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曾阳山交往多年的张罗天感觉十分的惊讶,曾阳山是武术高手,放眼整个金陵市和宁海市,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平时十分的骄傲,很少夸奖人,但是现在骄傲的曾阳山竟然毫不吝啬的夸奖叶凡是练武的天才。

    再想到曾阳山的伤势,张罗天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能和曾阳山打成平手的人暂时还找不出来呢,但是对地方却将曾阳山打伤了,虽然只是皮外伤,但是也足以证明叶凡的实力相当的强悍。

    “文禄,我问你,你对叶凡知道多少?”张罗天扭头望向一脸委屈的张文禄。曾阳山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张文禄的身上,想得到一些有价值的消息,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叶凡的背景。

    万一叶凡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师门,或者有一个神秘的高手,曾阳山就要早做打算了,免得人家上门寻仇,吃了大亏。

    武者报仇的方式很凶残,按照叶凡的伤势,对方一旦上门寻仇的话,肯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张文禄稍微想了想,观察了父亲的表情,这才缓缓的说道:“我在宁海市的辉煌广场逛的时候遇到他的,我看中了一个小妞儿,想认识一下,谁知道叶凡竟然打我,还挖走我两个保镖,我就找人教训他。”

    张罗天和曾阳山听到张文禄看中小妞儿的时候,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在他们看来,张文禄玩个女人很正常,张罗天挥挥手示意张文禄继续往下说。

    张文禄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就这些!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就这些?”张罗天和曾阳山一脸失望的望着张文禄。

    “是的,就这些。”张文禄点点头说道,他确实没对叶凡进行调查,他在宁海市雇了几个消息灵通的混子跟踪叶凡,然后花钱买凶。因为在张文禄看来,叶凡再强,也比不上张家,如果张家想杀掉叶凡的话,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张罗天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也就没再问了,转头对着曾阳山说道:“曾老弟,你在我这里养伤休息,我会安排人去调查那个人的,我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有价值的消息。”张罗天知道曾阳山再担心什么,所以下了保证。

    “文禄,你这几天也不要出去了,在家里休息吧,等风声过去了,再出去活动。”张罗天淡淡的说道,他完全没将张文禄犯下的过错当回事。不就是泡个妞儿吗?不就是找人打叶凡了吗?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给点钱就解决了。

    “父亲,他报警了,我那些不争气的手下全都被抓了,我担心警察会到金陵市来抓人。”张文禄一脸紧张的说道,他是真的害怕,叶凡给他留下的印象过于彪悍,似乎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而且,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叶凡在宁海市报的警,张家的根基在金陵市,金陵市的警察还好说,但是宁海市的警察就那么好对付了。

    张罗天十分霸气的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就放心的在家里呆着,没人敢在咱们张家闹事,就算是警察来了,也得给我走人。”

    就在这时候,一名仆人脸色慌张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老爷,外面来了好多警察,说是要抓少爷,您出去看看吧。”

    打脸!

    被狠狠的打了脸!

    张罗天刚才还牛逼哄哄的说,没人敢在张家闹事,结果话音刚落,警察就找上门了,还指名点姓的要抓张文禄。张罗天的老脸挂不住了,冷冷的对着仆人说道:“不开眼的东西,滚!”

    见老爷发怒了,仆人还纳闷呢,这糟老头子今天又吃错药了吗?我是来禀报的,警察在外面呢,有本事冲着警察发火去?仆人也只敢在心里发发牢骚,并不敢表现出来,慌慌张张的跑开了。

    刚才还说警察呢,结果警察这么快就来了,张文禄紧张的都快哭出来了,哭丧着脸说道:“爸,该怎么办?这次肯定是宁海市的警察,他们不知道咱们张家的威名。”如果是金陵市的警察,张文禄根本就不怕,进出警察局就跟进出饭店一样,太轻松了。

    张罗天沉声说道:“放心,就算是宁海市的警察,也不敢在张家放肆,我现在就出去看看。曾老弟,麻烦你照看下文禄,我去去就回。”说完,张罗天带着六名保镖气势汹汹的走向大门口。

    门外,停着六辆警察,王队和韩蕾站在最前面,后面站着二十多名警察,按照韩蕾的行事风格,竟然证据确凿,那就直接进去抓人,如果门口保安不放行,那就强行进入,没必要废话。

    但是王队却提出了反对意见,毕竟张家在金陵市还是很有声望的,于是选择了对门卫妥协,等张罗天出来,然后进行交涉。说实话,此时的王队心里还是比较忐忑的,面对以强势著称的张罗天,王队心里没底。

    别说王队心里没底,就算是局长来了,也得打退堂鼓。

    这已经不仅仅是张家很有钱的原因了,主要是因为张家是医学世家,和很多大人物都有联系,逢年过节,到张家下礼的人海了去了,据说市里面的领导也去过,常年和大人物打交道的张罗天,气场十分的强大,而且人脉广泛。

    韩蕾扭头看了看朝着这边走来的张罗天,一脸严肃的说道:“王队,照我说,这里的门外太放肆了,直接闯进去抓人,咱们是来抓人的,不是来拜访的,没必要在这里跟傻子似的等着。”

    “马上安排人包围别墅,免得张文禄跑了。”韩蕾朝着身后的警察挥挥手,现在指挥权在韩蕾的手中,金陵市的警察也需要听从她的命令。“你们几个分散开,包围别墅,如果有人阻扰,可以开枪射击,责任我来承担。”在得知叶凡身受重伤的那一刻,韩蕾就彻底的怒了,发誓一定要抓住张文禄。

    金陵市的警察们听到这话,迅速抽调出十几个人,围着别墅散开,这货警察早就想着威风一次了,狠狠的教训中张文禄一次,但是上面的领导不是很给力,如今有韩蕾撑腰,顿时兴奋的跟见到蜂蜜的狗熊似的。

    “开门!”韩蕾对着门卫说道。“我们依法逮捕张文禄,现在开门让我们进去,如果不予配合,以妨碍公务罪,连你一起抓了。”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作为张家的门卫,依仗着张家的权势,也十分的嚣张,别说警察来了,就算一些领导来求医,也得客客气气的,不然就不让进,就是这么任性。

    门卫傲然的对着韩蕾说道:“我只听我家老爷的,你算老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见到警察还这么嚣张,韩蕾的脸色变的不大好看,刚想说话,就被王队拦住了。

    “韩队,稍等下吧,张罗天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估计就要出来了。”王队小声的说道。在他看来,竟然证据确凿,抓人是肯定没问题的,但是没必要闹的这么僵持。毕竟是张文禄犯错,不是张罗天。

    张罗天是金陵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十分好面子的,如果就这么硬闯进去,张罗天肯定十分恼怒的,万一给市里面的领导打个小报告,后果是很严重的。

    韩蕾沉声说道:“王队,我知道你很难做,不过你放心,我现在是这里的总指挥,出了问题,我来承担责任。”

    说完,韩蕾对着身后的警察说道:“开车撞进去。”

    一听要用如此野蛮的方式闯进去,金陵市的警察们虽然很想试试,但是没这个胆量,韩蕾带来的人就没这么多顾忌了,十分兴奋的上了警车,后退了十几米,然后猛的加油门,朝着大门冲来,伴随着剧烈的撞击声吗,体制的大门被警察硬生生的撞开了,整个大门都变形了。

    警车受损不是很严重,只是保险杠有些变形,前盖微微翘起。

    金陵市的警察们一脸羡慕的望着开车的警察,这么玩,太暴力,太爽了!可惜,自家的领导不是很给力,顾忌太多,让手下们也很憋屈。

    王队被韩蕾疯狂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却感觉很过瘾,这种野蛮的方式实在是太过瘾了。

    门卫被暴力的一幕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走过来,伸手指着韩蕾,怒斥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硬闯,你们知道这是哪里吗?这是张神医的别墅,你们今天死定了。”

    “抓起来!”韩蕾冷声说道,然后带着人走了进去。

    正好这时候,张罗天带着保镖从别墅走了出来,刚才听到巨响声,张罗天暗道不妙,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等他走出别墅,看到被撞的变形的大门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太嚣张了,无法无天,这帮警察竟然如此的野蛮。

    王队看到张罗天出来,急忙对着韩蕾说道:“这里是金陵市,还是先让我来和对方交涉交涉,你先稍等。”

    韩蕾点点头,虽然韩蕾想用最简单的方式抓人,但是王队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韩蕾也就没提出反对意见。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