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行长冷冷的望着叶凡和大管家,脸色阴沉,心中猜测,这个所谓的王神医,真的有那么强悍吗?一个小小的医生,竟然能鼓动那么多的投资者撤资,这比国有银行还要厉害,随后,鲁行长望向了沉默不语的陈总。

    这个该死的陈总,竟然为了看病,宁愿放弃生意。

    “老陈,你到底跟不跟我?难道你眼睁睁的望着咱们苦心经营的生意就这么完蛋吗?那可是上千万的生意。”不甘心的鲁行长大声的催促道,一旦生意完蛋了,他失去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行长的位子。

    虽说只是城市级银行的行长,但那也是令人眼红的职位,当初鲁行长为了上位,花费了大量的心血,这位置刚坐上两年,刚有了点感觉,就要下台,鲁行长是极其不甘心的,他必须保住自己的位子。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说服陈总,借助陈总庞大的人脉,让生意起死回生。

    陈总摇摇头,淡淡的说道:“游戏结束了,不要在枉费心机了,竟然咱们当初参与了这个游戏,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之前我们确实赢了,但是最终我们还是输了,而且输的很惨,不过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重新的开始。”说道最后一句,陈总露出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疾病被治愈,生意上的惨败,让陈总改变了很多。

    即使现在一无所有,但是至少自己是健康的,可以重新开始。

    “把财产证明拿出来,将我名下的所有财产全部转让给叶神医。”陈总没有搭理鲁行长,朝着女秘书挥挥手。

    “好的!”女秘书点点头,将早就准备好的财产正经资料拿了出来,放在了叶凡的面前。“叶神医,这是陈总拥有的股票、房产、地产……按照目前的市值,这些资产价值八百九十万。”

    陈总解释道:“叶神医,本来我还有几百万的现金,不过和鲁行长一样,被套住了,所以我现在就只有这么多了。”

    叶凡看了看摆在身前的财产证明,又看了看一脸真诚的陈总,看来这个陈总是真心悔过了,这些东西估计是陈总所有的家底了。“这些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叶凡将财产证明重新装起来,递给了陈总。

    这可是价值接近九百万的财产,叶凡竟然无动于衷,只要叶凡收起来,这些财产就是叶凡的了,叶凡不但不要,反而还退回来了,陈总当场就愣住了,嘴唇蠕动了几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见到这一幕,鲁行长的眼角直抽抽,叶凡到底给陈总灌了什么迷魂药,向来唯利是图的陈总竟然主动送出自己的家底,最让鲁行长纳闷的是,叶凡竟然没要。要知道,这可是价值接近九百万的财产,是人民币,不是不值钱的韩元和日元。

    谁会放弃主动送上门的钞票?叶凡是傻吗?

    从鲁行长的角度来看,叶凡不是傻,就是脑子被踢了,面对接近九百万的财产,任谁都会心动的。

    “叶神医,您这是!”陈总诧异的望着叶凡。

    “收起来吧,你是投资者,你懂得经营赚钱,我却不懂,这些东西留在你的手中,可以继续升值,钱生钱。”叶凡淡淡的说道,叶凡很有自知之明,他不懂的经营,这些钱花完了也就完了,还不如给陈总,助他东山再起,然后每年定期的捐款。

    陈总是聪明人,岂能不知道叶凡的话外之意,立刻将文件夹收起来,然后对着叶凡说道:“叶神医,我立刻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每年都会拿出我利润的一半投入基金会。”

    叶凡笑着拍了拍陈总的肩膀,说道:“你能有这种想法,让我很是欣慰,我会帮你东山再起的。只是,不要再做之前那种见不得光的生意了。”说到这,叶凡眨了眨眼。

    陈总会心一笑,说道:“叶神医,君子爱财取之以道,这个道理我会谨记心中,我也会和这种人彻底决裂。”说完,陈总猛的伸手指向了鲁行长。

    “好,你小子够狠,你别以为没了你,我就没办法了。”鲁行长气的使劲跺了跺脚,他嘴上这么说,但是实际上一点办法都没有,任何的小手段都是阴谋,但是一旦遇到堂堂正正的阳谋,就彻底的歇菜了。

    因为金融投资的根本是钱,钱都没了,那还玩个屁啊?

    “咱们走着瞧,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鲁行长威胁道,说完,转身往外走,其实他现在没什么办法了,除了上门拜访之前的合作人,劝说他们不要撤离资金外,没有其他的任何办法。

    叶凡闪身拦住了鲁行长的去路,冷冷的说道:“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鲁行长冷着脸望着叶凡,沉声说道:“怎么着?你们还想学土匪,抓我做人质吗?我告诉你,我可是干部,就算借给你们两个胆子,你们也不敢。”

    “你以为这里是旅馆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叶凡冷声说道,与此同时,一把抓住鲁行长的肩膀,猛的将其按了蹲下,然后继续说道:“你放心,我们是不会抓一个脑残货做人质的,因为你只会浪费粮食。”

    “你……你竟然敢对我动手。”鲁行长大声的说道,作为高高在上的干部,他在朋友圈内,一直都是高人一等的存在,别说有人动粗了,就算是粗话都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如今被叶凡按在了地上,顿时蒙圈了。

    不甘心的鲁行长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狠狠的砸向叶凡的脑袋,石头差不多有半块砖头那么大,一旦被砸中了,估计当场就晕死过去了。

    叶凡微微一偏脑袋,躲开了石头,然后一脚踩住鲁行长的右手,猛的碾了两下,随后是另外一只手。

    鲁行长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手被碾的血肉模糊,疼的嘴巴张的老大,嗓子眼里发出阵阵低吼的声音,疼的都喊不出声了。

    “人渣,本来只是想给点教训,但是你不思悔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叶凡朝着仆人招招手,然后说道:“拖出去打五分钟,然后丢到外面的垃圾桶里。”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