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潘兴认清楚现实,让他知道,赌博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玩的,没本事就是别人的提款机,当然,就算你有本事的话,也不能常玩,俗话说,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万一遇到了实力更强的高手,到时候哭都没眼泪。

    现在潘兴主动提出要观看,叶凡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答应了:“看可以,但是不能说话,还有,我让你看的目的,不是让你看我怎么赢钱,而是让你明白,赌博不是一般人能玩的,最好远离赌博。”

    潘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也知道赌博不是什么好事,当初在狐朋狗友的怂恿下,玩了几把,刚开始赢了点钱,开心的不得了,于是总是想着赢钱,结果后来输的一塌糊涂,本来打算戒赌的,结果潘兴的狐朋狗友们又开始扯淡了,说怎么也得把输掉的钱赢回来。

    输钱的潘兴本来就不甘心,现在又被人怂恿了,于是继续开始玩,总想着把本钱赢回来,结果越输越多,最后没钱了,开始从家里骗钱,家里的积蓄被骗光之后,潘兴开始找潘倩倩要钱,后来干脆直接借高利贷,于是潘兴进入了个死循环。

    光头发完牌后,对着他的上家说道:“可以跟钱了。”

    几个人看了看牌,无奈的摇着头弃牌了,最后只剩下叶凡和光头两人,叶凡缓缓的拿起牌扫了一眼,是一对Q,光头的牌面是一对A,光头这次很谨慎,没有和同伴换牌,因为他不知道叶凡到底有什么手段。

    叶凡嘿嘿一笑,将牌扣在桌子上,笑眯眯的盯着光头,刚才叶凡拿牌的时候,站在叶凡身后看热闹的人,已经通过手势将叶凡的牌面告诉了光头,这种小动作很低级,但是却很实用,身后站着那么多看热闹的,你也不知道到底是谁。

    “我弃牌。”叶凡十分果断的说道,其实按照牌面来算,对Q已经算的不错的牌了,是可以跟一圈的,但是光头的牌面更大,叶凡除了透视眼之外,也不会其他的赌术,所以选择弃牌是最好的选择。

    叶凡玩牌的手段很单一,但是也是最有效的,用透视眼扫一圈,对方牌面小,叶凡就跟,牌面大,就弃牌,因为发牌是随机的,叶凡总有牌面大的时候,当然如果添加一些心理战的话,效果会更好。

    玩牌的时候肯定会遇到老千的,当然,叶凡现在也不担心对方出老千,拥有透视眼的叶凡,可以看穿千术,到时候只要叶凡点破,不用叶凡出手,这里的人就能把老千给收拾了,赌桌上最痛恨的就是老千。

    光头有些不甘心的看了叶凡一眼,如果叶凡这局跟一圈的话,光头就能赢个一百两百的。顺便还能打击下叶凡。

    “都不跟?太没意思了。”光头一边洗牌,一边发着牢骚,当光头再次发牌,发到叶凡的时候,光头嘿嘿一笑,说道:“朋友,我从来没见过你,应该是第一次到这里来玩吧?”

    叶凡淡淡的说道:“确实是第一次,不过我想这也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光头听的不是很明白,不过也没多想,发完牌后,光头看了下牌面,一个梅花二,一个梅花三,一个方片四,小拖拉机,这也算的上不错的牌面了,通吃一切对儿牌。光头也没和其他人换牌,隐藏在人群中的帮手,已经通过手势告诉光头,除了没看牌的叶凡之外,光头的牌面最大。

    叶凡一直扣着牌,没有翻牌的意思,叶凡用透视眼扫一下,就一目了然了,而且还不会被人看到牌面。

    叶凡这次拿到的牌是红桃七八九,同花顺,可以稳吃光头的拖拉机。

    现在不知道叶凡的牌面,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光头感觉很纳闷,是想蒙吗?

    炸金花有一种玩法,就是不看牌面,一直跟到底,到最后直接开牌,这种玩法赢的几率太小了,不过却很刺激,也很需要运气。

    “朋友,你怎么不看牌?难道你想弃牌?”光头笑眯眯的说道,只要叶凡看牌,光头就能通过站在叶凡身后的同伙得知叶凡的牌面。

    叶凡淡淡的说道:“我想玩刺激点。”

    “确实够刺激的,但是你这样很容易输的。”光头继续说道,他现在着急知道叶凡的牌面到底是多少,不然他不敢下注,因为叶凡给他的感觉不大好,所以他表现的十分谨慎。

    叶凡点了根烟,然后含沙射影的说道:“我看了牌面,估计不出一秒钟的时间,某些人也就知道了,那样我很被动的,现在我不看牌,某些人就没办法知道,这样玩起来才刺激,你说呢?”说完,叶凡似笑非笑的深深的望了光头一眼。

    光头干笑了两声,说道:“确实够刺激,我喜欢这种心跳加快的玩法。”光头表面上表现的还算正常,但是心里却变的很紧张了,因为叶凡已经发现光头找人偷看别人牌面的事情了。

    “玩的就是心跳,不然就不好玩了,我先跟一百。”叶凡拿起一张钞票丢到了桌子中间。

    “我也跟!”光头也丢了一百块钱,其他的人见气氛不对劲,知道叶凡和光头杠上了,于是纷纷弃牌,坐在旁边看热闹。

    潘兴凑到叶凡身边,小声的说道:“大哥,你不看牌就跟钱,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

    “冒险?这个光头不简单,他安排了不少人站在桌子四周,我们只要一看牌,他就立刻知道了,所以我选择了不看牌。”叶凡淡淡的说道。

    “真的?”潘兴一脸震惊的望着叶凡,他现在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输的那么惨了,原来对方早就知道了,不过现在潘兴知道了,除了看牌的时候,尽量避免让其他人看到之外,也没什么好办法,棋牌室人太多了,看热闹也不少,你总不能不让人家看热闹吧?并且你也没证据说有人偷看你的牌。

    不过潘兴还有一个疑问,小声的问道:“大哥,这么明显的招数,难道棋牌室老板看不出来吗?”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