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轻等人虽然很愤怒,恨不得一刀捅死叶凡,但是现在他们只能把愤怒隐藏在心里,刚才叶凡表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不是他们能顶的住的。

    疼的直掉眼泪的小年轻紧紧的握着流血的伤口,压着心中的怒火,一脸哀求的望着叶凡:“大哥,我们必须马上去医院,不然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我们的断指也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接上,不然就彻底成残疾了。”

    叶凡冷哼了一声,说道:“这点小伤还死不了,先在这里跪着,别在废话,不然我一脚踢死你。”

    “你……你太过分了,你他吗……”后面的话小年轻还没说完,叶凡已经冲了过来,抬起脚猛的将小年轻踢出去三米多远,接连撞坏了两张桌子,才停下来,桌子上的麻将散落一地,有十来张麻将落在了伤口上,平时被麻牌砸两下,也就是稍微疼一下,但是现在麻将砸在了伤口上,那就不是疼一下的问题了。

    俗话说,十指连心,小年轻受不了接连的刺激,当场就疼晕了。

    叶凡走过来,将小年轻抓过来,丢到桌子旁边,然后朝着另外两个吓的已经目光呆滞的人渣招招手,说道:“过来跪下。”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落在了小年轻的身上,被打的太惨了,他们不想布其后尘,只好胆战心惊的走过来,乖乖的跪在了地上。

    其中一人扭头看看一脸震惊的潘兴,一扫刚才的嚣张气焰,苦苦的哀求道:“潘兴,看咱们兄弟一场的份上,你就帮我们说句话吧,让这位大哥放过我们,我们要去医院,去晚了,我们的手指头就保不住了。”

    说话?说毛线啊,我也不认识他。

    潘兴现在还处于蒙圈状态,他确定他从来没见过叶凡,所以想不通为什么叶凡会为他出头。

    “我根本不认识他,我怎么说?”潘兴实话实说道。

    “再者说,刚才你们是怎么对我的?别说我无能为力了,就算我能帮你们,我也不会帮的。”潘兴冷声说道。“从现在起,我没你们这么垃圾的兄弟,我们的兄弟情义从此一刀两断,谁也不认识谁。”说完,潘兴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此刻的潘兴盘算着,自己该怎么感谢叶凡,如果刚才叶凡没有仗义出手的话,估计他的脸上就多了一条刀疤了。

    围观的人们听到潘兴的话,就更加的纳闷了,潘兴和眼前这个猛男不认识?难道是猛男看不下去了,才出手教训小年轻的?应该是这样,因为除了这个解释之外,他们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了。

    叶凡坐在刚才小年轻的位子上,从口袋里拿出几百块钱,拍在了桌子上,大声的说道:“我也玩两把,试试手气。”

    潘兴递给叶凡一根香烟,一脸感激的说道:“感谢你刚才帮我。”

    叶凡接过香烟,点燃后,吸了一口,然后淡淡的说道:“我不是帮你,而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出手教训他们的。我就纳闷了,当初你是怎么和这几个人渣混在一起的,竟然还拜把子了,你以为这是桃园三结义啊?你以为你们是刘关张啊?”

    潘兴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当初也是一时冲动,没想到那么多,而且不到关键时刻也看不出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毕竟人心隔肚皮,很难认出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不过现在我认清楚了。”

    “我说你什么好呢?你也不想想,如果真的把你当兄弟,能让你借高利贷,能让你跟你姐姐要钱请他们吃饭,能让你参与赌博?”叶凡沉着脸反问道。“如果他们真的把你当兄弟,他们不会让你做违法的事情的,更不会让你借高利贷。”

    “这……”

    在叶凡的点拨下,潘兴开始醒悟了,现在回头想想,发现和所谓的兄弟认识之后,他们总是忽悠潘兴请客吃饭,就算潘兴没钱了,让潘兴想办法从家里骗钱,如果潘兴不请客,他们就会以兄弟两个字来威胁潘兴。

    似乎潘兴不请他们吃饭,就算不上兄弟。

    后来还带着潘兴赌钱,输的精光之后,还怂恿潘兴借高利贷,然后几个人一起玩,结果还高利贷的时候,所谓的兄弟直接翻脸了……

    “赌博,这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没本事的话,最好不要玩,当然,就算你是赌博高手,也尽量不要玩,就算你赢钱了,在没能力保护自己的情况下,你肯定是要倒霉的。”说这些话的时候,叶凡将声调降低了很多,只让潘兴自己能听到。

    潘兴不知道叶凡为什么说这些话,但是还是回应道:“竟然你说赌博不是好东西,为什么你也想玩呢?这不是互相矛盾吗?”

    叶凡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我想亲自示范一下,告诉你,你怎么输钱的,也让你知道,就算赢钱了,也别想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

    说完,叶凡用手指使劲的敲打了下桌子,说道:“发牌吧,我也想玩几把。”

    上一把赢了的光头若有所思的望着叶凡,他感觉这个人不简单,所以变的有些谨慎,当然他并不是怕叶凡,而是担心自己的低级的千术被看穿了,俗话说,新手怕高手,高手怕千手,千手怕失手,按照赌场的规矩,一旦发现千手,是要剁掉手指头的。

    “你想玩也行,但是得接着刚才玩,上一局,我是赢家,所以由我来发牌。”光头一边熟练的洗着手中的扑克牌,一边说道。

    老千,不管是高手还是一般的老千,都必须拿到牌,才能施展手法,所以光头要求继续刚才的牌局,这样他才能掌握主动权。

    叶凡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怎么着都行,我无所谓,开始发牌吧。”

    光头深深的看了叶凡一眼,然后开始发牌,等发到潘兴这边的时候,光头停顿了一下,然后绕过了潘兴,原因很简单,因为潘兴现在没钱玩了,赌桌上是不能赊账的,如果不见到真钱,是没人玩的。

    当然,也有其他的办法,借高利贷,不过现在潘兴现在已经欠下十万的高利贷了,就算他想借高利贷,对方也不会给他的。

    潘兴知道光头为什么绕过他,所以也没说什么,而是对着叶凡说道:“大哥,我没钱玩了,我看着你玩吗?”

    “当然可以。”叶凡淡淡的说道。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