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法医刚开始还有些担心许钊霖查出问题来,但是现在见到许钊霖一脸的纠结,终于放心了,就算你精通西医,也擅长中医,但是我这专门配置的药丸,可不是摆设,可以暂时的让人产生病重的各种症状。

    为了以防万一,张法医还专门加大了剂量,延长药效的时间。

    所以现在的张法医还算比较淡定。

    许钊霖知道是张法医做的手脚,但是现在他现在找不出原因来,于是说道:“根据我的检测,霍子龙现在的情况十分的特殊,为了进一步核实,我需要将他带回去,借助先进的仪器进一步检测。”

    张法医阻止道:“许钊霖,你要弄清楚你的身份,你不是法医,我们请你过来,只是进行核实一下。现在我希望你按照你刚才的检测数据给出结论。”

    许钊霖摇摇头,拒绝道:“我现在还不能下结论,因为我需要核实一遍。”

    “你应该根据实际的检测数据,写出检测报告。”张法医沉声说道,说完,张法医一把夺过许钊霖手中的检测数据,这是刚才许钊霖检测时候记录的。

    张法医抖了抖手中的报告,对着许钊霖说道:“这些检测数据是你亲自检测出来的,现在你说不作数,难道你对自己的医术质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认为你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许钊霖没好气的望着张法医,这个家伙太胡搅蛮缠了。

    已经找到原因的叶凡冷声说道:“他的检测数据没问题,他的医术也没问题,只是,有人给霍子龙服用了一种违禁药物,可以让霍子龙体现出各种重病的症状,而这个人就是你。”说完,叶凡猛的伸手指向张法医。

    “你血口喷人!”张法医有些慌乱的说道,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他必须镇定,否则,会露出马脚的。此时的张法医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尽快的确定检测报告,免得夜长梦多。于是张法医继续说道:“叶凡,你只是一个协警,没这个对我指手画脚。”

    “韩警官,你应该管管你的手下,不然我将以妨碍公务罪起诉他。”张法医冷声说道。

    叶凡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说道:“张老头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现在我就拿出证据来。”

    “证据?”张法医冷冷的望着叶凡,心里变得十分的忐忑,叶凡表现的越是自信,张法医就越忐忑不安,因为他不知道叶凡到底是怎么知道霍子龙服用了违禁药物的,或许叶凡已经在找到了蛛丝马迹。

    叶凡把手指按在了霍子龙的身上,打算刺激霍子龙的穴位,让霍子龙呕吐出来,不过叶凡很快改变了主意,面带微笑的望着韩蕾,说道:“韩警官,我现在要取证,但是因为情况特殊,我不得不采用一些非常手段。”

    “非常手段?”韩蕾狐疑的望着叶凡。

    “是的,不过你放心,我会把握分寸的。”叶凡笑着说道,得到韩蕾的允许后,叶凡将霍子龙提起来,然后猛的一拳打在霍子龙的胃上。

    “靠……你疯了?”霍子龙疼的脸都变形了,怒声骂道。

    张法医立刻站出来制止道:“叶凡你疯了,你竟然当动打人。”

    霍子龙的律师见到了立功的机会,大声的说道:“叶凡,你太无法无天了,竟然当着我的面,殴打我的当事人,我立刻起诉你。”说完,律师望向韩蕾,用命令的口吻说道:“韩警官,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抓人?”

    韩蕾没好气的瞪了律师一眼,冷声说道:“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命令我?现在叶凡正在取证,虽然手法有些特殊,但是还在允许的范围之内。”

    “我连你一起告。”恼羞成怒的律师大声的说道。

    叶凡接连打了三拳,最终霍子龙终于支撑不住了,感觉胃部痉挛,哇的一声喷了出来大量的呕吐物,同时伴随着一股酸臭味。叶凡将霍子龙丢到一边,然后伸手指了指呕吐物,说道:“许医生,证据就是那几颗黄豆大小的药丸。”

    换做一般人,见到呕吐物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恶心,作为一名优秀的医生,许钊霖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了,甚至更加恶心的场面都见过。只见许钊霖从工具箱里找了一枚镊子,蹲在呕吐物边上,将还未消化的药丸小心翼翼的收集起来。

    对西医有着深度研究的许钊霖,立刻对其进行了初步的分析,从颜色、气味等方面,初步得出了结论:“这是一种可以刺激人体器官的药物,让人暂时产生不良反应,虽然具体的成分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测,但是现在已经可以证明,张法医徇私舞弊。”

    张法医吓的脸都绿了,不过依然硬着头皮说道:“谁能证明这药是我给霍子龙吃的?我也只是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检测的,刚才许钊霖的检测结果和我的一样,我也是被蒙蔽的。”

    “不,我怀疑这是你们故意陷害我,这药丸应该是许钊霖给霍子龙的。”张法医伸手指着许钊霖大声的说道。

    霍子龙也十分配合的说道:“没错,我可以证明,这药丸是许钊霖给我吃的。”

    张法医和和律师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表示要追求许钊霖的法律责任。

    叶凡冷哼了一声,走到了张法医身边,抓住张法医的脖子,将其提起来,从张法医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橙色的小瓶,然后丢给了许钊霖。

    “韩警官,证据找到了,现在可以抓人了。”叶凡淡淡的说道。

    韩蕾立刻安排人将张法医抓立起来。

    “我是冤枉的,这些都是霍子龙和律师指示我做的。”张法医见霍子龙等人不站出来,也发了狠心,决定将这两个人也拽下水。

    韩蕾挥挥手,立刻有两名警员将律师抓了起来。

    “他血口喷人,你们没有证据,不能抓我。”律师大声的喊道。

    “马上送回警察局,然后连夜审判,记住,要把他们之前犯下的罪过全都找出来,还有他们的同党,不管对方是谁,有多少人,就算是大清洗,也要全都揪出来。”韩蕾沉声说道。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