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曾阳山的脸色有些发绿,虽然他很惊讶,但是自诩一代宗师的曾阳山,依然硬着头皮,假装很淡定,保持着所谓的宗师风范。

    在这里见到叶凡,曾阳山的感觉十分的诧异,叶凡怎么出现在这里?当时在农家乐的打斗中,叶凡身受重伤,现在应该在病床上躺着,结果现在出人意料的跑到这里来比武了,而且还把他的宝贝徒弟给一脚踢崩溃了。

    对于叶凡,曾阳山仅仅是诧异,因为他知道叶凡身受重伤,现在几乎就没有战斗力,如果当时警察没有及时赶到的话,估计他已经杀掉叶凡了。

    一想到被叶凡打伤了,曾阳山就气的牙根痒痒,纵横江湖数十载,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打伤了,这笔账今天一定要算清楚。

    虽说现在曾阳山也有伤在身,但是并不是很严重,他有把握击败叶凡。

    随后,曾阳山的目光落在了姜越的身上时,整个人都病了,就好像****了一样,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会和叶凡在一起?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曾阳山的脑海中。

    不过,现在曾阳山也只是惊讶而已,叶凡和姜越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这是在拳馆内,周鼎山培养了不少的武术高手,一起上的话,叶凡和姜越就更不行了。

    想到这,曾阳山面色严肃的说道:“原来是你们两位打伤了我的弟子,真是胆大妄为。”

    叶凡也很诧异,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糟老头子,更没想到是,他竟然是周鼎山的师父,怪不得两人使用的都是鹰爪功,而且风格都十分的相近。

    美滋滋抽烟,欣赏狗咬狗好戏的姜越见到曾阳山后,猛的站了起来,冷冷的望着曾阳山,沉声说道:“叛徒,师门叛徒,我找你找了很长时间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今天我一定要为师门清理门户。”

    叶凡正盘算着怎么教训曾阳山呢,听到姜越的话,叶凡惊讶的差点把香烟给咽了,从姜越说话的内容可以判断出,曾阳山应该师承姜越这一分派,而且还因为某些原因,曾阳山叛离师门。

    “姜越,你可不要信口雌黄,师父生病的时候,我为了尽孝道,专门返回师门照顾师父,结果师父因为病情严重死亡,你父亲竟然认为是我逼死了师父,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师父待我恩重如山,传授我武艺,我报恩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呢。”曾阳山一脸无辜的说道。

    姜越脸色越来越沉重,猛的窜到了曾阳山的面前,沉声说道:“三个月前,我爷爷生病,你和我父亲,轮流陪床看护,但是在你看护的时候,我爷爷竟然死了,经过鉴定,我爷爷是窒息而亡。”

    “可能是因为呼吸不畅,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你有证据证明是我干的吗?”曾阳山反问道。

    “我爷爷用手指在病床上写了一行字,说你逼迫他拿出武功秘籍。”姜越沉声说道。

    对神医鹰爪功的高手来说,透过被褥,在病床的木板上写下一行字,还是比较轻松的,即使是生病的情况下。

    曾阳山的脸色稍微暗淡了一下,暗道一声,该死的老头子,手段还真多。不过曾阳山猜测,老头子应该只是写了个大概,算不上证据,不然的话,警察早就来找他了。

    “这又能说明什么?师侄,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你不能污蔑我。”曾阳山十分淡定的说道。“师侄,你对我有些误会,我想咱们不如坐下来好好聊聊,把误会解除,免得你我伤了和气。”

    憨厚的姜越有些语塞,可能是病的比较严重,又或者被曾阳山攻击的时候,老爷子没时间写完整,只写了个曾,逼杀、秘籍几个字。

    虽然这算不上什么有力的证据,但是姜越和他父亲心知肚明,肯定是曾阳山干的,因为曾阳山一直想得到神力鹰爪门的秘籍,为此还和姜越的爷爷发生过冲突。

    “我不想和你扯这些没用的了。”姜越沉声说道,闪身冲向曾阳山,一开始就是用的大招,一手为爪,一手为指,指尖处凝结着内力,鹰爪和混元指混合使用,威力巨大,杀伤力极强。

    而且姜越是没有防守的攻击,显然姜越见到杀死爷爷的仇敌,丧失了理智,一心想杀掉曾阳山。这是极其危险的,武者最忌讳的就是丧失冷静和理智。

    曾阳山闪身躲开,举起双爪用极其刁钻的方式插入姜越双手的空档内,姜越完全没在意,依然疯狂的攻击,本来姜越的实力就比曾阳山要低不少,现在又不要命的攻击,破绽大开。被曾阳山抓住了机会,右爪从姜越的胸口扫过,抓出了五道深深的血痕。

    受伤的姜越依然不顾一切的攻击,让一招得手的曾阳山不得暂避锋芒,用巧妙的身法躲闪的。

    因为过度的使用身法,曾阳山的伤口重新裂开,在疼痛的牵扯下,曾阳山的动作一滞,被姜越抓住了机会,右爪横扫而来,曾阳山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胳膊上出现了五道血痕,不过伤的不是很严重。

    这时候叶凡冲上来,迅速的在姜越的后背拍了一掌,封住了姜越的穴位,然后将其拖到武道场的边缘,手指疾点,封住流血的伤口,然后找了一件白色的武道服,帮姜越包扎好伤口,处理好伤势后,叶凡才解开了姜越的穴道。

    恢复了力量,姜越挣扎着想站起来,被叶凡死死的按在地上。

    “你疯了?你这是在送命,你不是他的对手。”叶凡沉声说道。

    姜越大声的喊道:“我要杀了他,为我爷爷报仇。”挣扎中,姜越的伤口再次裂开,包扎伤口的武道服瞬间被染成了红色,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为了避免伤势恶化,叶凡无奈之下,再次封住了姜越的穴道。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叶凡沉声说道。“相信我,我一定能帮你报仇。”

    被封住穴位的姜越无力的躺在地上,脑地歪着,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曾阳山。在疼痛的刺激下,姜越恢复了一丝理智,他知道,他根本不是曾阳山的对手,如果继续战斗,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刚才的猛攻,已经耗费了姜越大量的精力,现在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叶少,我一定要杀了他,不然我心中的仇恨是无法化解的。”姜越的语气有些哽咽。

    “你先在这里休息。”叶凡沉声说道,然后站起身,缓缓的走向曾阳山,现在已经弄清楚大概情况的叶凡,恨不得一掌拍死曾阳山这个败类,叛离师门,为了秘籍杀死自己的师父,这是大逆不道的重罪,死后应该下十八层地狱。

    手臂受伤,老伤口裂开,曾阳山也不好受,这两个位置的伤口严重的影响曾阳山的发挥,于是曾阳山迅速的后撤,同时对着逐渐逼近的叶凡;“这事和你无关,你何必插手呢?并且,以你现在的伤势,你还有能力和我动手吗?”

    “你不配做一个武者,你是人渣中的人渣。”

    “你死后应该下十八层地狱。”叶凡沉声说道,逐渐的逼近曾阳山,叶凡现在气愤到了极点,正在运转内力,准备来一次暴击,叶凡现在依然很理智,如果和曾阳山缠斗的话,叶凡没多少胜算。

    即使叶凡学习了神力鹰爪手,而且曾阳山受伤,但是曾阳山毕竟是成名多年的高手,实力不容小视,所以,叶凡必须争取爆发,一次性解决掉曾阳山,避免陷入缠斗,这很容易被曾阳山用丰富的战斗经验打败的。

    “叶凡,你疯了吗?”曾阳山迅速的后撤,猛的将身边的周鼎山拽了过来,丢向了叶凡,然后趁机逃走,武道场的大门被重重的关上,随后传来了锁门的声音。叶凡用透视眼扫了一眼,曾阳山这个老狐狸,竟然将大门锁上了。

    不对劲,这个老狐狸实力很强,怎么可能会逃走呢?

    周鼎山都快哭了,这还是自己崇拜的师父吗?这还是一代宗师吗?到了关键时刻竟然将自己人丢出去抵挡敌人,这种做法太龌龊了。周鼎山真想哭死,遇到这么不要脸的师父,周鼎山的内心是崩溃的。

    叶凡随手将周鼎山甩到一边,打算从窗户跳出去,继续追杀曾阳山。

    就在叶凡打开窗户的刹那间,几枚暗器飞了过来,叶凡急忙躲闪,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只要叶凡想出去,立刻飞过来暗器,叶凡用透视眼扫了一吓,发现窗户外面站着四名学员,身边放着一箩筐的飞镖。

    等了大概五分钟,叶凡通过透视眼看到,曾阳山回来了,打开大门走了进来,然后傲然的望着叶凡。

    叶凡纳闷的想着,这个老王八蛋刚才去干什么了?

    “叶凡,你和姜越今天都在,正好咱们清算下以前的老账,你们两个,谁也别想活着出去。”曾阳山沉声说道,双眼闪烁着阵阵的寒光,显然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解决叶凡和姜越了。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