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背着双手,面色肃然的望着眼前的员工们,对于叶凡的到来,黄山打心眼里抵触,投资部是肥差,甚至比采购部还要肥,因为他掌管着公司的所有的投资计划,而且目前公司正在大力推行直营店项目,需要开设更多的新店,这也意味着,他可以从公司的预算中拿到更多的钱。

    对于叶凡到三个部门视察的事情,黄山看的比较透彻,他认为,这应该是叶凡和安琪联手安排的,为的就是整顿下公司,为以后公司的快速发展打基础。

    按照计划,现在叶凡应该还在市场部,但是黄山暗中打听,叶凡已经提前一天结束了市场部的视察,已经到了采购部,这让黄山十分的诧异,这意味着,叶凡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

    这样的人才是最难对付的。

    如果循规蹈矩的话,手段老练的黄山,绝对可以做到无懈可击,让叶凡查不出任何的东西来。

    “刚才我的话,听明白了吗?”黄山沉思了几秒钟后,再次问道。

    员工们都已经被持续好几天,内容几乎一模一样的晨会折磨的木纳了。拜托,大家都很忙的,请不要继续浪费时间了。当然,大家也只是在心里嘟囔两句,并不敢真的说出来,做投资这个行业,除了能力之外,资历和人脉也是极其重要的。

    论能力,黄山只能算是一般,但是他有着丰富的人脉和很高的资历,在整个宁海市,也算的上一号人物了。

    大家虽然很不满,但是却不敢和黄山对着干,因为黄山在整个宁海市都有着广泛的人脉,万一得罪了黄山,就算他们离开了安琪的公司,到别的公司,从事类似的工作,黄山有有能力影响他们。

    “明白了。”员工们大声的回答道。

    黄山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那就散会吧。”

    等员工都散开,各自回到工作岗位后,闲得无聊的黄山找了一个空位,玩起了微信,最近他在微信上勾搭了一个美女,这几天聊的火热,打算去开房呢。至于叶凡?自信满满的黄山根本没当回事。

    就算叶凡查出问题来,安琪也不敢动黄山,没办法,黄山的人脉太广泛了,整个宁海市,除了那个姓陈的外,黄山自认为,他在整个宁海市,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了。这也是当初安琪花费重金,聘请他到公司的主要原因。

    聊了一会,黄山感觉打字聊天太无聊了,打算玩点刺激的,拿出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然后将门反锁,迫不及待的黄山黄山发出一声坏笑,迅速的拿出手机,给对方发了视频。

    整个过程中,黄山都没注意办公室是否有人,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微信上。办公室是锁着的,只有两把钥匙,一把在公司的档案室内,一把在他这里。档案室的钥匙是备用钥匙,除非遇到紧急情况,不然是无法动用的。

    所以,办公室没人是正常的。

    黄山低着头看着手机,靠在沙发上,笑眯眯的对着视频中的美女说道:“美女,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不如抽时间出来一起吃个饭,谈谈理想什么的。”

    视频中的美女,不,严格的来说,只能算是浓妆艳抹的女人,只是稍微有些姿色,搔首弄姿的对着黄山说道:“吃饭是假?你想和我开房才是真吧?你可真坏,总想着占人家的便宜。”

    黄山就好这一口,就喜欢这种浓妆艳抹的女人,以黄山的身份和地位,上赶着勾搭他的女人不少,其中不缺乏美女,但是这正好应了那句老话,有的时候,吃腻了山珍海味,偶尔来点小野味,也是很不错的。

    “嘿嘿,不要说的这么直白,我真的只是想和你聊聊人生。”黄山笑眯眯的说道,活脱脱的一只老狐狸。

    美女白了黄山一眼,嗲嗲的说道:“有贼心没贼胆的坏蛋,你说个地点吧,我还真的很想和你谈谈人生。”

    “我会让你很开心的。”有机会吃野味了,黄山的双眼泛着绿光。“你喜欢什么礼物?我晚上带你去买。”

    “人家是那种拜金女吗?”美女白了黄山一眼,然后继续说道:“我喜欢钻石,你就给我买一颗钻石吧。”

    为了吃到野味,黄山还是舍得下血本的,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说道:“小意思,到时候我送你一颗,晚上咱们在床上一起欣赏……嘿嘿。”

    和美女聊了一会,本来打算来刺激的节目,结果有人打电话,被人打搅了兴趣的黄山一脸的不爽,直接按下了免提,将手机丢到一边,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说道:“老鲁,有什么事吗?”

    “老黄啊,兄弟我最近遇到一点麻烦,希望你邦邦忙。”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叶凡感觉很熟悉。

    黄山嘴角立刻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往日里牛逼哄哄的鲁行长竟然也有求人的时候,不过黄山没有陈玉堂那么大的本事,还没牛叉到敢和银行行长叫板的能力。没办法,做投资的再牛,也没办法和那些银行行长相比。

    当然,陈玉堂除外。

    “老鲁啊,你可是宁海市商业银行的行长,大权在握,有整个宁海市财政做靠山,财大气粗,还需要我帮忙?你不是开玩笑吧?”黄山懒洋洋的说道,掏出香烟,点了一根,心中盘算着。

    鲁行长平时十分的嚣张,从来不求人,这次忽然打电话求救,估计是真的遇到困难了。

    是不是要借助这次机会,从鲁行长那里得到一些利益?比如说,得到一些免息贷款,然后再以高利贷的形式放出去,这么一倒手,那就是大把的利润。

    不过黄山没有贸然答应鲁行长,鲁行长这样的人物都感觉棘手的问题,黄山不一定能解决。

    想到这,黄山深深的吸了口香烟,然后问道:“老鲁,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不过咱们先说清楚,我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至于帮不帮,要视情况而定。”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