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然后笑眯眯的说道:“再过十分钟,你们就要跪下来求我了,嘿嘿,所以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自从上朱博伟亲自示范了毒品的威力后,光头对毒品掌控人的能力深信不疑。

    先不说毒品,抽香烟的人,烟瘾犯了,都抓耳挠腮,坐立不安,总是感觉少点什么东西似的,不管深更半夜,还是风雪天,都会跑出去买包烟过过瘾。

    毒品不仅会让人产生身体和精神上的依赖,对人的伤害更是恐怖,甚至稍微过量就能导致中毒死亡。两位老师傅年事已高,虽说身子骨硬朗,但是也禁不住毒品的毒害,几年的时间估计身体就彻底垮了。

    还指望两位老师傅赚钱的朱博伟当初也是权衡利弊了很长时间,但是为了能将两位老师傅牢牢的控制在手中,朱博伟最终下了狠心,做出了丧心病狂的决定,给两位老师傅强行注射毒品。

    为了后续有人,朱博伟强迫老师傅们用五年的时间带出一批人来。

    上次断掉毒品的痛苦,两位老师傅记忆犹新,甚至已经产生了心理阴影,难道每天都要像狗一样活着吗?此时,两人已经感觉到身体和精神对毒品的渴望了,比犯烟瘾要强烈的多,似乎不注射毒品,可能就会疯掉。

    不行,不能继续这样暗无天日的生活了,两位老师傅互相看了一眼,决定拒绝,戒毒的过程虽然很痛苦,但是只要忍过去,也就过去了。打定主意后,稍微瘦削的老师傅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受够了,这次要硬挺过去。”

    光头有些诧异的望着两位毅然决然的老师傅,上次断掉两人的毒品,两个花甲之年的老师傅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怎么现在变的这么有骨气了?

    “想硬撑,我成全你们。”光头冷声说道,朝着身后的收下使了个眼色,两名手下走过来,一人拽着一个老师傅,将两人捆起来,绑在了H型钢柱上。两位老师傅十分的配合,这样绑起来对他们来说,还算不错,至少毒瘾犯了,身体不能乱动,他们只需要忍住精神上的想法就行。

    之所以光头捆上他们,是担心他们毒瘾发作后,到处乱撞,伤到自己。这两人可是朱博伟的宝贝,绝对不能出现差错。

    光头翘着二郎腿坐下,点了根香烟,笑眯眯的说道:“看来有了上次的经验,你们还是不服气,今天我就替朱总给你们上一课,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识时务。”

    “放屁,就算我们咬舌自杀,我们也会再注射毒品了,这样的日子我们过够了。”老师傅毅然决然的说道,语气十分的坚定,每次被注射毒品,都是一种对身体的摧残,对尊严的践踏。

    跟一条狗一样屈辱的活着,还是爆发一次,然后死去?两位老师傅选择了后者。

    光头知道毒品的厉害,所以并不相信两位老师傅能坚持住,翘着二郎腿嘲讽道:“我还真想看看,你们能不能扛过去,嘿嘿,我现在很期待你们是如何哀求我的。”

    “你就死心吧!”

    光头再次看了看时间,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说道:“时间马上到,有感觉了吗?”

    其实,两位老师傅早就有感觉了,距离上次注射毒品,已经有十四个小时了,两人同时接连打哈欠,鼻子尖上渗出了汗珠,鼻涕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同时感觉浑身疲乏无力,心慌,焦躁。

    肌肉和毛孔开始收缩,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身体开始出现了轻微的颤抖,整个人都变的心烦意乱,焦躁不安,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对毒品的渴望,那是一种来自身体和精神上的渴望,就好像三伏天想吹空调一样,甚至更加的强烈。

    老师傅们吸溜了下鼻涕,眼泪汪汪的,他们感觉就要无法抑制心中的渴望了,不过两人暂时还能忍受,紧咬牙关,努力想各种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光头嘴角翘起了一丝冷笑,不屑的说道:“我看你们能坚持多久,用不了几分钟,你们就会跟狗一样对我摇尾乞怜,哀求我给你们注射毒品。”

    “痴心妄想!”老师傅们十分勉强的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来,各种痛苦正在逐渐的加重,就好像万针刺心一般,让人难以忍受,痛不欲生,心中对毒品的渴望也越来越浓烈,已经断过一次的老师傅们心里很清楚,这只是刚开始,再过几个小时,各种症状就会达到顶峰,刺激人的中枢神经,导致精神和行为失控。

    为了摆脱这种痛苦,会不顾一切的寻找毒品,对毒品的渴望也会达到巅峰,到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毒品。

    两位老师傅曾经偷偷的查过戒毒方面的事情,很多人在戒毒的初期,精神和行为失常之后,甚至产生自残的行为,疯狂到处乱撞和乱抓,碰的头破血流浑然不觉,甚至还会说出,让我吸一口,枪毙我都愿意的话。

    这么继续耗下去,光头自认为两位老专家肯定是扛不住的,但是那会耗费大量的时间,朱总安排的工作就没办法完成了,必须尽快完成最后一件瓷器,然后搬东西走人,这地方已经不能呆了。

    “去拿注射器,让他们看一看。”光头沉声说道。

    手下人拿着装满毒品的注射器,小心翼翼的递给了光头,他们这些人知道毒品的厉害,生怕不小心扎到自己。

    光头拿着注射器来到两位老师傅的面前,在两人眼前晃了晃注射器,然后笑眯眯的说道“求我啊,只要你们求我,立刻给你们,就不用这么痛苦了,而且还能爽歪歪。”他这种做法叫做骨头斗狗,把狗饿的快疯的时候,见到骨头的刹那间,狗的眼里就只剩下骨头了,什么都顾不上了。

    果不其然,两位老师傅见到注射器后,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浑浊的双眼都开始放光了,身体内的渴望也变的更加的强烈,他们只要一开口,就可以解除现在的痛苦,还能狠狠的爽一次。

    这就跟戒烟一样,每次都表示戒烟,但是见到香烟的时候,都安慰自己,这是最后一根。虽然意思差不多,但是这种感觉要比戒烟强烈百倍,在这种感觉的刺激下,忍受不住后,就会不断的劝说自己,让自己继续犯错误。

    不能再错下去了!

    两位老师傅紧咬着牙齿,闭上双眼,坚决不去看注射器,努力去想其他的事情,分散注意力,但是却达不到效果,思想和身体都已经开始失去控制了。

    瘦小的老师傅对着另外一名老师傅忽然说道:“我快坚持不住了,我先走一步了。”

    “我也是,咱们一起走,黄泉路上还有个伴儿!”另外一位老师傅气喘吁吁的说道,心中强烈的渴望就好像恶魔一样,他们已经无法控制了,趁现在还能保持清醒,自杀,是最佳的选择。

    “别让他们咬舌自尽。”光头急忙喊道,他没想到,这一次两位老师傅如此的决绝,为了不注射毒品,竟然选择自杀。其实,他理解错了,两位老师傅不是想继续过这种狗一般的生活了,他们已经绝望了,死对他们来说,算是一种解脱。

    手下们急忙冲上来,掐住两位老师傅的腮帮子,防止他们咬舌自尽。

    光头有些懵逼了,两位老师傅太决绝了,当然,现在可以继续耗,等几个小时之后,两人就精神错乱了,只要答应给毒品,两人肯定比狗还听话。但是朱博伟给的时间太紧迫了,光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手段够凶残的。”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光头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进来陌生人了,猛的回头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你是谁?外面的门卫呢?”光头沉声说道,挥挥手,招呼收下们凑过来。

    十来个人随手抄起各种武器站在了光头的后面,虎视眈眈的望着叶凡,等候光头的命令。

    叶凡已经来了有段时间了,他观察的目的是看看两位老师傅到底怎么样?如果不行的话,直接送到警察局,接受法律的审判,如果还行的话,叶凡打算将两人收下,艾洛儿的公司需要这样的超级人才。

    要知道,古玩残品很多的,古玩城有,收藏家手里也有不小心损坏的古玩,所以古玩修复的市场十分的庞大,目前能做这个业务的公司少之又少,在宁海市这样的小城市,更是一家都没有。古玩都是老东西,都是易损坏的,就算是铜器摔一下,也很容易出现损伤。古玩一旦出现丝毫的损伤,价值会直线下降,所以如果艾洛儿的公司能承接修复的工作,那肯定是一块巨大的市场。

    现在来看,两位老师傅正是叶凡需要的人。

    “你他吗的是谁?”光头冷冷的望着叶凡,他怀疑叶凡是警察,不然别人不会吃饱撑的跑这来的。想到这,光头动了杀心,悄悄的挥挥手,示意手下人分出一部分人从后面包抄,免得叶凡跑了。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