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断双腿,就彻底的成为残废了,就算治疗及时,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影响张大虎的后半辈子。但是现在不照办,指不定叶凡能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一方面畏惧叶凡,另外一方面又实在是下不去手。

    张大虎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要不要我帮帮你?”叶凡反问道。

    张大虎急忙摇摇手,说道:“不,不,我自己能行。”

    叶凡冷哼了一声,说道:“我看你下不去手,干脆我让你的兄弟帮帮你吧。”说完,叶凡伸手指向最近的一个壮汉,沉声说道:“限你在一分钟之内,打断张大虎的双腿,马上去办。”

    剩下的这几个壮汉,你看看我,我看看,叶凡很可怕,但是张大虎是老前辈了,他们也害怕,万一把张大虎的腿给打断了,张大虎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但是现在不动手的话,叶凡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一群草包。”叶凡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一点血性都没有,还好意思出来混社会。”

    此时,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感觉好受一点的袁亮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双眼死死的盯着叶凡,顺手从地上捡了一根凳子腿,然后一点点的靠近叶凡,在距离叶凡还有半米的距离时,袁亮停下来,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的砸向叶凡。

    这是袁亮最后的机会了,如果失败的话,叶凡肯定会虐死他们的,所以一开始,袁亮就用尽了全力,争取一次性搞定叶凡。

    就在袁亮认为自己阴谋得逞的时候,叶凡猛的低下头,转身来了一记侧踢,正中袁亮的胸口,一脚将袁亮踢出去三米多远,重重的撞在墙上,然后掉在厕所的附近。遭受重击的袁亮,还保持着清醒,但是肋骨却断了好几根,整个人也彻底的失去了行动能力。

    强烈的疼痛剧烈的冲击着袁亮的神经,让袁亮痛不欲生,不受控制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张大虎等人当场就吓傻了,这力道也太强了吧,反应速度也太快了吧,好像叶凡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分秒不差的化解了袁亮的偷袭,同时重创袁亮。根据袁亮的惨叫声,他们估计袁亮这次算是彻底的废了。

    “接下来该轮到你们了。”叶凡面无表情的望着张大虎和剩下的几个壮汉,叶凡发现,他越来越喜欢这种掌控别人命运的感觉,如果换做之前,叶凡想都不敢想,他会有如此牛叉的一天,或许,正如叶凡所猜测的一样,有了强大的力量之后,人的性格也会随之转变。

    人的强硬程度和力量是呈正比的。

    就在这时候,通道里传来了阵阵的脚步声,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员快步走了过来,叶凡也十分识趣的停下来,坐在地上,假装休息。

    “怎么回事?”警员皱着眉头问道,此时的张大虎还保持着跪着的姿势,平常耀武扬威,精力极其充沛的壮汉,现在跟小猫一样,十分乖巧的站在一边。平时最嚣张的袁亮,此时躺在厕所的附近,一副马上要死的表情,其他的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

    见到警察来了,张大虎就跟见了亲爹似的,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抓着栏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警察同志,你们可来了,你们再晚来一步,我就被活活的打死了。”一边说,张大虎还一边的擦眼泪,好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似的。

    警察就更加纳闷了,张大虎是什么人,他们心里很清楚,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混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可怜了?

    ”警察同志,这个人太可恶了,不仅殴打我们大哥,还威胁我们。”其中一个壮汉哭哭啼啼的说道。

    望着虎背熊腰的壮汉,跟小孩子似的哭哭啼啼的,警察的下巴都惊掉了,这个反差也太大了吧,一个大老爷们好意思哭吗?而且还哭的这么伤心。

    看守所里经常发生一些斗殴事件,是十分平常的事情,不过进看守所的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好人,只要不把事情闹大,警察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没办法,警察的人数有限,总不能二十四小时在这里盯着吧?

    至于安装摄像头?因为看守所的面积有限,厕所和居住的地方是一体的,如果安装摄像头的话,岂不是将人家全都看光了?

    在警察们来看,看守所里最为瘦弱,也最为单一的叶凡,应该是受欺负的对象,但是结果恰恰相反,这让警察们实在是想不通。

    叶凡见这些臭不要脸的混混恶人先告状,于是站起来,对着警察们说道:“警察叔叔,你们看我这么瘦弱,而且孤单一人,不被欺负就已经是万幸了,怎么可能会欺负他们?”

    只要没出大事,警察也懒得管这些破事,于是说道:“都赶紧起来,收拾收拾,我们的韩警官要进来审问,你们最好都老实点,不要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不然有你们好受的。”

    原来韩蕾要到这里进行审问,至于原因,叶凡猜测,可能是因为袁亮这边人太多了,审讯室占不下,干脆到这里审问。

    没多久,一身笔挺警服的韩蕾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两名警员带着一把简易的和桌子急匆匆的走到前面,把桌子和椅子摆好,然后开始进行笔录。

    韩蕾坐下后,冷声说道:“袁亮,我这人不喜欢兜圈子,你们的所作所为我们掌握的很清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你主动招供的话,或许会宽大处理。如果继续顽抗的话,对你没任何好处的。”

    接连遭到叶凡的重击,袁亮连站起来的能力都丧失了,无力的躺在地上,侧着头望着面无表情的韩蕾,脸上闪过了一丝苦笑。在两个小弟的搀扶下,袁亮十分勉强的靠着拉杆坐下,有气无力的说道:“韩警官,我已经和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好市民,从来不做违法的事情。”

    “再者说,如果你已经掌握了证据,还需要问我们吗?直接审判不就行了?”袁亮也算的上一个老江湖了,虽然算不上老奸巨猾,但是也算的上奸诈了。

    韩蕾猛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胶囊,丢到桌子上,冷冷的说道:“这里面装的是K粉末,是从你们的住处找到的,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袁亮不以为然的说道:“韩警官,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你说这东西是从我们的住处翻出来的,那就能证明是我们的吗?我还说是你栽赃陷害呢。韩警官,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找不到足够的证据,就不要来骚扰我们,还有,二十四小时间的时间就要到了,没有充足的证据,你只能放我们走,不然我会让我的律师起诉你们。”

    面对圆滑的跟一条泥鳅的袁亮,韩蕾的脸蛋变的更加的冰冷,袁亮这伙人十分的狡诈,一直从事毒品交易,警方跟踪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好不容易这次抓到机会将其一网打尽,但是对方却死不认罪,而且找到的证据,又不能直接证明袁亮等人贩毒。

    “你的那些收入怎么解释?据我所知,你似乎没有正当的职业。”韩蕾不甘心的继续问道。

    “我自然有赚钱的方式,难道必须要告诉你吗?”袁亮反问道。

    这下把韩蕾气的够呛,袁亮这家会太对付了。

    叶凡看了韩蕾桌子上的胶囊一眼,然后又看了看袁亮,然后说道:“袁亮,你和张大虎是不是很熟?”

    袁亮不知道叶凡为什么要这么问,不过就算承认也没什么,很多人都知道,张大虎和袁亮认识。

    于是袁亮点点头,说道:“没错,我和张大虎关系不错。”

    “那你们是不是有生意上的来往?”叶凡再次问道。

    袁亮这次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盯着叶凡,想弄清楚叶凡为什么这么问,不过在袁亮看来,如果他承认他和张大虎有生意上的往来,是十分明智的选择,因为张大虎已经洗白了,开办了一家正规的企业。

    “我和张大虎确实有生意上的往来。”袁亮十分干脆的说道。

    张大虎也急忙说道:“我和亮子是多年的朋友,我这边生意做的不错,肯定会拉亮子一把,有钱大家一起赚,这有什么不对吗?”张大虎是个聪明人,见到韩蕾拿出胶囊的时候,就已经猜到袁亮贩卖毒品,因为这招还是他交给袁亮的。

    为了帮助袁亮摆脱嫌疑,张大虎主动声明他和袁亮有生意上的往来。

    袁亮立刻朝着张大虎投来感激的目光,感谢张大虎的出手相助。

    “韩警官,张总是知名企业家,张总和我关系不错,自然要帮我一把,现在还需要我解释下我的收入来源吗?”袁亮反问道,有了张大虎的支持,袁亮的底气十足。

    还没等韩蕾问话,叶凡就抢先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所有的生意往来都和张大虎有联系了?”

    袁亮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很纳闷,叶凡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帮自己,还是有其他的阴谋?根据目前的情况,袁亮和叶凡算的上死敌,叶凡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帮袁亮的。

    张大虎也很肯定的点点头,同样,他也很纳闷,叶凡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韩蕾很是懊恼,自己这边问话呢,作为嫌疑犯的叶凡,竟然两次插话。

    就在韩蕾打算训斥叶凡的时候,叶凡忽然说道:“韩警官,我可以证明,袁亮和张大虎一起贩卖毒品。”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