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刀哥的小青年,身高不过一米七,身材瘦小,属于那种感觉刮风就可能被吹走的人,不过这小子胳膊上的纹身十分的显眼,是一把黑色的鬼头刀,估计刀哥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叶凡用透视眼扫了刀哥一眼,这货看起来弱不禁风,实际上还真是弱不禁风,肌肉比例很少,而且很松散,典型的外干内更干。

    在叶凡打量刀哥的同时,刀哥也在打量叶凡,叶凡看起来并不怎么显眼,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

    叶凡伸手指了指坐在车内的张大虎和梁明艳,对着刀哥说道:“是那辆车里的人让你们来找麻烦的吗?”

    刀哥嘿嘿一笑,叼了根牙签,笑眯眯的望着叶凡,流里流气的说道:“小子,胆子不小啊,竟然敢盯着我看。”

    另外一个小弟嘚瑟道:“这小子看起来很拽,竟然敢盯着我们刀哥看,前几天有个小子也这么盯着我们刀哥看,你知道啥后果不?被我们刀哥连着砍了三刀,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这种老套,没有技术含量的开篇,叶凡在上学的时候就见识过很多次了,不过那时候叶凡明知道这些人装逼,没多大的本事,但是却依然很害怕,这些混子每天无所事事,一旦惹了他们,天天跟着你,找你的麻烦,烦也能烦死你。

    而且一旦发生冲突的话,就算他们不敢真的下死手,万一打急眼了,真的来来一刀子,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所以当初叶凡一直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

    不过现在叶凡不一样了,如果眼前这几个小混子不找茬,叶凡也懒得搭理,如果真的想动手的话,叶凡也不介意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如果你们继续纠缠我,我可就要报警了。”叶凡拿出了手机,在刀哥面前晃了晃。“为了区区一千块钱,就进局子,这可是很不划算的,看你们的样子,在道上混的时间不短了,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刀哥歪着嘴,冷哼了一声,看了看自己的兄弟们,嘚瑟道:“兄弟们,听到了吗?这小子竟然用警察威胁我?我就草了,老子是被吓大的吗?竟然用警察吓唬我。给我动手,让他知道知道是警察厉害还是我厉害。”

    几个小痞子虎视眈眈的围上来,打算教训教训叶凡。

    叶凡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原则,猛的冲上去,一把抓住刀哥的头发,同时膝盖猛的向上提,坚硬的膝盖正好砸中刀哥的脑袋,随后,叶凡猛的打出一拳,砸中刀哥的腹部。被撞七荤八素的刀哥还没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就已经趴在地上了。

    准备上前的几个小青年,当场就****了,混子出来混,靠的就是能不能唬住人,他们这边一吓唬,对方只要表现出害怕的表情,基本上这件事情就成了,如果对方表现的很镇定,他们会进一步吓唬。如果对方依然很镇定,那么他们就要重新考虑下对方的身份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被拦住的年轻人,只说了几句,还没等他们观察出什么结果呢,竟然就抢先动手了,动手很凶残,动作也很迅速,眨眼间的功夫,就把牛逼哄哄的刀哥给揍趴下了。

    刀哥从地上爬起来,死死的盯着叶凡,跟被踩了尾巴的疯狗一样,咆哮道:“王八蛋,竟然敢打老子,给我废了他,弄死他……”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只要收拾了刀哥,这场游戏也就结束了,叶凡趁刀哥的小弟发呆的时候,十分果断的再次冲向刀哥,扬起一脚,将刀哥踹趴在了,正在疯狂叫嚣的刀哥淬不及防,摔了狗啃食,门牙都磕掉了两颗。

    “他娘……的……”丢了两颗门牙,刀哥说话都带漏风的。

    叶凡抬起脚,踩住刀哥的脑袋,狠狠的将其踩在地上,然后面无表情的看了看目瞪口呆的小痞子们,冷声说道:“你们谁还想动手?”音量虽然不高,但是却很有威慑性。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痞子们没一个敢上前的,甚至还向后退了几步,老大都不是对手,更别说他们这些只知道混吃混喝的小喽啰了。

    被踩住脑袋的刀哥,想抬起头,没想到叶凡的力道很大,左脸死死的贴在地上,被地上的一些杂物刮的生疼。“你……你小子够狠,胆子也够大的,竟然连我都敢打,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叶凡皱了皱眉头,刀哥这货都被的成这副逼样了,竟然还敢这么嚣张,于是叶凡松开刀哥,然后单手将刀哥提起来,四目相视,叶凡的目光冷峻,刀哥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和羞恼,堂堂的刀哥,竟然被人打成了这副德行,这要是传出去,就没办法在这一代混了,今天必须找回场子来。

    没等叶凡说话,愤怒不已的刀哥咬牙切齿的盯着叶凡,说道:“小子,你今天死定了,等会我就把我所有的兄弟喊过来,非得弄死你不可,除非你不在宁海市混了。”

    好狂妄的语气,就算曾经做够社会大哥的任军都不敢这么吹。

    叶凡话都没说,随手甩了刀哥一个大嘴巴,声音很脆,当场就把刀哥打蒙圈了,不过刀哥依然叫嚣着:“打,有本事你打死我,不然我早晚要弄死你。”

    叶凡就跟机械人似的,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大嘴巴子跟不要钱似的,可劲的往刀哥的脸上招呼,饶是叶凡掌控了力道,依然打的刀哥顺着嘴角流血。不管刀哥如何的威胁叶凡,叶凡就装作没听到一样,继续打……

    打了十多下,刀哥实在是扛不住了,这些力道极大的嘴巴子,不仅打的他生疼,也打掉了他所谓的面子,开始求饶道:“这位大哥,你是混哪里呢?小弟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

    没办法,刀哥是真的快崩溃了,他完全弄不懂叶凡到底是什么来路,也弄不清楚叶凡到底要打到什么时候。换做谁,面对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劲抽嘴巴子的人,也会精神崩溃的,更何况是一个不入流的小痞子。

    叶凡似乎没听到刀哥的求饶,继续打……

    刀哥实在是扛不住了,他这次是真的害怕了,他之前敲诈人,也遇到过一些厉害角色,也挨过揍,但是基本上对方就是打他一顿就走了,但是现在遇到的这个,大有一副不抽死你丫的,就誓不罢休的感觉。

    一股骚臭味传来,叶凡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一脸厌恶的将刀哥丢到地上,面无表情的说道:“刚才是谁指使你们找我麻烦的,现在就去找谁,刚才我怎么对你的,你就怎么对他们,顺便把他们的车给我砸了。”

    叶凡是老实人,心胸也很宽广,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被人算计了,也要忍气吞声,如今有了透视能力,叶凡也有了报复的能力,岂能不动手报仇?

    对付一些人渣,讲道理,是完全没效果的,最好的办法是以暴制暴,当然,前提是你必须有这个能力,否则,就是作死。

    “大哥………那个张大虎是老混子了,是我的前辈,我惹不起他。”刀哥蹲在地上,紧紧的捂着尿湿了的裤子,哭丧着脸望着叶凡。

    “难道你惹的起我?”叶凡冷着脸反问道。

    刀哥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张大虎他认识,是一个在社会上混了十几年的老混子,即使现在成了企业家,但是在道上依然有着很高的威望。刀哥这个晚辈,自然是不敢和张大虎作对了。但是叶凡也不是好惹的,刚才那一顿嘴巴子,打的刀哥心惊胆战的,生怕自己被打死了。

    “我想重复我刚才的话。”叶凡冷声说道,说罢,叶凡再次伸手抓向刀哥的脖领,准备继续玩抽嘴巴子的游戏。

    被打成猪头的刀哥急忙说道:“我去,我马上就去。”

    说罢,刀哥招呼自己的几个小弟急匆匆的前往停车场,围住张大虎的汽车,打开车门将张大虎拽了出来。

    张大虎冷冷看了远处的叶凡一眼,他发现越来越看不懂叶凡了,现在的叶凡和之前的叶凡判若两人,完全找不出丝毫的共同点。

    “你想做什么?”张大虎傲然的说道,自诩前辈的张大虎,根本没将刀哥放在眼里。

    刀哥确实很怕张大虎,不过一想到自己可能会被叶凡活活的打死,于是硬着头皮说道:“前辈……”接连说了好几个前辈,刀哥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张大虎扬手给了刀哥一巴掌,正好拍在刀哥已经肿的跟包子似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差点让刀哥跳起来。

    “一群废物,这么点事都办不了,滚一边去。”张大虎怒声说道。

    为了帮你办事,差点被打死,你他娘的不但不安慰我两句,反而还让老子滚?

    憋了一肚子火的刀哥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顿时恼怒了,疯狂的冲着张大虎喊道:“干你老母的,老子为了帮你办事,被揍成了这副逼样,你******不给我医药费也就算了,竟然还让老子滚……”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