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曾阳山跑了,负责包围别墅的警察气的鼻子都歪了,韩大小姐安排他们包围别墅,就是防止有人逃走,结果现在没看住,估计屁股要开花了,不过刚才跑的那个人是个老头子,不是这次的主要目标。

    张文禄呆呆的望着打开的房门,曾阳山这是怎么了?喝茶喝的正开心呢,怎么忽然就跑了,难道说内急?有这个可能,张文禄点点头,认为这个想法是比较靠谱的,于是点了根香烟,一边喝茶一边吸烟,悠哉悠哉的,特别享受。

    “嘿嘿,如果现在来个小妞儿给本少爷按按摩,那就爽歪歪了。”张文禄半眯着双眼,一想到在宁海市遇到的艾洛儿和潘倩倩,张文禄就激动的浑身哆嗦,人间极品啊,如果能被自己弄到手,那岂不是会爽死?

    不行,必须弄到手,当然,也得让父亲弄点大补的中药,嘿嘿,如果两个极品美人弄到手,自己会累的腰疼的,必须得补补。

    就在这时候,韩蕾走了进来,因为不知道张文禄在哪个房间,警察们分散寻找,正好韩蕾找到了开着门的书房,韩蕾拿着配枪刚进门,就看到了躺在椅子上优哉游哉的张文禄,对比了下照片,就是这货。

    “不许动,你被逮捕了。”韩蕾用枪指着张文禄,大声的说道。

    听到推门声和喊声,张文禄微微的睁开双眼,见到韩蕾的那一刻,张文禄激动的差点蹦起来,太漂亮了,尤其是穿着制服,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刺激,更加激发了人的征服欲望,张文禄暗道,还是曾世叔想的周到,我还以为他出去上厕所了,原来是给我安排乐子了。

    只见张文禄嗷的一声扑了上去,嘴里还说道:“嘿嘿,我就是喜欢玩刺激的……”

    后面的话还没没说完,韩蕾抬脚把张文禄踢趴下了,冷声说道:“脑残的东西,来人把他给我铐起来。”

    张文禄直接傻逼了,原来是真警察,他还以为曾阳山给他找的乐子呢,竟然警察进来了,那就意味着张罗天那边肯定出问题了。曾阳山刚才还说没问题呢,怎么现在就不行了呢?

    对了,曾阳山去哪里了?不会是跑了吧?

    “你们不能抓我,我没犯错。”张文禄挣扎着说道。

    “证据确凿,你狡辩也没用,如果不配合,先打一顿。”韩蕾沉声说道,对于张文禄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韩蕾没丝毫的好感,再加上这货害的叶凡身受重伤,韩蕾已经是怒火中烧,没一枪杀掉张文禄,就已经算忍耐力很强了。

    警察们带着张文禄从别墅出来,在门口等着的张罗天急忙拦住去路,说到你:“你们不能抓我儿子,有什么事情咱们可以商量,我可以给受害者钱,想要多少,让他开价。”

    张文禄对着张罗天哭诉道:“爸,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我。”

    张罗天现在也想救人,但是他的那些招数对韩蕾无效,他把副市长都搬出来了,结果依然是扯淡,只能安慰道:”孩子,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救你的,即使花费百万,我也会救你的。”

    韩蕾更加的气愤了,表情冰冷的反问道:“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如果我一刀砍死你,然后给你赔偿,你乐意?我真是纳闷了,就你这种德行,怎么能被称为金陵市的神医,我看你是医病不医心,有医术没医德,你儿子犯下这么大的罪过,你竟然还护着,你还要脸吗你?”

    宁海市有王神医,金陵市有个张神医,韩蕾拿两者进行了比较,发现这个所谓的张神医和王神医的差距太大了,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一名警察急匆匆的跑过来,对着韩蕾说道:“韩队,刚才有个老头从别墅窜出来了,速度太快,我没看清楚。”

    韩蕾微微皱了皱眉头,逃跑的老头应该就是张文禄找的帮凶,和叶凡对打的武术高手,不过他不是主要罪犯,最多也就是一个帮凶,跑了也无所谓。韩蕾说道:“跑了就跑了,我们这次的主要目标是张文禄,至于那个老者,我想张文禄会告诉我们答案的。

    “返回宁海市!”韩蕾沉声说道,众人上车离开了张家别墅。

    目送韩蕾等人离开后,张罗天猛的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面对彪悍的韩蕾,说不紧张是假的,还有亲眼目睹张文禄被抓,他却有心无力的那种无奈和痛苦。

    这一刻,张罗天发现他没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他自认为那些可靠的人脉,在关键时刻完全用不上。

    忽然间,张罗天猛的站起来,紧紧的握着拳头,沉声说道:“叶凡,王思淼,都是你们给我找事,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宁海市,王府内。

    叶凡外部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只有内部的骨头还处于恢复中,刚才韩蕾打电话过来,告诉叶凡,张文禄已经被抓了,可惜那名神秘的武道高手跑了,目前正在追查中。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现在叶凡就是这个状态,精气神十足,坐在百草斋的院子内晒太阳,旁边放着一个小石桌,摆着一套精美的茶具,茶香四溢,叶凡偶尔端起茶杯喝上一口,半眯着双眼。

    这种放下所有事情,安心修养的生活十分的惬意,让人十分的放松,这段时间忙的蛋疼的叶凡,终于可以休息下了。

    就在叶凡打算闭上双眼,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的时候,大管家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此人一进门,叶凡就感觉到一股很强的气息,不由的眯着双眼打量对方,一米八左右的个子,身体健硕,相貌不是特别帅,但是却带着一股阳光的味道,双眼很清澈,不像奸诈之人。

    在对方进院子后,叶凡急忙站起来,迎了上去。

    大管家走过来,对着叶凡说道:“少爷,这是一位故人的传人,最近到宁海市历练,特地前来拜访,老爷正在闭关调制中药,暂时不能打搅,我就带着他带来见您。”

    听说是大管家故人的传人,算是自己人了,于是笑着抱拳:“叶凡。”

    姜越稍微有些腼腆,朝着叶凡抱拳,疏导:“在下姜越,家父和大管家是故交,我这次来宁海市历练,特地前来拜访,我就和大管家一样称呼您为少爷吧。”

    叶凡微微一笑,摆摆手说道:“叫我叶凡就行,没必要这么客气,我一直想让大管家改口,可惜是大管家是个老顽固。”

    大管家急忙说道:“少爷,这是咱们王府的规矩,是不能破的,老奴终生都不会改口的。”

    对于大管家这个老顽固,叶凡是没办法了,只能顺着来了。

    “少爷,我的老朋友,也就是姜越的父亲,是大隐隐于市的高人,是民间秘传的神力鹰爪功的高手,现在传到姜越这一代已经是第六代了。”大管家介绍道。“姜越是这方面的高手。”

    神力鹰爪功?叶凡狐疑的望着大管家,叶凡听说过鹰爪功,从来没听说过神力鹰爪功,而且听名字,似乎是很牛叉的样子。这也让叶凡对神力鹰爪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或许可以进一步让叶凡学习鹰爪功的精髓。

    虽说叶凡现在对鹰爪功使用的得心应手,参加实战的效果也相当的不错,但是叶凡知道自己并没有真正掌握鹰爪功的精髓,自己还需要不断的学习和领悟,要想精通一门武术,是需要时间研究的。

    如果能得到高人的指点,那就更加的完美了。

    姜越笑了笑,说道:“神力鹰爪功和传统的鹰爪功是不同的,相传由清朝的火龙道长所创,历来都是在民间单线秘传,所以知道的十分稀少,国内有不少的分支,我就是其中一支的传人。”

    “原来是这样,我冒昧的问一句,神力鹰爪功和鹰爪功有什么区别吗?”叶凡好奇的问道,“我只是想知道大概的特点,并不是想偷学。”叶凡补充道,叶凡担心姜越误会,万一以为叶凡想偷学,局面就很尴尬了。

    姜越笑道:“少爷,练武之人应多交流学习,只有这样,武术才能不断的进步,我父亲曾经传授过很多人,让老百姓强身健体。”本来兴致勃勃的姜越,说到这话,忽然顿了顿,表情变的有些不自然。

    姜越稍微停顿了下,喝了口水吗,然后继续介绍。

    “神力鹰爪功和传统的鹰爪功相比,即有相似之处,又有独到之处,特点是,以神养气,以气化力,以意御气,属于内外兼修的功法,诡异莫测,威力无双,联到告身之处,指力可裂石穿金。”

    “其实,神力鹰爪功相当于很多武功的结合体,有轻功、混元指、点穴、分筋错骨法、气功等,而且鹰爪功并不是只有鹰爪一个攻击方式,可以是掌法,也可以是指法,只要掌握精髓,招式可以随意发挥。”

    “除此之外,还可以增强身体的抗击打能力,相当于入门级别的金钟罩铁布衫了。”

    叶凡听的手都有痒痒了,恨不得现在就和姜越切磋一番。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