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蕾拿出一份厚厚的资料,用力的丢到桌子上,指着资料对着张大虎说道:“张老板,警局里关于你的资料还真是不少,据说你年轻的时候很是风光。”

    听韩蕾这么一说,张大虎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足足有二三十页的A4纸,张大虎大概的浏览了第一页,写的是他出道的时候的一些事情,看到这些,张大虎暗中松了口气,在佩服警察的调查能力很强的同时,也为自己当初做事十分谨慎感到庆幸。

    见张大虎表情很从容,韩蕾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这些资料是她到了派出所后专门从整理的,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宁海市老油子和小混混们的资料。不过这些资料记录的都是警察调查的事件,但是却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控告张大虎。

    而且事情过去很多年了,要想翻案,几乎是不可能了,要知道,当初都没找到足够的证据,就更不用说现在了。韩蕾之所以拿出这些资料,无非就是想让张大虎知道警察一直在关注他,让他收敛一些。

    叶凡好奇的启动了透视眼,只花费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叶凡就将所有的资料全都看完了,自从有了透视能力之后,叶凡感觉自己的脑子也很好使了,不仅速度快,而且过目不忘。

    通过这些资料,叶凡对张大虎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张大虎十几岁就在社会上混,不得不说,张大虎很有头脑,花费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从一个街头不入流的小混混,顺利的漂白,开办了企业,跻身于社会上层人士。

    张大虎表情镇定的抬起头,望着韩蕾,淡淡的说道:“你这些资料都是道听途说来的,和我没任何的关系。”

    “张大虎,不要太得意了,你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控之内,一旦我们发现你继续从事一些不法活动,那你这辈子就别想出来了。”韩蕾冷冰冰的说道,表情和语气都很冰冷,典型的冰山美女。

    张大虎虽然不屑于韩蕾的威胁,但是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做什么事情一定要低调,尤其是做一些违法的事情,比如说卖****的,总不能满大街的吆喝,我是贩毒的吧?

    “韩警官说笑了,我之前确实混过,做过一些错事,但是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容易冲动,再说,谁敢说自己没犯过错呢?俗话说,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现在已经不走老路了,创办企业,为宁海市的建设增砖添瓦。”张大虎一脸诚恳的说道。

    叶凡一脸鄙夷的看了张大虎一眼,说实在的,那些专业的演员估计都没有张大虎演的好,这货已经达到了满嘴瞎话,张嘴就来,脸不红心不跳的境界了。

    韩蕾哼了一声,然后转头望向梁明艳,说道:“你从事倒卖古董,这些年也捞了不少钱,现在有证据表明,你从事文物走私活动,变卖国家文物,那些可都是国家和民族的瑰宝,你违法贩卖,这可是重罪。”

    梁明艳演技比张大虎还要厉害,一脸真诚的说道:“韩警官,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从来不做违法的事情,而且我还每年资助贫困孩子上学,要不我拿资助证明给你看?”说着,梁明艳伸手去拿挎包。

    叶凡扫了一眼梁明艳的挎包,化妆品、钱包、资助捐款证明、还有卫生巾……怪不得今天再古玩城这么大的火气,原来梁明艳来大姨妈了,叶凡强忍着好奇心,没有去确认梁明艳是不是来大姨妈了。

    这可是要长针眼的。

    韩蕾冷哼了一声,说道:“表面上你只是一个二道贩子,但是你的销售网络很强大,人脉也很广泛,经常从事一些违法的事情,早晚我会将你绳之于法的。”

    叶凡无奈的摇摇头,目前来看,这个韩蕾应该是个正直,富有正义感的好警察,可惜的是,这个小丫头的阅历还比较欠缺。当着人家的面说这些话,这不明摆着告诉对方,我们警察正在盯着你,你要注意了。

    张大虎和梁明艳这样的唯利是图的人,怎么可能会收敛呢?相反,他们以后的行事会更加的隐蔽。

    韩蕾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叶凡的身上,说道:“目前还没有你的资料,不过目前来看,和张大虎这样的人搅和在一起,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叶凡立刻反驳道:“我怎么不是好东西了……呸,我怎么不是好人了,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要乱说。”

    “和张大虎这样的人纠缠不清,肯定也干净不了,还有,你和一帮混混发生争斗,难道说你是为民除害?”韩蕾反问道。

    叶凡十分肯定的点点头,说道:“哎,还真被你说对了,我确实是为民除害,那几个小混混找我的麻烦,我为了自保,肯定要进行自卫了,难道说,如果有人找你的麻烦,你就站在那里不动,让他们打你?”

    韩蕾狠狠的瞪了叶凡一眼,说道:“看着怪老实的,没想到还挺油腔滑调的。”

    叶凡很无奈的白了韩蕾一眼,说道:“警察姐姐,我怎么油腔滑调了?我只不过是为自己辩护,难道这也违法吗?”

    本来韩蕾今天在宁海古玩城附近巡逻,接到报警电话后立刻赶到,但是没想到见到了张大虎和梁明艳,不过韩蕾知道,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她也没办法逮捕两人,于是就将其带了过来,口头上警告一下,然后送到看守所关上二十四小时,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

    现在警告完成了,于是韩蕾安排警员将叶凡三人押往看守所。

    “就算你怀疑我们违法,如果找不到证据的话,二十四小时之后也要放人,否则我会找我的律师控告你们。”被押走之前,张大虎理直气壮的说道,他已经从猜到韩蕾没证据了,不然的话就不是关押到看守所这么简单了。

    因为男女有别,叶凡和张大虎关在一起,梁明艳则是被关了专门关押女嫌疑人的看守所。

    临时看守所的位置就在派出所的后院,和电视里演的差不多,大铁门里面是一条笔直狭窄的通道,通道的两侧是狭小阴暗的简易牢房,只有十平左右的面积,一张简单的木床和一床被子,角落里有蹲式的抽水马桶。

    “就住在这里?”叶凡反问道。

    警员立刻训斥道:“难道你还想住豪华总统套房啊?能住在这里,就已经算很不错了。”

    “可是这都满人了啊。”叶凡看了大概有十来个房间,都已经有人了,通道内透漏着阴冷的气息,牢房里的人面无表情,目光呆滞的蹲在地上,呆呆的望着叶凡等人。

    “这个不用你操心,你们是临时关押,不需要住单间,到大牢房就可以了。”警官指了指里面的一个大型的牢房。

    还他娘的单间?叶凡无奈的苦笑了两声,一直遵纪守法的他,没想到也有蹲牢房的一天,不过从目前来看,最多也就是住上一天一夜,凑合下吧。

    来到大牢房前,警员打开大铁门,将叶凡和张大虎推了进去,随着咣当一声,警员将大门重新锁上,然后说道:“老实的在这里呆着,不要闹事。”

    大牢房的面积不是很大,只有五十多平,不过相比那些单间,确实已经算很大了,这里的阴冷气息稍微淡了一些,原因很简单,人多,五十多平的牢房里竟然关押着二十多人,看穿戴和模样都不像好人。

    等警员走后,坐在地上休息的罪犯们立刻站起来,缓缓的走了过来,阵势很是吓人,叶凡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装在了铁门上。这二十多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一副痞子样,尤其是站在最中间的几个人,人高马大的,长的十分壮实,面无表情,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张大虎也很是紧张,不过当他看到其中一个人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冷笑。

    “两个新来的?知道这里的规矩不?把身上的钱和香烟钱全都拿出来,然后去厕所那边蹲着。”其中一个壮汉伸手指了指角落里的蹲式马桶,语气十分的嚣张。

    “袁亮,你的人越来越放肆了,竟然敢对我发号施令了。”张大虎点了根香烟,语气淡然的说道。

    “先不要动手!”一个沙哑的嗓音从人群后面传来。

    二十多号人立刻停下来,让出一条通道,一个身高一米八多,壮实的跟一头野牛一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见到张大虎后,冰冷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说道:“虎哥,你怎么进来了?”

    说完,袁亮立刻回头,对着自己的小弟们训斥道:“瞎了你们的狗眼,这位是咱们的老前辈,虎哥,虎哥在社会上混的时候,你们还穿开裆裤呢?还他吗的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喊虎哥?”

    “虎哥!”二十多号人同时喊出的声音极其洪亮。

    袁亮急忙说道:“虎哥,这些都是新人,不知道您的威名,您多担待。”

    张大虎满意的点点头,发了一根香烟给袁亮,然后说道:“袁亮,你这是怎么搞的?怎么被抓进来了?”

    袁亮笑着说道:“前几天和和别人争场子,被警察抓了个现行。”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