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证指纹,是比较常见的技术,也是十分实用的,当时警察取证的时候,专门进行了指纹取证,现在只要验证一下老虎的指纹,就算老虎有一百张嘴也没办法辩解了,这就和世界上找不出一模一样的两片叶子一样,指纹也是唯一的。

    老虎的脸都绿了,他当时认为自己藏的很隐蔽,也从来没将警察当回事,所以藏毒品等东西的时候,并没有戴手套,上面确实有他的指纹,这算是铁证了。不过老虎依然不甘心,大声的嚷嚷道:“就算有指纹那又怎么样?肯定是你们把我灌醉了,然后偷偷的盗取了我的指纹。”

    “我有的是钱,我可以请大律师。”老虎大声的喊道。

    叶凡很干脆的给了老虎一个大嘴巴子,然后淡淡的说道:“你已经完蛋了,发现的那些罪证,足够枪毙你十次了,现在你最好省省力气,然后写遗嘱,你这样的重型犯,用不了几天就要枪毙了。”

    “你……”老虎咬牙启齿的望着叶凡,双眼都绷出了血丝,他不甘心,他费尽心血,辛辛苦苦创建的基业,竟然在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他本人也被抓了,这种巨大的落差让老虎无法承受。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老虎疯狂的吼叫道,老虎本来想威胁叶凡一番的,但是想来想去,他现在已经没资本威胁叶凡了,他多年来搜罗的打手,都已经在这了,甚至还有一部分人出卖了他。

    至于他投靠的那个大人物,老虎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求援了,而且老虎知道,他和宁海市的大人物只是利用关系,对方利用他洗黑钱,他从中抽成,一旦他这边出现问题,对方肯定会和老虎撇清关系,免得警方顺藤摸瓜。

    这一点,老江湖老虎十分清楚,所以他现在没牌可打了,心中充满了绝望。

    叶凡一把抓住老虎的脖子,冷声说道:“你现在反驳也没有,因为证据确凿,当然,如果你能解释下账本上那些特殊的符号,在临死之前,你还能过几天舒坦的日子。”

    都他吗的知道自己要死了,在死之前,每天都是一种煎熬,每天都会不由自主的幻想被枪毙的那一刻,这样的日子能舒坦吧?现在老虎就已经开始幻想了,绝望已经占据了老虎的整个大脑。

    叶凡挥手在老虎的身上点了几下,然后点了根香烟站在旁边欣赏。

    痛彻骨髓的疼痛感从叶凡点中的地方迅速的朝着其他地方蔓延,这种痛苦就好像是骨头被人敲碎了一样,疼的老虎直翻白眼,浑身止不住的颤抖,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眼珠子都已经充血了。

    见到这一幕,所长等人以为老虎忽然发病了,吓的急忙给镇医院打电话,老虎现在是重刑犯的身份,在审判之前不能出任何的差错,打完电话后,所长急匆匆的来到叶凡身边,一脸焦急的说道:“不要刺激他了,万一死了可就麻烦了。”

    所长认为叶凡刚才打了老虎一巴掌,然后又进行语言上的刺激,让老虎急火攻心,才出现了这种情况,也难怪,所长根本想不到,叶凡刚才在老虎身上轻轻的点了两下,其实已经暗中施展了分筋错骨手。

    知道所长误会了,叶凡微微一笑,表情十分镇定的说道:“你放心,他没什么大碍,我只是小小的惩戒他一番,老虎是老江湖了,不给他来点厉害,他怎么能轻易招供?”

    “这是你干的?”所长使劲的咽了口唾沫,表情复杂的望着叶凡,然后又看了看疼的死去活来,似乎随时可能上西天的老虎,所长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过程,叶凡似乎也没做什么。

    感觉差不多了,叶凡轻轻的在老虎的身上点了几下,然后说道:“老虎,我问你,你帮谁洗黑钱?详细的告诉我,不然,我会继续让你享受刚才的痛苦。”

    老虎已经老胳膊老腿了,这些年养尊处优,酒色沾身,身体早已经被掏空了,再加上吸食毒品,意志力也大为降低,被叶凡这么一折腾,身体和精神都已经崩溃了,等叶凡问完后,老虎立刻说道:“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求你不要折磨我了。”

    叶凡和所长互相看了一眼了,都感觉很意外,尤其是叶凡,本以为老虎能抗几次的,没想都只来了一次,就彻底的歇菜了。

    所长也大松口气,同时也对叶凡的手段极为佩服,虽然他不知道叶凡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招式,但是所长知道,老虎已经服软了,这对所长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叶凡淡淡的说道:“那就说吧。”说完,叶凡朝着站在旁边的一名警员招招手,示意可以进行记录了。

    哇……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老虎一张嘴就哇哇的大哭,哭的那叫一个凄惨,这让众人很是纳闷,这货不招供,哭个头啊。

    哭了一番后,老虎哽咽着说道:“我怕我说出来你们不信,我和那个大人物从开始合作到现在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但是我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叶凡顿时明白了,怪不得老虎刚才哭的那么凄惨,原来他担心叶凡不相信他说的话,然后继续折磨他。正常情况,老虎和对方合作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甚至连性别都不知道。

    “你认为我会信吗?”叶凡反问道,伸手按住了老虎的肩膀。

    这个举动吓的老虎浑身一哆嗦,哭丧着脸说道:“我知道你不信,但是我说的是实话,求求你……别折磨我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哇哇!”

    老虎一边说一边哭,哭的那叫一个畅快淋漓。

    叶凡转过身对着所长说道:“看来他说的都是真的。”

    所长冒了一头的黑线,暗道,你都快把他折磨疯了,他敢说假话吗?

    “你们继续审问吧,如果有关于洗黑钱的线索,立刻通知我。”叶凡嘱咐道,然后朝着周坤招招手,说道:“咱们回宁海市。”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