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曾阳山看来,杀掉毫无反抗之力的叶凡,不费吹灰之力,但是他感觉这样很没有成就感,也没有那种复仇的快感,反正现在叶凡已经跟废人没什么区别了,筋骨软的跟橡皮泥似的,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在不远处的姜越刚想动,就被曾阳山盯上了,此时,姜越的眼珠子都红了,叶凡为了帮他报仇,结果被曾阳山这个老匹夫给算计了。“曾阳山,我今天和你拼了。”姜越怒吼一声,好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了过来。

    和暴怒的人打斗,是最不理智的行为,因为对方已经丧失了理智,完全就是玩命,就算实力相差很多,依然也有受伤的风险,曾阳山这条老狐狸自然不会和姜越打,十分果断的从叶凡的身上抓了一点麻骨散的粉末,迅速的撒向姜越。

    知道麻骨散的厉害,姜越不敢大意,利用身法躲闪,但是曾阳山的速度太快,迅速的利用爪风,将麻骨散推到了姜越的身上,在身体接触麻骨散的瞬间,姜越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一股强烈的酥麻感迅速的游遍了全身,就好像酸倒牙一样,无处用力,随后,姜越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就好像抽被抽掉了骨头一样。

    “哈哈,姜越,你和你老子一样,脑子都不大灵光,其实你应该听从叶凡的建议,乖乖的呆在原地,现在你也搭进来了,正好,也不用我费事收拾你了。”曾阳山无比激动的说道,麻骨散还真好用,如此轻松的解决了两个强敌,可惜的是,麻骨散的材料太稀缺了,而且成功率太低了,张神医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成功的弄出了这么一小瓶。

    不过今天能用一瓶宝贵的麻骨散收拾了叶凡和姜越,也不算亏。

    姜越挣扎着想爬到叶凡的身边,胳膊就跟不是自己的一样,刚伸出胳膊,就软绵绵的掉在地板上,再也用不上力气,甚至连呼吸都变的十分的困难,麻骨散的威力太强了。

    明知道送死,但是姜越并不后悔,在他看来,叶凡为了他身陷绝境,作为兄弟,竟然救不出叶凡,那就一起死好了。

    此时的姜越就好像一个悲壮的战士一样,在原地挣扎,但是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曾阳山面带阴笑的对着叶凡说道:“你和姜越的关系还不错,竟然还想玩不同生,求共死,我都被你们感动的掉眼泪了。”说到这,曾阳山竟然真的擦了擦眼角,这倒不是被感动的,而是笑的。

    就在这时候,一直看热闹的周鼎天激动的大叫道:“师父,先不要杀他们,我要亲自动手。”说话间,周鼎天急匆匆的走了过来,但是当他抬起腿,打算给叶凡狠狠来一脚的时候,因为用力,导致全身的筋骨剧痛,只见周鼎天好像抽筋一样,疼的浑身哆嗦,一个没站稳,重重倒在了地上。

    见到这一幕,曾阳山整个人都愣住了,望着周鼎天的双眼充满了疑惑,爱徒到底是怎么了?难道伤的很严重吗?周鼎天是曾阳山最器重的徒弟,不能出现任何的闪失,曾阳山年纪大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修炼到至高境界了,所以他将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周鼎天的身上。

    如果周鼎天被废掉了武功,那曾阳山就陷入绝望了。

    曾阳山迅速的冲到周鼎天面前,沉声问道:“你的武功被废了?”

    周鼎天被曾阳山阴森森的眼神吓了一跳,他知道曾阳山知道后,会十分绝望的,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他无法改变,于是硬着头皮说道:“师父,叶凡下手太狠了,他废了我的武功,我……我现在连普通人都不如。”

    听到这话,曾阳山脸色阴沉的好像七月的乌云一样,他一手抓住周鼎天的肩膀,一手抓着手腕,检查了一番后,曾阳山顿时掉眼泪了,眼泪哗哗的,就跟死了亲爹一样。猛然间,曾阳山仰天长啸。

    发泄一番后,曾阳山转过头冷冷的望着叶凡,咬牙切齿的说道:“叶凡,你竟然会毁了我的徒弟,今天我就让你血债血偿,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叶凡暗道一声不好,刚才进展的都很顺利,骄傲自大的曾阳山甚至主动提出放任叶凡攻击,这是叶凡击败曾阳山最好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但是没想到的是,周鼎天这个王八蛋出现了,搅了好事。

    受到刺激的曾阳山就跟发疯的野狗一样,见谁咬谁。现在叶凡有把握逃走,但是姜越现在被麻骨散麻醉了筋骨,无法行动,叶凡不能把姜越丢在这里。

    于是叶凡没有丝毫的犹豫,十分果断的选择暂观其变。

    “如果你杀了我,你徒弟这辈子都别想练武了,”眼看着曾阳山要动手了,叶凡急中生智大声的喊道,现在叶凡已经看出,周鼎天是曾阳山的心肝宝贝,所以叶凡计划在周鼎天的身上做文章。

    叶凡这是在赌,赌曾阳山十分的重视周鼎天,为了能让周鼎天复原,在所不惜。

    曾阳山冷冷的望着叶凡,沉声说道:“胡说八道,我纵横江湖几十载,从来没听说过,被废掉了武功还能复原的。”曾阳山说的是实话,确实没听说过,不过曾阳山太重视周鼎天了,哪怕有一点希望,他都会尝试的。这就好比得了绝症的人,明知道自己不行了,但是依然希望出现奇迹。

    本来已经绝望的周鼎天听到叶凡的话,暗灰色的眼神出现了一丝神采,激动的对着曾阳山说道:“师父,先不要杀他,先听他说说。”

    曾阳山一把抓住叶凡的脖领,将叶凡提起来,冷声说道:“你能治我徒弟?现在就给我治,不然我活剥了你。”

    机会来了,终于再次靠近曾阳山了,只是现在曾阳山十分的警惕,叶凡暂时没有动手,而是说道:“我肯定不行。”

    “你耍我?现在我就杀了你。”曾阳山愤怒的举起左手,呈爪状,抓向了叶凡的天灵盖,这是鹰爪功了最凶残的手法之一,直接将人的天灵盖抓下来。

    就在这时候,叶凡大声的说道:“我不行,但是我师父肯定能行。”

    “你师父?”曾阳山暂时停下来,狐疑的望着叶凡,他并不知道叶凡的师父是鼎鼎大名,威震整个宁海市的王神医。

    见到希望的周鼎天急忙说道:“师父,叶凡的师父是宁海市的第一神医王神医,手段了得,或许让王神医出马,真的能治愈我。师父,求你别杀叶凡,让他试试吧,他现在是唯一的机会,如果不行的话,再杀他也不迟。”

    王神医?

    被成为宁海市第一神医的人,姓王的,只有王思淼一个人,此人到宁海市的时间不长,属于外来户,但是此人医术高超,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原来宁海市第一神医张丰硕压下去了,张丰硕的师兄,金陵市的张罗天张神医曾经专门为这件事情拜访过王思淼。

    和张罗天交好的曾阳山曾经还问过这件事情,当时张罗天说了一句话,让曾阳山十分的震惊。张罗天说,王思淼的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他自叹不如。

    而且曾阳山知道,张罗天没有能力让被废掉武功的人复原,但是现在叶凡说王思淼能做到,如果叶凡说的是真话,这就意味着,王思淼确实很强,超过了张罗天。

    不过即使他不相信,现在曾阳山也没其他的选择,只能先让王思淼试一试了。

    “没想到你是王思淼的徒弟,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曾阳山沉声说道,他确实很震惊,他没想到叶凡竟然是王思淼的徒弟。

    叶凡微微一笑,说道:“我师父医术高超,虽不敢说让人起死回生,但是只要病人还有一口气在,就能救活。并且我师父曾经治疗过被废掉武功的人。”说到这,叶凡故意停下来,使用透视眼寻找曾阳山马甲最薄弱的地方,指尖凝结的真气已经若隐若现。

    已经被叶凡吊住胃口的曾阳山完全没注意到叶凡的异动,急切的问道:“效果怎么样?别卖关子了,赶紧告诉我。”

    以气随意动,力发于心,随意运用内家鹰爪的阴、柔、寸、脆混元锁和并力的能力……叶凡根据混元指功的运行法门,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非常完美!”叶凡说完这句话,猛的伸出食指,使用混元指重重的戳在曾阳山马甲上,直接将马甲戳出了一个巨大的凹陷。

    在被击中的瞬间,曾阳山才反映过来,自己上当了,被叶凡戏耍了,不过穿着马甲的曾阳山并不在意,反而嘚瑟道:“吃一堑长一智,姜越已经在我这里吃亏了,你竟然还想试试,真是没脑子。”

    叶凡冷笑一声,说道:“我并没打算一次性解决你。”说话间,叶凡使用寸劲,在刚才的凹陷上,再次发力,将马甲击穿,手指重重的点在心俞穴上,强烈的冲击力让曾阳山猛的愣了下,随后捂住心口,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