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东西跑出去转了一圈又回来了,态度变的十分的嚣张,难道这个老东西跑出去喝了一瓶兴奋剂,然后回来装大尾巴狼了?

    没有必胜把握的叶凡没有立刻动手,而是扶着姜越走到门口的位置,低声说道:“等会我和曾阳山动手,你立刻跑出去,有多远就跑多远,然后返回王府。”

    姜越面色凝重的望着叶凡,他知道叶凡面对曾阳山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打算暂时撤退,叶凡留下来断后,让姜越趁机逃走。“不行,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咱们一起杀出去,咱们联手,就算打不过他,至少能逃出去。”

    叶凡拍了拍姜越的肩膀,笑着说道:“如果比武,我没有必胜的把握,如果是生死战,不一定输给他,你走了,我就可以放开手大干一场了,打的过我就打,打不过我就跑,就是这么简单。”

    姜越稍微愣了下,这是什么逻辑?难道叶凡想留下来拼一把?

    曾阳山忽然说道:“你们两个谁也走不了。”说完,曾阳山十分牛逼的朝着叶凡走来,对他来说,最大的威胁就是叶凡,只要除掉叶凡,事情就好办多了。虽然表面上,曾阳山目空一切,但是实际上,对叶凡还是有所顾忌的,不知道为什么,即使他现在准备充分,但是面对叶凡的时候,依然感觉有些心虚。

    在农家乐的战斗中,叶凡表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甚至还伤了曾阳山,这让曾阳山心有余悸。

    “给你一次机会,自行废掉武功,然后磕头认错,我就放过你们。”曾阳山站在距离叶凡三米的位置,表情冷然的说道,他的手中抓着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和打火机差不多大小,里面装着淡绿色的粉末。

    即使有着透视眼,叶凡也无法看出这些粉末到底有什么作用,难道说是曾阳山的秘密武器?这个老家伙刚才出去就是去拿这个了?想到这,叶凡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人老成精,有着几十年经验的曾阳山,手段肯定很多,必须得防着点。

    此时,叶凡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曾阳山手中的绿色粉末上,这东西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曾阳山见叶凡盯着他的右手看,暗道一声,难道说叶凡发现了?不过很快曾阳山就打消了这个想法,他把瓶子攥在手心中,除非叶凡有透视眼,否则是看不到。

    透视眼?怎么可能?曾阳山面带不屑的笑了笑。

    “考虑的怎么样了?”曾阳山笑眯眯的说道,双眼闪烁着奸诈,能让王神医的传人下跪,以后出去吹牛也有的吹,至于姜越?曾阳山恨之入骨,如果不是姜越父亲阻挠,他早已经得到神力鹰爪功的秘籍了,他还有机会在花甲之年修炼到至高境界,可惜,现在已经没这个机会了,他一心想培养周鼎天成为顶尖高手,不惜闷死了自己的师父,但是依然一无所获。

    叶凡将姜越护在身后,然后沉声说道:“老匹夫,你背叛师门,杀死自己的师父,这么重的罪孽,你只能用生命来偿还。”

    就在这时候,悄悄解开穴位的姜越猛的冲上去,双爪迅速的抓向曾阳山的胸口,来了一招最凶残的黑虎掏心,叶凡暗道一声不好,急忙去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而此刻,让叶凡感觉奇怪的是,面对忽然暴起的姜越,老狐狸曾阳山竟然没有躲闪,任由姜越攻击他的胸口。

    啊!

    姜越的双爪抓中曾阳山胸口的刹那间,姜越发出了一声惨叫,与此同时迅速的后撤,叶凡迅速的将姜越拽到身后,迅速的后撤了五米,随手打出了三枚钢珠,将曾阳山逼退后,叶凡才停下来帮姜越检查伤势。

    当叶凡见到姜越的双手血淋淋时,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要知道,姜越的双手可以抓碎砖头,但是此时却鲜血淋漓,指甲盖都崩开了,叶凡急忙用透视眼检查了一下,见到骨头没事,叶凡重重的松了口气,只是一些皮外伤,休养几天就没问题了。

    “不要乱动!”叶凡沉声说道,然后扭头望向冲过来的曾阳山,叶凡再次打出三枚钢珠,成功的将曾阳山逼退,同时启动透视眼观察,惊讶的发现曾阳山的身上多了一件马甲,看样子是钢制的,大概有1毫米厚,这种厚度的钢板不仅轻,而且可以抵挡攻击,如果没遇到高手的话,绝对是最佳的防御方式。

    怪不得刚才姜越攻击的时候,曾阳山竟然不还手,都是因为这件马甲,不过姜越的攻击也让叶凡看到了希望,这件钢制的马甲,并不是坚不可摧,因为叶凡发现,刚才被姜越攻击的位置,出现了深浅不一的凹陷。

    “你也想学乌龟穿马甲了?”叶凡冷声说道,摩拳擦掌朝着曾阳山走去,同时运转真气,将所有的内力全都集中到了右手的食指上。如果用正常的方式战斗,即使曾阳山有伤,叶凡也没有任何的把握,所以叶凡现在打算险中求胜。

    曾阳山见叶凡走过来了,嘿嘿一笑,说道:“叶凡,你多次坏我的好事,害的我如同丧家之犬,今天必须杀了你,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

    “帮助张文禄为非作歹,谋杀自己的师父,单是这两条罪状,就足够你死好几次了。”叶凡沉声说道,在说话间,叶凡疯狂的运转真气,将丹田内所有的真气全都凝聚上手指上,因为真气较少,叶凡的经脉尚未全部打通,叶凡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叶凡故意和曾阳山扯淡,来拖延时间。

    曾阳山不以为然的哈哈大笑道:“叶凡,你能拿我怎么样?上次的伤势现在还没复原吧?你还能站着来这里,就已经让我很经验了,那个姜越,现在也丧失了大部分的战斗力,就靠你们两个半残?除了送死之外,还有其他的路可走吗?”

    叶凡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难道你忘了你是怎么被我打伤的吗?这次也不会例外。”

    “好狂妄的口气!”曾阳山冷笑一声,猛的朝着叶凡打出一拳,手中撒出了大量的淡绿色粉末,变成了雾状,从半空中倾洒而下。叶凡一直盯着曾阳山,在曾阳山动手的刹那间,叶凡十分果断屏住呼吸迅速的后撤,同时挥手在空中抖了一下,一丝细微的淡绿色粉末被叶凡勾了过来,叶凡用鼻子稍微闻了闻。

    叶凡这是在冒险,如果这东西是腐蚀性的化学物质,叶凡必须必须尽快的将其逼出来,因为会很快腐蚀叶凡的身体,即使叶凡有着超强的恢复能力,暂时也会丧失战斗力。如果是中药成分的话,叶凡就不担心了,因为叶凡有着百毒不侵之体。

    毒药分为两种,一种是矿石化学提炼或者合成的,这种类型的毒素,叶凡的身体是没办法化解的。另外一种是生物毒素,比如说蛇毒、蝎子毒、植物毒等,生物自己产生的毒素,叶凡是可以直接化解的。

    现在叶凡冒险就是为了测试下,这淡绿色的粉末到底是什么物质。

    当叶凡闻到气息后,脸上闪过了一丝诡异的微笑,心中产生了一个击败曾阳山的办法。

    此时,曾阳山猛的舞动双爪,周围的空气以曾阳山为中心形成一个漩涡,随后曾阳山猛的朝着叶凡推去,漩涡夹杂着淡绿色的粉末,飞速的上叶凡,将叶凡笼罩。

    “哈哈,就算你屏住呼吸也没用,麻骨散只要沾到你的肌肤,就能顺着毛孔钻进去,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无力?骨头酥麻?嘿嘿,这可是金陵市的张神医亲自给我调配的,只可惜原材料太难找了。”曾阳山兴奋的说道。

    叶凡无力的坐在地上,冷冷的望着曾阳山,沉声说道:“你好卑鄙,作为一名武者,你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你不配做一名武者。”叶凡继续说道。

    曾阳山面带冷笑的来到了叶凡的面前,阴笑道:“本来我想和你玩玩的,但是你这人太凶残了,所以我用了最简单的方式,可惜,因为你,我浪费了整整一瓶珍贵的麻骨散,浪费啊!”

    姜越见状,迅速的跑过来,结果还没到近前,就听到叶凡大喊道:“不要过来,不然咱们全都完蛋了。”

    说完,叶凡缓缓的站起来,表现的十分吃力,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好像得了软骨病一样。

    “还真是倔强,你现在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你竟然还想继续战斗,真是可笑。”曾阳山不以为然的说道。

    叶凡沉声说道:“只要我还没死,就要继续战斗,我说过,就算我打不过你,也要咬你一块肉下来。”

    曾阳山笑的都直不起腰了,眼泪哗哗的,太特么的搞笑了,都已经软的跟面条似的,叶凡竟然还想着动手,太不自量力了。

    “我给你一次机会,让你攻击一次,我就站在这里不还手。”曾阳山牛逼哄哄的说道,他想见到叶凡攻击无力时的那种绝望。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