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刚开车上路,就收到了王起的短信,叶凡微微一笑,计划进展的十分顺利,于是开车前往距离艾洛儿的公司。

    为了避免朱博伟的眼线发现,叶凡到了艾洛儿的公司换了衣服,还找了一顶帽子戴上,这才前往咖啡厅。

    到了咖啡厅,叶凡在角落里找到了正在喝咖啡的王起,王起戴了墨镜,还有一顶帽子,整的跟外出的明星似的。

    叶凡坐在了王起对面,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对着王起说道:“你和朱博伟谈的怎么样了?”

    王起微微一笑,说道:“叶少,刚才你来的路上,朱博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准备一下,他有一千万的生意要和我合作,我猜测,他可能要放弃宁海市的产业了。”

    听到这话,叶凡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问道:“此话怎讲?”

    王起说道:“叶少,在拍卖会上,我专门统计了几下数据,总共有十八件拍卖品以高价卖出,总价值七百九十五万,我估计这已经算是朱博伟现在手头所有的现金流了。而你一次性就弄了他八百万,相当于他白忙活了。”

    说到这,王起停下来,等服务员放下咖啡后,王起才继续说道:“我利用霍子龙留下来的网络,专门对朱博伟进行了调查,得到的数据和今天拍卖会的数据差不多,但是这些钱已经被你捞走了,所以他现在手上没多少现金流了。”

    “但是刚才朱博伟给我打电话,说有一千万的合作,我估计要变卖所有的隐形资产了,希望借助我的渠道,把钱洗干净。我刚才专门核算了一下,他现在的隐形资产大概也就是这个数。”王起继续说道。

    叶凡对王起有些刮目相看了,王起这货还是很有头脑的,将数据分析的头头是道,于是说道:“于是你就判断朱博伟想离开宁海市了。”

    王起点点头,说道:“据我所知,朱博伟是金陵市人,在宁海市属于二次创业,但是我对金陵市不熟,所以没进行深入的调查。叶少,我估计,今天晚上他就会和敲定合作的事情,最多三天,他就能和我完成交易。”

    “今天已经拿了他八百万了,他又要送一千万,我怎么感觉朱博伟是送财童子呢?”叶凡哈哈笑道。

    王起笑道:“还不是被你吓的,说实话,朱博伟此人还是很有能力的,短短几年的时间在宁海市混的声明鹤起,结果他遇到了你,你先扳倒了霍子龙,又打掉了朱博伟苦心经营多年的网络,再加上现在警方对他的调查,朱博伟已经嗅到了危机,现在撤退是最明智的选择。”

    “看来朱博伟真的要撤退了。”叶凡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已经查到两位老师傅在什么地方了。”王起说道,霍子龙没倒台的时候,两位老师傅跟随王起,多少也有些感情了,所以王起在这方面特别的上心,希望能将两位老师傅救出来。

    嗯?

    叶凡顿时来了精神,只要能救出两位老师傅,对朱博伟来说,是十分重大的打击,贩卖毒品估计都没倒卖古玩赝品来钱快。“在什么地方?”叶凡问道。

    “在郊区的一处旧厂房内,我派人盯了很久,最近才确定位置。”王起说道,朱博伟十分重视两位老师傅,所以保密工作做的很好,王起也是最近通过购买原材料的商贩得到的消息,烧制瓷器和制造青铜器的材料市场,整个宁海市只有一家,王起专门派人跟踪原材料的买家,最终确定了藏匿地点。

    “我要给朱博伟添一把火,好好的烧烧他,告诉我地址,我马上就去。”叶凡沉声说道。

    “我早就准备好了。”说完,王起将写好地址的纸片递给叶凡。“叶少,你要小心点,朱博伟安排了不少人在那里守着,我看你多找点帮手,争取一次性解决掉朱博伟最核心的东西。”王起心里很清楚,古玩是朱博伟的核心业务之一,是他东山再起的资本,如果救出两位老师傅,朱博伟就算是废了一半。

    赌场和其他的业务,投资大、风险大、来钱慢。而古玩,以两位老师傅的手艺,一周的时间就能价值几十万甚至百万的古玩来,只要没遇到特别厉害的专家,基本上钱就到手了。

    王起知道两位老师傅对朱博伟的重要作用,朱博伟肯定会死保的。

    “不需要!”叶凡冷声说道,现在宁海市古玩市场被朱博伟弄的乌烟瘴气的,不仅害人,还严重影响了艾洛儿公司的业务发展,现在必须夺回两位老师傅。“我这就准备,然后前去救人,你安排几个人在外面接应我。”叶凡沉声说道,现在叶凡已经下定了决定,必须在朱博伟临走之前,先夺回两位老师傅。

    王起点点头,说道:“我马上安排最得力的手下在外面接应你。”说完,王起起身,压低了帽檐,然后离开了。

    现在朱博伟计划撤离宁海市,他肯定会先带走两位老师傅,事不宜迟,叶凡出了咖啡厅,立刻开车前往老师傅们的藏身地点。

    在距离旧厂房还有三百多米的时候,叶凡停下来,把车藏在了路边的小树林内,然后徒步前往旧厂房,这一带,叶凡听说过,这座旧厂房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因为一直没人开发,现在渐渐的荒芜了。

    破旧的钢结构厂房有的地方已经漏了,到处都是杂乱的景象,大部分的机器都已经被搬走了,只剩下一些锈迹斑斑不好搬迁的大型机械,似乎在诉说着往日的辉煌,相比厂房破败的镜像,在最里面的研发车间内,则是另外一种景象。

    占地面积约三百多平的研发车间内,整齐的摆放着各种材料和半成品,还要一些奇形怪状的机械,有专门烧制瓷器的锅炉,还有做旧的容器等,这些都是专门造假用的。

    两名头发斑白,精神有些萎靡的老先生坐在工作台前,唉声叹气。

    两人在霍子龙那边的时候,好歹还有点人生自由,但是在这里,却成了另外一番景象,表面上朱博伟给他们配备了十几个助手,实际上都是监视他们的保镖,为了不让手艺失传,朱博伟还要求两位老师傅在五年之内培养出一批人来。

    仿造古玩,已经不是简单的天赋问题了,还需要多年的知识积累,没个二三十年,根本不敢上手。两位老师傅当初就是修复各种古玩,积累了四十多年的经验,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两位老先生,休息的差不多了吧?弄完最后一件瓷器,咱们就得搬走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光头笑眯眯的凑过来。

    “今天是完不成了,你们购买的材料太差了,尤其是染料,烧制出来的效果太差了。”体型有些瘦削的老师傅不满的说道。“我和你们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去买那些现代工艺造出来的染料,一定要按照我给你的那些地址去买。结果你们买回的这些破烂,烧造出来的瓷器层次太低,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还有,一定要买上好的高岭土,你看看你买来的都是什么破玩意?”老师傅指了指堆积成小山的材料。

    “在没买到合适的材料之前,我们罢工。”两位老师傅同时说道。

    光头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两个老混蛋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各种挑毛病,当然,平时也就忍了,但是现在却不行,朱总已经说了,制作完最后一件青花瓷,就立刻撤退,能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带不走的就地销毁。

    “两位老先生,现在去买也来不及了,麻烦两位抓紧时间吧。”光头强忍着怒火,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不做!”两位老师傅很倔强,干脆抽起了烟袋锅子,扭过头去不搭理光头。

    光头是个暴脾气,猛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别******给脸不要脸,什么材料不行,我看你们就是故意找借口。”

    早就厌倦这种生活的两位老师傅也怒了,吹胡子瞪眼对着光头说道:“我们早就够了,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你杀了我们两个吧。”

    “擦,还他娘的挺嚣张,我告诉你们,朱总已经下了死命令,如果你们不服从安排的话,就断了你们的毒品,嘿嘿,断掉毒品的感觉,你们已经感受过了,难道还想感受一次?”

    听到这话,两位老师傅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之前在霍子龙那边,虽说霍子龙是混社会的,但是都是好吃好喝供着,但是相貌昂然的朱博伟,为了彻底的掌控两位老师傅,竟然强行给他们注射毒品。

    刚把两人掠过来后,就强行注射了毒品,等两人上瘾后,专门断过一次,为的就是给两人一个下马威。

    “就算是死,我们也不要继续注射了。”两位老师傅气的胡子都哆嗦了,他们知道那种断掉毒品的感觉,简直就是生不如死,身体和思想都不受支配了,为了得到毒品,宁愿做任何事情。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