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行长自然不会将陈玉堂退出的事情交代出来,那会引发巨大的震动的,要知道,陈玉堂号称宁海市投资界的风向标。陈玉堂退出的消息,还仅限于鲁行长自己知道,其他人并不清楚。

    这是陈玉堂和鲁行长暗中达成的协议,陈玉堂实际上退出资金,但是并不对外宣布。

    为了不影响自己,鲁行长咬牙答应了陈玉堂,从本来就很紧缺的资金中抽了部分还给了陈玉堂,但是为了保证他们的投资生意不变,鲁行长悄悄的挪用了银行的资金。

    以鲁行长的能力和经验,短时间内挪用是没问题的,但是如果他不能尽快把漏洞补上,早晚会出问题的。

    所以,为了保证自己的投资不受影响,也为了尽快补上银行账目上的亏空,鲁行长一改常态,开始找人需求资金支持了。

    黄山之前和鲁行长有过合作,一起放高利贷,做投资,只是后来黄山做了投资部的总监后,收敛了很多,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自己的投资上。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合作了,但是黄山大概的能猜测出鲁行长是来寻求资金支持的。

    至于资金的数目,绝对是以百万为单位的,不然,鲁行长也不会主动求人的。

    “老鲁啊!难道你这次玩大了?”黄山懒洋洋的说道。

    鲁行长思考了一番后,开口说道:“最近我投资了一个新项目,缺口比较大,希望你能给我提供五百万的资金,当然,少不了你好处,我给你百分之十的利息。”

    百分之十的利息,五百万,那就是五十万,这个买卖太划算了,不过五百万的数额太大了,不过为了能得到五十万的好处,黄山打算咬咬牙拿出来,只是他不知道鲁行长打算用多长时间。

    “老鲁,数额太大了,让我很为难,还有,你打算用多长时间?你也知道,虽然我是福瑞珠宝的投资总监,有权动用投资部的资金,但是时间太长,难免会出现问题。而且,我们公司新任的副总监,过两天就要到投资部视察工作了。”黄山这是在找借口,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好处。

    他一直没将叶凡放在眼里,所以根本不担心叶凡。

    鲁行长也是老狐狸,岂能不知道黄山打算要好处,于是立刻说道:“老黄啊,咱们兄弟认识这么多年,彼此都太了解了,以你的手段,挪用五百万的资金,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老鲁啊,我们的公司是小公司。”黄山故作为难的说道。

    鲁行长继续说道:“据我所知,你们公司的安总刚从另外一家银行,获得了一千五百万的贷款,其中应该有一千万的资金会给你们投资部,用于新项目的开发,只要你略施手段,暂时转移五百万,还是没问题的。而且我用的时间不长,只用半个月的时间。”

    黄山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坐直了腰板,鲁行长今天打电话,早就做好准备了,就连公司最近的贷款数额和使用计划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公司正在迅速的发展,确实得到了贷款,不过这件事情是安琪亲自操刀的,黄山知道的并不多。

    似乎知道黄山正在思考,鲁行长继续说道:“现在钱已经到了你们公司的账号了,你现在可以动用了。”

    算的还真是准时,怪不得鲁行长现在打电话来,原来他早就弄清楚了。

    想到这,黄山开口说道:“不愧是鲁行长,知道的内幕消息还真不少。”

    “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如果事先不知道消息,我不会给你打电话的。好了,老黄,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也别兜圈子了。五百万你现在就可以拿出来,还很轻松,至于你想得到什么?提出来吧。”鲁行长语气淡然的说道。

    做投资,为的就是利益,只要有利益,一切都好谈,鲁行长深谙其道。

    黄山哈哈一笑,说道:“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你这个忙我肯定要帮的,只是我冒的风险太大了,百分之十的利息,有点少了。”

    鲁行长早就知道黄山肯定不满足百分之十的利息,于是说道:“说吧,你想得到什么?”

    “事成以后,我想得到一笔无息贷款,至于时间吗?我希望能长一点,一年的时间就挺合适的。至于金额?也是五百万。”黄山嘿嘿的笑道。

    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

    鲁行长真想扔掉电话,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他现在需要度过眼前的难关,等度过了眼前的难关,在慢慢的收拾不知好歹的黄山。沉默了几十秒后,鲁行长说道:“无息贷款我可以给你,金额只能有三百万,时间也只能是半年。”

    “好,成交!”

    黄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已经达到了黄山的最低要求了,虽然他想拿到更多的好处,但是他不想玩的太过火了,毕竟对方是银行的行长,实力十分的雄厚,不是他能撼动的。

    站在角落里的叶凡,亲耳听到了全部的对话,被无法无天的黄山气的够呛,这完全就是一只硕鼠,趴在公司身上吸血的硕鼠。叶凡为了不打草惊蛇,悄然的来到门口,轻轻的打开门,然后背朝后,摆出一副刚进来的架势。

    “咳……黄总正在忙吗?”叶凡咳嗽了两声,故意吸引黄山的注意力。

    黄山刚挂掉电话,就听到了咳嗽声,吓的浑身一机灵,当他看到来人是叶凡后,心里一阵发虚,叶凡进门怎么悄无声息的?他什么时候来的?一连串的疑问闪现在黄山的大脑内。

    “原来是叶总,叶总来的时候怎么没敲门呢?”强做镇定的黄山质问道。

    叶凡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刚才我敲门了,难道你没听到吗?”

    刚才敲门了?

    黄山一脸狐疑的望着叶凡,他确实没听到叶凡敲门,难道说,刚才自己打电话太投入了?所以没听到叶凡敲门?叶凡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这一刻,黄山开始有些紧张了。

    忽然间,黄山想到了一个问题,刚才他将们反锁了!想到这,黄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