在气头上,但是姜越依然保持着理智,转头望向叶凡,他不希望自己动手打了人,影响了叶凡的计划。“叶少,我可以打人不?”姜越问道。

    叶凡调侃道:“火气不小啊,看来昨天被那个女杀手勾起来的火气还没消呢吧?”

    “我不喜欢那种货色,我喜欢静香。”姜越老脸一红,没什么社会经验的纯情小处男,昨天差点把持不住了,火气也很旺盛,休息了一晚上,火气一点都没减,现在被门卫说了一顿,火气都要爆炸了。

    “只要不打死就行,动手吧,今天咱们来的目的,除了兴师问罪之外,还要给张罗天一个下马威。”叶凡淡淡的说道。“如果不打几个人,算不上下马威。”

    得到叶凡的许可后,姜越眼珠子都红了。

    “哎呀,两个小瘪犊子还挺嚣张,竟然敢在张家这么放肆,今天我就教教你们什么叫做低调。”嚣张习惯了的门卫举着警棍冲了过来,还没等他砸下来,姜越扬手给了门卫一巴掌,火气很大的姜越,用的力道很猛,一巴掌就把门卫给拍晕了。

    剩下的几个门卫顿时不乐意了,还真有不怕死的,竟然敢到张家闹事,立刻围上来,其中一人还用对讲机呼叫其他人过来支援,其中一人对着叶凡和姜说道:“我擦,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这可是张家,张神医的豪宅。”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犯了多大的罪过?只要张神医一句话,你们就得死。”

    “在金陵市,张神医是至高无上的。”门卫十分嚣张的说道,他们仗着张家的权势已经嚣张习惯了,而且说的也很在理,因为张家确实很牛逼。

    叶凡很赞同的点点头,说道:“张家确实牛逼,来之前我打听过了,牛逼的可以一手遮天了。”

    “我擦,竟然知道,你们还这么嚣张,赶紧去给我们买好烟好酒,孝敬孝敬我们,或许我们下手还能轻点。”门卫傲然的说道,这跟驾校的某些黑心教练一样,舔着脸要求学员送东西。

    “就是因为我知道张家牛逼,所以我才来的,不牛逼我还不来呢。”叶凡淡淡的说道。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