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驾驶跑车在前面急速冲击,跟在后面的皮卡虽然没追上,竟然也没落下,始终保持着五十米左右的距离,这已经时速一百二了,对方一个皮卡竟然很轻松的跟在后面。

    叶凡慢慢的降低速度,对方也跟着减低速度,始终跟着。

    为了避免在市区内引发混乱,叶凡一直在无人的路段狂奔,在一个拐弯处,叶凡猛的来了一个漂移,迅速的降低速度,跟在后面的皮卡粗淬不及防,直接超了过去,要知道,五十米对于急速行驶的汽车来说,也就是眨眼间的事。

    落在了后面的叶凡用透视眼观察了一番,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一辆改装后的皮卡,发动机的排气筒比正常的要粗上一圈,发动机竟然是六缸的,虽然叶凡对汽车没什么研究,但是却知道,缸数越多,发动机就越猛。

    一辆破皮卡竟然使用这么牛叉的发动机,要知道,这一个发动机就能买一部小汽车了,而且叶凡发现这辆车的车架有修补过的痕迹,汽车的内部构造也出现过损伤,这意味着,这辆车发生过很多次激烈的碰撞。

    随后叶凡将注意力放在了车位和车头上,车头和车位的保险杠显然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加大加粗了。

    我擦!

    难道这车是专门为撞车准备的吗?叶凡大胆的猜猜,朱博伟估计经常用这种方式对付竞争对手,被这么牛逼的皮卡撞了,不死也得重伤,不管是哪种结果,被撞者都无法继续和朱博伟抗衡了。

    “好凶残的手段。”叶凡紧紧的咬着牙,以这种方式进行暗杀,成本要小的多,因为就算撞死人了,到时候只要说不是故意的,伪造成车祸现场,也判不了几年,只要朱博伟拿出大把的钞票,就能轻松的找到大量效劳的亡命徒。

    当然,很多亡命徒也有很大的一部分几率在撞车的时候死亡,毕竟这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冒险行为。

    忽然间,对方猛的降低速度,学习叶凡的招式,在拐弯处来了一个飘逸,时速一百公里以上,技术不到家的司机,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实力,伴随着轮胎摩擦的巨响,皮卡失去了平衡,司机想调整已经来不及了,一头撞在了路边的一棵大树上,强烈的撞击力将粗壮的大树撞的颤了三颤,加装了防撞钢梁的车头整个都变形了。

    叶凡缓缓的将车停在旁边,下车后,叶凡十分警惕的走过来,撞的太惨了,整个车都报废了,坐在驾驶室的司机趴在方向盘上,脑袋上带着鲜血,身体多处损伤,不过还有微弱的呼吸。

    “你还真是脑残。”叶凡点了个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说道:“朱博伟让你来玩命,你就真的来玩命啊?而且你也不看看,就这么一辆破皮卡,竟然安装六缸发动机,这不是作死吗?”

    “连安全气囊都没有,你就敢玩命,太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了。”叶凡猛的将变形的车门拽了下来,丢到一边,然后用透视眼再次检查了下司机的伤势,脑袋破了一个大口子,而且因为撞在了挡风玻璃上,估计有轻微的脑震荡,可别小看了脑震荡,这很容易死人的。

    左臂骨折,肋骨断了两根,脾脏轻微破裂、左腿骨折……

    检查完伤势后,叶凡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太惨了,这家伙没当场死亡就已经算很幸运了。

    叶凡先打电话报警,随后站在对司机进行了简单的处理,小心翼翼的将其放在地上,整个过程都十分的小心翼翼,避免断骨伤到内脏,一些车祸现场,很多人就是因为不懂医学,急匆匆的将伤者拽出来,导致了二次受创。

    把伤者平缓的放在地上后,叶凡舒缓了一下伤口附近的淤血,然后按摩了几个重要的穴位,随后,叶凡将断开的骨头归位,然后刺激穴位,加快伤口的自愈,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脾脏了,相比脾脏内出血,其他的伤处都不算致命。

    一没银针,二没药物,叶凡没办法进行下一步的治疗,而且这么严重的伤势最好的办法就是送医院急救室,处理完这些,叶凡坐在旁边抽着香烟,等待警察。

    司机不能死,警察要找他录口供,找出真正的凶手。另外一个方面,叶凡认为,他没权利剥夺一个人的生命,应该交给法律来审判,当然那些罪大恶极的人除外。

    不到一根香烟的功夫,司机的呼吸忽然变的急促,叶凡脸色骤然沉了下来,暗道一声不好,用透视眼迅速的扫了一下后,叶凡脸色变的更加的沉重,司机的脾脏破裂位置再次出血。

    很多车祸现场,一些人表面上看起来没事,最多就是一些皮外伤,但是实际上已经内出血了,这种肉眼看不到的伤势最为可怕,容易让人忽略,也最容易致人死亡。

    “我这算不算以德报怨?”叶凡自嘲的笑了笑,伸手按住脾脏的位置,精准的找出了足太阴脾经络,从周荣穴一直到隐白穴,总共21个穴位,按照医学典籍上的记载,叶凡手指如飞,不断的敲击穴位,为了加强效果,叶凡将体内不多的真气运行到了指尖上。

    真气对人气有着莫大的好处,相当于先天之气,唯一不同的是,先天之气是人本身就存在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的消减,真气则是靠不断修炼凝聚的,不过真气修炼难度太大,属于逆天而行,所以,即使叶凡有着超强体质,领悟能力极强,也仅仅修炼出了极少数量的真气。

    虽说现在叶凡的真气稀少,但是足以稳住对方的伤势了。

    叶凡就累的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点了根香烟,稍微休息了一会,再次检查了一番后,司机的伤势已经稳住了,除了脾脏之外,其他的伤势虽然严重,但是还不足以致命。

    经过一番折腾,得到及时治疗的司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你……救了我。”司机缓缓的睁开眼,发现旁边坐着一个人,他微微的扭头看一眼,发现对方竟然他这次追杀的对象,叶凡。过于激动的司机,动了下身子,差点疼的叫出来。

    “你为什么要救我?”司机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叶凡,他很想不明白,叶凡是他追杀的对象,按理说,他出了车祸,叶凡应该落井下石才对,结果正好相反,叶凡不但没有落井下石,反而还救了他。

    他实在是想不通。

    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的司机现在心思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撞车的那一刻,他发现死亡近在咫尺。

    叶凡吸了口香烟,然后淡淡的说道:“不要动,我只是暂时稳住了你的伤势,如果你乱动的话,就要去见阎王了。”

    “你……你为什么要救我。”司机狐疑的问道,声音不是很大,刚才因为过于激动,牵扯了伤口,疼的司机差点叫出来。

    叶凡问道:“你脑残还是缺心眼?朱博伟让你开车撞我,你就撞?你这是犯罪,你知道吗?”

    “朱博伟是谁?”司机狐疑的望着叶凡,脸上带着浓重的疑惑,似乎他真的不知道朱博伟是谁?

    叶凡有些纳闷了,难道不是朱博伟亲自下的命令?于是问道:“是谁安排你来杀我的?”

    “我不是宁海市的,你看车牌号就知道了。”司机低声说道。

    “恩?朱博伟也不是宁海市。”叶凡扭头看了看车牌号,刚才只顾着观察敌人了,没注意车牌号。

    ”这是金陵市的车牌号,朱博伟也是金陵市的。”叶凡沉声说道。

    司机苦笑道:“我下午接到的命令,让我潜伏在别墅附近,说只要撞了你,不需要撞死,只需要撞残废就行。”

    “谁下的命令?”叶凡沉声问道,脸色变的十分冰冷,如果不是朱博伟干的,那还有谁?而且还是金陵市的人,金陵市对叶凡来说,是个陌生的城市,规模比宁海市大,牛人也不少,但是叶凡和他们没接触啊?

    司机苦笑了两声,说道:“大哥,看来你混社会的经验很浅薄,干我们这一行的,有几个能知道雇主身份的?我们也不能打听雇主的身份,因为那是大忌。”

    “我问你谁下的命令?我知道你们不会知道雇主的身份,但是我想知道你们的头儿是谁?不要告诉你,你们都是单打独斗的,跟路边的野鸡一样。”叶凡反问道。

    司机继续说道:“你还真的猜对了,我们就是这么干的,一般我们都在路边溜达,有人过来问,想赚钱不?然后给我们开价码,告诉我们任务,先给部分钱,事成之后,剩下的钱打到我给的账户上。”

    “你们属于那种低端的杀手了。”叶凡若有所思的说道。

    “算不上杀手,我们不敢杀人,我们最多就是小打小闹,帮人收账,帮人打架之类的,你这种活我们也接。”司机低声说道,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可保留的,更何况叶凡还救了他的命。

    说明一下,之前是两千字一章,很多读者反映章节字数少,现在改为三千字一章,收费标准是统一的,每千字五分,所以不是价格高了,是字数多了。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