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疲惫的身体,让叶凡想到了学生时代上体育课,被体育老师罚跑五千米一样,现在躺在椅子上,就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实在是太累了。此时,叶凡也明白了,为什么王神医会让大管家和仆人们坐诊了,如果只有王神医一个人的话,估计早就累趴下了。

    休息了几分钟,叶凡感觉稍微好了点,然后对着依然撅着屁股的陈总说道:“已经完事了,你可以起来了。”

    银针虽然被拔出来了,但是经脉疏通时的疼痛感还没彻底的消息,陈总现在根本起不来,只能继续趴在桌子上,紧紧的咬着已经破烂的袖口,嘴里发出类似野兽低吼的声音,实在是太他吗的疼了。

    这种剧烈的疼痛,让陈总联想到了被人踢到蛋蛋的感觉,疼的你满地打滚,不知所措。

    大概趴了有十分钟,陈总才缓缓的从桌子上爬起来,因为趴的时间太长了,腰酸背痛的陈总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索性,陈总直接坐在地上不起来了。

    “感觉怎么样?应该没问题了。”叶凡询问道,叶凡用透视眼又检查了一边,堵塞的经脉已经疏通了,现在陈总已经成为真正的男人了,可以找美女传宗接代了,不过作为老处男的陈总,憋了接近四十年了,一旦爆发的话,一般的妹子估计扛不住。

    大管家吩咐仆人将熬制好的中药端来,让陈总服下。

    苦涩难闻的中药实在是难以入口,陈总喝了一口,就差点吐出来,不过最后还是捏着鼻子,硬生生的将中药灌了进去,没错,是灌进去的。

    “叶神医,我什么时候可以那个……找媳妇啊?”陈总问到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现在能不能享受作为男人的快乐,为陈家传宗接代,是头等重要的事情,其他的都是小事。

    叶凡稍微算了算,然后说道:“按照目前的情况,你现在就已经没问题了。”

    “真的?”陈总无比兴奋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站不起来,估计早就抱着叶凡的大腿道谢了。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一定要多做善事,否则,你必遭天谴,就算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你。”叶凡一脸严肃的说道,这完全就是威慑性的话,给陈总施压。

    “我明白!我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陈总十分诚恳的说道,这一刻,他感觉生活是多么的美好,此刻,他想到了因为难言之隐,狠心拒绝的那个女人,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在等着自己……

    就在这时候,返回陈总公司拿资产证明的女秘书急匆匆的跑回来了,刚进门,就捂着上下起伏的胸口剧烈的喘息着,********妖娆的模样让陈总产生了感觉,陈总惊喜的差点跳起来,真的行了,竟然有感觉了。

    这种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

    而且,陈总还惊喜的发现,他看到漂亮的女秘书,不是之前那种暴虐的感觉,而是一种纯天然的冲动,是最原始的想法。或许这就是身体和心理都恢复正常的感觉吧,陈总暗暗的想到,同时也对叶凡更加的感激了。

    在陈总看来,叶凡相当于他的再造父母。

    美女秘书喘息了一会后,一脸焦急的对着陈总说道:“陈总,鲁行长到公司找你了,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议,我说您不在,但是他说如果见不到你,就不让我走,所以才耽搁了这么久。”

    鲁行长正是宁海市商业银行的行长,说是行长,其实这货本身是靠关系爬上去的,对于金融知识都了解不全,不过这货很善于玩金融投机,这和同样玩金融投机的陈总臭味相投,所以两人经常狼狈为奸。

    此刻,听到鲁行长,陈总的脸上竟然闪过了一丝不悦,这个微妙的变化就连陈总自己都不清楚。“他说找我有什么事情了吗?”陈总皱着眉头问道。

    女秘书好像做错事的孩子,急忙低下头,小声的说道:“我被他纠缠的没办法了,只好实话实说,说你到这里来看病了,我估计,他已经跟过来了,现在应该快到了。”

    陈总很想责骂女秘书,但是见到女秘书一脸委屈的模样,陈总叹了口没有说什么,毕竟鲁行长位高权重,就算他见到鲁行长也得笑脸相迎,更别说秘书了。

    “老陈啊!都他娘的火烧眉毛了,你怎么还有心情到这里看病啊?”一个轻佻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个尖嘴猴腮的瘦高个走了进来,背着双手,昂着头,撇着嘴,一副我老大,天老二的架势。

    官架子十足的鲁行长四周扫了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陈总的身上,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说道:”我说老陈,你这是玩的什么花样?怎么都玩到地上了?”

    “我刚才治病了,有些累,所以坐在地上休息会。”陈总的语气很清淡,没有了以往见到鲁行长,就激动的脸色发红的表情了,估计也是因为地上有些凉,陈总在女秘书的搀扶下坐在了椅子上。

    “我说老陈啊,咱们的生意就要完蛋了,你竟然还有心思来看病。”鲁行长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说到这,鲁行长再次朝着四周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了大管家的身上,或许是因为大管家仙风道骨的模样吸引了他。

    鲁行长十分装逼对着大管家说道:“你应该就是那个传的神乎其神的王神医吧?据说可以起死回生之类的。”鲁行长的口吻十分的轻佻,完全就是属于那种嘲讽的口气。

    大管家对官架子十足的鲁行长没什么好感,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回答道:“我们是人,不是神,起死回生做不到。”

    “都是吹出来的,我还以为真那么回事呢。”鲁行长一脸不屑的说道。“我说老陈啊,你到底得了什么病?非得到这种地方来,你如果有需要,给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我立刻给你安排干部特护病房,什么病都能给你治了。”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