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铸造的官印个头比较大,和烟灰缸差不多,从颜色上判断,含金量在八成左右,因为古代的黄金提炼技术没现代强,不过这在当时已经算的上顶尖的技术了,印章底部右半边是汉文篆书,左半边是满文九叠篆。

    玉石雕琢的官印个头比较小,采用的是上好的和田玉,造型更加的别致。

    两块官印,做工都十分的精细,一看就是出自名师之手,不过让人感觉奇怪的是,这两快官印并不是正式官印的样式,估计是专门用来收藏用的,用来传给子孙后代的宝贝。

    从艺术价值和本身的价值,老专家肯定有了结论,说道:“一般的清朝官印,价格不高,最多也就是五万到十万左右,但是你这两块官印用料太讲究了,单是这块黄金和玉石,就价值百万。”

    “我估价三百万到五百万之间。”老专家们给出了一致的意见。

    艾洛儿激动的都快蹦起来了,来的时候,艾洛儿就想着,不求稀世珍宝,只希望能在这次拍卖会上弄几件价值五十万到百万这件的古玩,当做公司的镇店之宝,没办法,现在公司发展太快,资金都被占用了,艾洛儿拿不出更多的现金。

    但是现在,却得到了两件无价之宝,一件神奇的铜镜,还有圣旨,两块官印也价值好几百万,这用来做镇店之宝,无疑是最佳的选择,放眼整个宁海市,甚至加上周边的几个城市,这都算的上顶尖的宝贝了。

    叶凡表现的很淡然,今天收获颇丰,不仅得到了两件镇店之宝,还顺带将朱博伟的黑钱给捞走了,少了这笔钱,足以让财大气粗的朱博伟少嘚瑟一段时间。

    以商人方式做非法生意的朱博伟,对金钱的依赖性更大。

    艾洛儿小心翼翼的将两件宝物收起来,放在了她和叶凡的中间,身边有叶凡和姜越两大高手,艾洛儿依然有些不放心,没办法,这东西太贵重了,贵重到艾洛儿放在那里都感觉不放心的程度。

    从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到融资联合本地的一些土豪组建公司,到现在的全权掌控公司,短短的几年时间,艾洛儿和公司一同成长,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但是却一直有一个巨大的缺陷,没有镇店之宝,甚至连价值百万的古玩都拿不出来,现在终于得到了两件价值连城的宝贝,艾洛儿估计晚上睡觉都会笑醒的。

    “镇店之宝必须有足够的知名度,不要这么紧张。”叶凡微微一笑,轻轻的拍了拍艾洛儿的手背。传统的财不外漏这个道理,在这里已经不适用了,因为镇店之宝就是用来打名声的。

    艾洛儿乖巧的点点头,十分大方的将宝贝拿出来,任由在场的人拍照,同时心中盘算着,是不是该弄一个巨大的金库了,来保证两件宝贝的安全。

    拍卖会再次中断,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拿出手机或者相机对这两件宝贝疯狂的拍照,艾洛儿大方的站起来,在叶凡和姜越的陪同下,找到一块光线比较好的空地,一手拿着圣旨,一首拿着铜镜,两块印章放在了肩膀上。

    面对拍照的众人,艾洛儿忽然有了一种当模特的感觉,同时也佩服叶凡,这绝对是一个极佳的广告方式,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些照片就会在宁海市内迅速的流传,在古玩圈子内掀起不小的轰动,艾洛儿也会跟着这些宝贝一起扬名。

    现在艾洛儿也明白了叶凡之前说,王神医教导叶凡,凡是不可只用武力,要多运用智慧了。今天叶凡就将智慧运用的巧妙无比。

    “继续开始吧,我看看下面还有什么宝贝。”叶凡淡淡的说道,他确实还很期待下面到底有什么宝贝,不过现在已经连出两件绝世珍宝,后面出现宝贝的几率已经不大了,虽说这次拍卖会是朱博伟筹措很长时间,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但是宁海市毕竟太小了。

    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的拍卖会中,都是一些普通的货色,其中还有部分是朱博伟专门用来把洗黑钱用的。

    以往洗黑钱,朱博伟都十分的兴奋,这意味着他大笔的进账,但是这次却憋屈的想吐血,钱都已经提前被叶凡给捞走了,他现在相当于白忙活了。

    真******!朱博伟狠狠的捶了下椅子,发泄内心的不满。

    当最后一件宝贝,一件清朝时期的瓷器笔筒上来后,叶凡扫了一眼,发现了上面的标记,这件瓷器是被朱博伟掠走的两位老师傅制造的,这肯定是朱博伟用来骗钱的。不过单从造型上来说,确实是一件难得的佳作。

    清朝时期瓷器笔筒在康乾时期达到了巅峰,甚至在一些大型拍卖会上曾经卖出过千万以上的天价,就算是比较中等的也能达到百万级别,而叶凡看到的这枚瓷器,属于康熙时期的风格之一,青花笔筒。

    这种类型的笔筒,康熙时期的青花笔筒数量巨大,装饰题材也比较丰富,山林高士、渔家乐图、诗词歌赋等。以云南蝉的珠明料为主,清华颜色纯正,清脆靓丽,属于十分标准的颜色。

    在叶凡看来,朱博伟之所以让老师傅们仿造这种类型的笔筒,就是因为存世量大,价值不是特别高,仿造的难度不是很大。

    这也是朱博伟的手段之一,以假乱真的古玩,只要在拍卖会上走过几次,基本就成真的了。

    朱博伟死死的盯着青花笔筒,黑钱全都被叶凡给捞走了,害的他白忙活一场,现在只能靠着老师傅们倾心打造的青花笔筒来捞钱了。

    自从得到两名老师傅后,朱博伟改变了霍子龙泛滥的路线,而是走精品路线,一周甚至一个月做出一件就行,要的是精品,以及乱真的精品。

    等众人将最后的目光全都落在青花笔筒上后,主持人十分激动的说道:“这是本次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卖品,也是压轴的宝贝,起拍价二百五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

    瓷器类一直拍卖的重头戏,也是主流,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竞价就进入了白热化,已经将价格抬到了三百万。

    不能让朱博伟继续嘚瑟下去了,必须毁掉朱博伟洗黑钱的主要渠道,拍卖会。想到这,叶凡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大声的喊道:“不要竞价了,这件青花笔筒是赝品。”

    此话一出,顿时一阵哗然,叶凡鉴宝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用惊为天人来形容都不为过,他说是假的,估计就真的是假的了,当然也有人质疑,或许这是叶凡的手段。

    在拍卖会上公然指出拍卖品是赝品,是一种十分不礼貌,破坏规则的方式,虽然拍卖会不需要对所拍卖的产品真伪负责,但是一旦出现赝品的话,对拍卖会的名声有着极大的影响。

    一些大型的拍卖会都害怕这种情况的出现,更别说像这种小型的拍卖会了。

    但是现在叶凡就想玩一次狠的。

    朱博伟脸色顿时沉下来,冷冷的望着叶凡,说道:“叶凡,你又想玩刚才的把戏?趁机压价,然后再得到这件宝贝?”

    “我说这是赝品,你们爱信不信,诸位好自为之,告辞!”叶凡站起身,带着艾洛儿和姜越起身离开。

    如果叶凡不走的话,大家还以为叶凡用刚才的手段,忽悠人,等众人放弃竞价后,叶凡趁机出手。

    但是现在叶凡走了,走的还很干脆。

    刚才报出三百万的买主十分果断的放弃,转身就走,大型的拍卖会,都需要交押金的,就是防止出现拍了不买等现象的发生,但是这里却没有,本来知名度就不高,如果还要钱的话,就更没人来了,所以,朱博伟除了骂几句之外,也没其他的办法惩罚对方。

    有人带头离开,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

    “王八蛋,叶凡,你先毁了我在镇子上的网络,现在又断我生路,我和你势不两立。”朱博伟在心中喊道,他知道,拍卖会这次完蛋了,真的要完蛋了,本来知名度就不高,现在出现赝品,这些买家们以后再也不会光顾了。

    因为现在各大城市的拍卖会都很多,这意味着,人们的选择更多,有好的,谁还会选差的?

    一直没走的王起来到朱博伟身边,点了根香烟,慢悠悠的说道:“朱总,没什么事情我也先做了,以后联系。”说完,王起转身就走,王起心中盘算着,不出十秒钟,朱博伟就会喊住他。

    拍卖会的名声毁了,朱博伟以后想借助拍卖会洗黑钱,很容易被盯上,他现在需要王起的支持。

    果不其然,见到王起要走,朱博伟立刻说道:“王总,今天晚上我要在家里举办一个派对,邀请了不少的美女,其中还有一些三线的小明星,不知道王总有没有兴趣参加?”

    王起微微一笑,反问道:“有没有一些特殊的节目之类的?如果很普通的派对,我可是没什么兴趣的。”

    朱博伟故作神秘的说道:“当然,除了特殊的节目之外,我还有发财的项目和想王总研究一下,我想王总肯定会很感兴趣的。”

    王起嘴角泛起一丝坏笑,说道:“只要是赚钱的生意,我都很感兴趣。”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