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么说,现在事实是,艾洛儿和叶凡住在一起了,一男一女,独处一室,关系还这么密切,难免让人浮想联翩,就连艾洛儿自己也产生了一些幻想,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两人会不会发生一些什么?

    一想到那些令人喷血的画面,艾洛儿感觉自己的脸蛋火辣辣的,羞死了,自己胡思乱想什么呢?艾洛儿娇羞的俏模样,看在众人眼里,引发了阵阵的唏嘘声,只有潘倩倩感觉心里酸溜溜的,她羡慕艾洛儿能和叶凡在一起,不过潘倩倩想的很开,她知道,叶凡不是普通人,她和叶凡是两个世界的人,她也渐渐的习惯了叶凡对她的态度,那种大哥哥对妹妹的感觉。

    “你不要乱想,我当时被张大虎开除后,身无分文,也没地方住,幸好艾总收留了我。”叶凡笑着说道。

    “我们相信你说的!”

    “对,我们相信你们之间是清白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很快就意志不住笑声了,包房内传来阵阵欢愉的笑声。

    渐渐,气氛越来的越火热,平时工作压力巨大的员工们,难得放松一次,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玩的很过瘾。不会唱歌的叶凡,拿着一杯啤酒坐在艾洛儿的身边,面带微笑的说道:“你怎么不去唱歌?”

    艾洛儿抿了一口红酒,脸上露出了一丝浅笑,说道:“我五音不全,万一我一开嗓子,估计这里的老板就会把咱们轰出去了。”说着说着,艾洛儿自己都忍俊不禁,笑出了声。

    “现在看到你笑,我也就放心了。”叶凡有些心疼的说道,他和艾洛儿认识的这段时间,陪同艾洛儿遇到了很多的困难,一个女孩子能扛到现在,已经相当不容易了。“这段时间,不断遭到竞争对手的打压,都没看到你笑过。”叶凡继续说道。

    艾洛儿撩了撩耳边的长发,一脸回顾的说道:“这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当初创业的时候,缺少资金、缺少经验、缺少人脉,可以说一穷二白,每天都要到街上亲自发传单,还要拎着包拜访客户,为了省钱,从来不打车,而且还经常面临被客户轰出来的尴尬局面。”

    “我清楚的记得,有一次,我去拜访一个客户,结果对方要求我做他的二奶,还出言调戏我,我气不过,用高跟鞋敲了他满头的大包。当然,我也失去了那个客户。”艾洛儿徐徐的说道,语气中带着无奈,也带着坚强。

    “有的时候,为了能见到客户,一天要跑上好几趟,就算是见到了,也很难达成交易,我记得,我曾经接连拜访了一个客户五次,最后见到了,但是对方却说,你如果陪我一晚上,我就答应买你的货!”说带着,艾洛儿苦笑着摇摇头。

    虽然艾洛儿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叶凡曾经也苦过,知道其中的艰辛和委屈。

    忽然,艾洛儿话锋一转,说道:“和之前相比,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当然,公司有了规模,竞争对手也多了,也强了。”

    “但是,我现在已经有一定的力量和他们竞争了,不像以前那样,只能默默的承受委屈,面对他人的攻击,只能选择忍耐。”艾洛儿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十足,整个人也变的精神了很多。

    “我一定将公司经营好。”艾洛儿再次说道。

    叶凡暗道一声好,艾洛儿果然是个人物,接连遭到打击,依然能如此的坚强,或许这就是成功者和失败者的区别吧。失败者总是在给自己的失败找各种借口,而成功者,则是为自己的成功找借口。

    “其实,你公司的很多困难都是因为我才产生的。”叶凡灰溜溜多摸摸鼻子,变的有些不好意思。

    “叶凡,霍子龙想对付我,除了因为和你有矛盾之外,他最大的目的就是想吞并我的公司,然后以公司做平台,从事他那些肮脏的生意。其实,如果没有你的话,公司也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呢。”艾洛儿微微一笑,红嘟嘟的脸蛋,在灯光的映照下,让艾洛儿少了一丝冰冷,多了一丝温柔,也多了一丝妩媚。

    叶凡微微一怔,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艾洛儿如此小女人的一面,原来冰冷的女总裁,也有如此女人的一面。

    “今天晚上,不醉不归!”艾洛儿笑道,端起酒杯对着叶凡说道:“为了公司的未来,干一杯。”

    叶凡和艾洛儿碰了下杯子,然后一饮而尽,吐出一口浓重的酒气后,开口说道:“以后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当然如果你们想我了,也可以到王府找我。”

    “恭喜你,做了王神医的入门弟子,前途不可限量。”艾洛儿笑着说道,一想到以后不能天天见到叶凡,艾洛儿就感觉心里空荡荡的。不过她打心眼里为叶凡能成为王神医的弟子高兴。

    真正的朋友,会在得知朋友有良好前程之后,真正的为朋友感到高兴,而不是嫉妒和说一些风凉话。

    第二天早上,叶凡望着已经横七竖八躺在沙发上和地上的公司员工们,嘴角翘起了一丝微笑,昨天大家都很尽兴,都喝趴下了,就连性格比较乖巧的潘倩倩都喝的迷迷糊糊了,最后叶凡的目光落在了艾洛儿的身上。

    因为有些醉意,艾洛儿的脸蛋红扑扑的,侧着身子躺在沙发上,好像一只乖巧的小猫咪,睡的十分香甜,估计这是艾洛儿创业以来,睡的最舒坦的一次了。

    叶凡轻轻的拍了拍艾洛儿的肩膀,起身离开了包房,叶凡本来打算等艾洛儿醒了,返回住处收拾一下,但是为了不想引发伤感,叶凡打算悄悄的离开,而且,虽说叶凡搬到了艾洛儿哪里住,但是实际上没住过几次,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

    离开了包房,正好遇到昨天被叶凡灌醉的陈总在两个手下的搀扶下从另外一个包间走了出来,和叶凡走了个对面。

    “叶凡,我记住你了。”陈总歪着脑袋望着叶凡,昨天被灌的太猛了,饶是昨天吐的一塌糊涂,还喝了醒酒药,但是依然有些宿醉。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