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烟瘴气的氛围,让叶凡和潘倩倩都感觉不适,叶凡将潘倩倩拽过来,伸手指了指那个瘦小的身影,小声的说道:“那个是不是你弟弟?”

    潘倩倩顺着叶凡的眼神望去,看到那个瘦小的身影后,潘倩倩差点喊出声来,叶凡急忙捂住了潘倩倩的嘴巴,小声的说道:“倩倩,相信我吗?”

    潘倩倩不知道叶凡为什么这么问,于是点点头,等叶凡松开手后,开口说道:“叶大哥,我当然相信你了。”

    “竟然你相信我,那你就听从我的安排,这种地方不适合女孩子呆,你到隔壁的休息室喝杯茶等着我,我办好了会叫你的。记住,不要贸然跑进来,这里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叶凡一脸严肃的叮嘱道。

    刚才使用透视眼寻找潘兴的时候,叶凡看到好几个腰间别着匕首的混子,估计是这里看场子的,也有几个正在玩牌的人带着武器,叶凡盘算着,如果等他出手了,很可能爆发出冲突,在这种人不生地不熟的地方,面对众多人的围攻,叶凡自然是不怕的,但是却很难照顾到潘倩倩。

    让潘倩倩去隔壁的休息室喝茶,是目前最好的选择,这样叶凡就可以放开手干了。

    潘倩倩扭头看了看正在往外掏钱的弟弟,此时的潘兴已经输红眼了,身前的钞票已经没多少了,呼吸也变的急促,脸色涨红,坐在潘兴对面的几个人兴高采烈,一脸的得意,似乎坐在他们身边的不是玩牌的,而是提款机。

    没错,对于玩牌的高手来说,其他人确实是提款机,只要他们乐意,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要知道,玩牌是个技术活,除了玩牌的手法之外,还需要心理战,比如说根据对方的性格,能大概的判断出对方能拿出多少赌注,身上还有多少钱等信息。

    无奈的叹了口气后,潘倩倩面带忧愁的对着叶凡说道:”叶大哥,这里就交给你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就算你打我弟弟,只要能让他改邪归正,我也认了。”说完,潘倩倩不放心的看了潘兴一眼,这才转身离开了棋牌室,前往隔壁的休息室。

    所谓的休息室,其实就是给没位子的赌徒安排等待的地方,这里免费供应茶叶和瓜子之类的零食,和棋牌室赌博的巨大收入相比,茶叶和瓜子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等潘倩倩走后,叶凡重重的松了口气,这次来,叶凡就没打算和平解决,尤其是得知这里赌博成风,对社会造成了不良影响,导致很多家庭破裂之后,叶凡更加的坚定了这个想法,当然,叶凡不是什么大英雄,也不是什么正义的代表,但是叶凡实在是看不惯这种事情。

    叶凡不希望潘倩倩的痛苦发生在其他人的身上。

    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叶凡相信,老天给了他透视眼的能力,也给了他很大的责任,虽不敢说维护世界和平,但是保护身边的人还是能做到的。

    点了根香烟后,叶凡来到了潘兴的旁边,大概的扫了潘兴一眼,发现潘兴的身上还有二百多块钱的现金,如果这些钱再输掉的话,那就没的玩了,随后叶凡将注意力放在了其他人的身上。

    算上潘兴,总共八个玩牌的,叶凡的逐渐锁定了对面的三十来岁的光头,刚才发牌的时候,叶凡看到此人偷偷的和旁边的两个人换牌,很明显,这三个人是一伙的,专门收拾潘兴这样的菜鸟。

    又玩了一局,赢了钱的光头笑眯眯的说道:“我说哥几个,今天玩的很开心,等会我请大家吃饭。”

    潘兴看了看手中的牌面,无奈的丢到了桌子上,暗骂一声,他吗的,今天手气真差,将身上的现金全都拿了出来,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不能再输了,在输的话,连饭都吃不上了。”潘兴使劲的抓了抓头发,无力的靠在椅子上。

    坐在潘兴旁边的小年轻递给潘兴一根香烟,笑着说道:“兄弟,不就是钱吗?输了就输了,反正你姐姐有的是钱,只要给你姐姐打个电话,钱就打到你的卡上了。”

    “我前几天给我姐姐打电话了,说我妈生病了,着急用钱住医院,可能是我姐知道我糊弄他,到现在还没给我打钱。”潘兴点着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咱们借的钱到期了,再不还钱,我可就要倒霉了。”

    “给你姐打电话,和他实话是说,问问是要钱还要你这个弟弟。”小年轻不以为然的说道,似乎跟姐姐要钱是天经地义。

    潘兴吸了口香烟,语气不爽的说道:“别全指望我,当初咱们几个借钱的时候说好了,以我的名义借钱,咱们一起花,一起还钱,怎么到现在,你们全都指望我?”

    其他几个人都懒得看潘兴,懒洋洋的说道:“潘兴,你说这话就不够哥们了,哥几个一起花钱,分得分的那么清楚吗?再者说,谁让你有个牛逼的姐姐呢,有的是钱,你帮兄弟们还钱算什么?难道你看不起兄弟们?”

    潘兴也有生气了,这帮王八蛋当初说好了一起还钱,现在全都推到了他的身上,现在高利贷已经涨到十万了,潘兴知道自己是无业游民,只知道花钱,不知道挣钱,现在姐姐那边又帮不上什么忙。

    现在债主已经逼债了,潘兴指望今天能在赌桌上赢点钱应付下,结果没想到输的精光,回去跟父母骗钱?父母每个月就那么点退休金,已经被潘兴骗的差不多了,姐姐那边,说正在想办法,但是十万块钱,确实是一个大数目,一时半会很难凑齐。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现在到了危急关头,潘兴平时玩的好那些狐朋狗友,现在开始推卸责任了,这一点,就连潘兴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来到了潘兴的身边,猛的抓住潘兴的肩膀。

    潘兴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是逼债的,满脸堆笑的说道:“大哥,我姐姐正在想办法呢,很快就能把钱还上,我今天也想试试手气,没准能赢个大几万呢。”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