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枚铜镜,折射出来的光线竟然能出现铜镜背面的图案,确实十分的神奇,在场的绝大部分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奇的宝物,都惊呆了。

    懂行的老专家,更是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哆哆嗦嗦的对着叶凡说道:“能让我仔细的看看吗?”

    叶凡微微一笑,十分大方的将铜镜递给了老专家,说道:“随便看,顺便帮我估估价,看看现在市场的价格是多少。”

    如此一幕,让众人十分的诧异,叶凡也太大方了吧,这么重要的宝贝,岂能随便让人摸呢?万一抢走了咋办?又或者不小心给摔了,那会后悔死的。

    叶凡对众人的反应不以为然,从刚才这位老专家见到铜镜时的表情,叶凡断定,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老专家清楚这枚铜镜的价值,对其他人来说,铜镜代表的是无数的金钱,但是对于老专家,这枚铜镜代表的就不仅仅是金钱那么简单了,还代表着事业和理想,所以老专家自然也会更加的小心翼翼,

    这帮老专家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亲自鉴定一件无价之宝。

    老专家也没想到叶凡如此轻易的就把铜镜给他了,激动的连着点头,说道;“谢谢!”其他的几个老专家也围上来,拿出放大镜等简单的工具进行鉴定,像这群专门为拍卖会服务的老专家们,手段已经很高超了,一般的古玩,只要把玩一番,就能大概的判断出真伪了。

    现在这帮老专家已经不是鉴定了,而是抱着欣赏的态度,一边查看,一边发出阵阵的赞叹声,他们看的越仔细,就越能发现这面铜镜不简单,这面铜镜的工艺制作水平极为高超,算的上西汉时期最顶尖的水平了。

    研究了大概有十分钟,老专家才恋恋不舍的将铜镜还给叶凡,说道:“这是西汉铜镜,乃是整个古代铜镜制造的巅峰之作,这种制造工艺从西汉时期就已经失传了,后来很多朝代都曾经仿造,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即使到了现代,也无法进行仿造。”

    “根据梦溪笔谈记载,镜面经过了特殊的处理,镜面存在很多凹凸不平的曲率,制作工作十分的高超。目前国内只有沪市的博物馆内有珍藏,博物馆进行过测算,曲率的误差只有几微米,如此高超的技术,只能用鬼斧神工来形容了。”老专家一脸陶醉的说道,能见到这样的宝物,让他在精神层面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朱博伟皱着眉头望着铜镜,就这么一面破铜镜,说的神乎其神,真的有那么神奇吗?不过神奇归神奇,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

    “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能值百万吗?”朱博伟急切的问道。

    老专家一脸严肃的说道:“没办法估价。”

    “怎么没办法估价?只要是古玩,肯定都有价格的。”朱博伟反问道。

    老专家继续说道:“这种珍品存世量极其稀少,属于国宝级,目前没有拍卖会纪录,所以没办法估价,如果你非让我说一个价格的话,我只能说,无价。”

    朱博伟脸都绿了,他娘的叶凡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花了十一万就买到了一个无价之宝。无价,就意味着,已经无法用金钱来衡量了。按照拍卖会内对于无价的解释,至少是千万级的宝贝才会用上无价两个字。

    “能转让给我吗?”一个操着南方口音的中年男子开口说道。“我是香江的商人,您开个价吧。”

    其他一些财大气粗的企业家也纷纷表示愿意高价购买,这些人十分有钱,到了他们这个等级,钱只能算是数字了,他们现在需要提高档次,如果能买到这面神奇的铜镜,层次一下子就提升了。

    叶凡将铜镜重新装起来,小心翼翼的递给艾洛儿,然后对着众人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暂时没有转让的想法,而且,这枚铜镜现在是她的。”说完,叶凡伸手指了指艾洛儿,同时叶凡还朝着艾洛儿眨眨眼。

    聪慧的艾洛儿微微一笑,这些想要购买铜镜的人,不是收藏家就是到各地淘宝的商人,现在正好趁这个机会和这帮人结识一下,扩大公司的业务,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这是我的名片,拍卖会之后,诸位可以到我的公司详谈。”艾洛儿面带微笑的发放名片,同时介绍了公司的一些业务,希望展开合作。

    朱博伟黑着脸返回了自己的座位,叶凡这货是人是鬼?为什么运气这么好?而且还十分善于利用机会,借着铜镜,结交了不少玩古玩的人。这算的上一箭多雕了,再想到艾洛儿高超的经营手段,这些人很有可能会成为艾洛儿的客户。

    “必须尽快解决掉艾洛儿,整个宁海市,古玩行业内,只有我才是龙头老大。”朱博伟重重砸了下椅子,因为太用力,手都砸青了,疼的朱博伟龇牙咧嘴的。

    众人重新返回自己的座位,中断的拍卖会开始继续,美女主持表情有些尴尬,她主持了几十次的拍卖会了,因为一件拍卖品导致拍卖会中断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说实话,她也很想过去看看。

    “第二件拍卖品,鸡血石,起拍价三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现在开始竞价。”美女主持人甜甜的说道。一尺多高的血红色鸡血石确实十分的醒目,顿时吸引了在场人所有的目光。

    叶凡只是扫了一眼就失去了性质,鸡血石的价值很高,但是这东西不算稀缺,存世量还是很大的,更何况,这块鸡血石颜色不是很纯正,三十万的价格已经算不低了。

    一个看着不是很起眼的人直接报价四十万,这一举动引起了叶凡的注意力,这块鸡血石三十万的价格不算低了,这货竟然忽然加价十万。

    紧接着,有人报价五十万。

    经过三轮的报价,不被叶凡看好的鸡血石,竟然以七十万的高价成交,叶凡感觉不靠谱,叶凡曾经在鉴宝的资料上见过鸡血石的记载,叶凡估算这块鸡血石绝对不值八十万,四十万就算顶天了。

    “不对劲,鸡血石的升值空间不是很大,这块鸡血石也不是什么珍品,有必要争的死去活来吗?最后成交价竟然高达八十万,太不靠谱了吧。”叶凡狐疑的说道,没怎么参加过拍卖会的叶凡,对这里面的东西不是很了解。

    难道说,这帮人不是玩古董的?而是有其他的事情?叶凡想到了洗黑钱。

    艾洛儿凑到叶凡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根据我的估计,这块石头的所有者应该是朱博伟,那些竞拍者都是朱博伟的人,他们用这种方式把钱洗白,这是一种比较保险的洗钱方式。”

    这和叶凡想到一块去了,叶凡曾经看过一些类似的资料,洗黑钱的方式很多,最正常的就是将非法所得,以现金的形式存入银行,然后经过一些列复杂繁琐的交易,转账、证券交易等方式,掩盖资金的真实来源,将其合法化。

    还有两种也是最常用的,一种是到境外的赌场,带着非法收入,到了赌场后,直接和赌场协商好,付出部分佣金,剩下的钱以赌场的名义打给对方,这样就可以解释资金来源了,赌钱赢的,而且还是在境外合法的赌场。

    此外,还有一种十分的实用,就是古玩买卖,买等价值的古玩,然后再把古玩卖出去变成现金。又或者,直接拿一些不值钱的古玩,让手下花巨资购买,这样钱就合法的到了自己的手中了。

    具体的操作过程比这要复杂一些,但是确实是洗黑钱的好渠道。

    “这才是朱博伟开拍卖会的目的。”叶凡沉声说道。

    艾洛儿说道:“也不全是,除了洗黑钱,他也想把拍卖会做大,这样才能更加便于他以后洗黑钱,依我看,朱博伟要比霍子龙要聪明。”

    叶凡点点头,他比较赞同艾洛儿的说法,朱博伟是用商人的方式来经营非法产业,霍子龙则是用江湖的手段,相比之下,朱博伟更加的不好暴露,并且还能博得好名声,身居上流社会。

    “咱们现在找不到足够的证据,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朱博伟玩了。”艾洛儿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在宁海市,现在朱博伟是艾洛儿最大的竞争者,如果是正常竞争的话,艾洛儿还真不惧他,可惜,朱博伟玩的的招数很阴险。

    如果能找到证据,除掉朱博伟的话,艾洛儿有信心在短时间内,成为宁海市古玩行业最大的企业。

    叶凡冷哼一声,说道:“放长线钓大鱼,这个不能着急的,当初对付霍子龙,都准备了很长时间,要相对付更加狡猾的朱博伟,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猎人对付狡猾的狐狸,最好的办法就是设置陷阱,让他自己往里面跳,现在你已经开始设置陷阱了。”艾洛儿扭头看了看王起。

    叶凡微微一笑,陷阱已经弄好了,就等着朱博伟往里面跳了。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