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虎面无表情的望着叶凡,他都有些不敢相信,站在眼前这个对他横眉冷对的叶凡,曾经是他手下那个老实巴交,被人欺负也不敢反抗的叶凡。要知道,在不久之前,每次叶凡见到张大虎,基本都是低着头,挨训的时候,也只是听着,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但是如今,这个曾经对张大虎恭恭敬敬的叶凡,竟然十分霸气的用手指着他,甚至还曾经爆打过张大虎一次。

    “你……”张大虎气的浑身发抖,混子出身的张大虎,按照以往的脾气,如果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的话,早就冲上去大嘴巴伺候了,但是这次,张大虎十分无奈的选择了忍耐,原因很简单,他不是叶凡的对手。

    几天前,他被暴打的画面,依然回响在他的大脑内,挥之不去,甚至已经让张大虎产生了恐惧感。

    周围的人见张大虎一副气急败坏,但是又不敢造次的模样,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尤其是梁明艳,更加惊讶不已。见到张大虎的时候,梁明艳见张大虎浑身是伤,鼻青脸肿的,还纳闷呢,到底是谁干的,没想到竟然是叶凡干的。

    而且叶凡还理直气壮的当着众人的面,说打的太轻了。

    叶凡冷冷的看了张大虎一眼:“嘴巴最好放干净点,否则,我不介意亲手帮你收拾收拾。相信我,我做的出来。”

    听到这话,梁明艳等人脸上出现了极其惊讶的表情,这个叶凡胆子也太大了点吧,竟然在公众场合公然威胁张大虎,好歹张大虎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这完全是将张大虎逼成死敌了。

    转念一想,叶凡这货都敢打张大虎,如今公然威胁张大虎,也只能算是小儿科了。

    艾洛儿呆呆的望着叶凡,惊讶的不得了,叶凡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老实的不能再老实的小伙子,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强大。不过艾洛儿不希望叶凡做的太过火了,免得彻底激怒张大虎,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

    要知道,张大虎曾经混过社会,即使洗白之后,开了一家公司,但是依然有着一定的人脉和社会基础,再加上现在算的上一方土豪,如果真的把张大虎逼急了,肯定没叶凡好果子吃。

    心思缜密的艾洛儿伸手拽了拽叶凡的胳膊,小声的在叶凡的耳边说道:“咱们今天是来赚钱的,不是来打架的。张大虎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何必和他一般见识呢。”

    叶凡一想起曾经张大虎的所作所为,叶凡气就不打一处来,所以叶凡是铁了心了和张大虎对抗到底,即使艾洛儿是出于好心,但是叶凡依然没有放弃的意识,反而对着艾洛儿说道:“我和他已经走到对立面了,就算我现在在他面前装孙子,他该怎么样还会怎么样了?而且,我已经不想装孙子了,我。”说道,叶凡扭头看了看张大虎和梁明艳,然后继续说道:“我装孙子已经装够了。”

    艾洛儿微微的叹了口气,看来叶凡是铁了心要和张大虎做对了,现在不管她说什么,叶凡都听不进去。不过,根据叶凡最近的所作所为,艾洛儿意识到,叶凡似乎有这个底气和张大虎叫板,别的先不说,单说任军是叶凡的朋友,就这一条,张大虎就不敢造次。

    “叶凡,你小子翅膀硬了,看来是想和我对抗到底了。”张大虎沉声说道,说实话,因为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叶凡,所以身边没带保镖,所以说起话来,也没什么底气,叶凡这货实在是太能打了,而且下手特别的狠。

    叶凡不以为然的说道:“你曾经怎么对我,我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记住我今天的话。”

    见张大虎如此难堪,梁明艳这娘们立刻跑出来打圆场,对着叶凡振振有词的说道:“叶凡,好歹张大虎也曾经是你的老板,给了你工作,发给你工资,你至少给他留下一些脸面。人要有宽宏大量的心才能成大事。”

    听到这话,叶凡更加的来气了,面无表情的盯着梁明艳,盯的梁明艳开始躲闪了,这才开口说道:“滚一边去,老子当初好心救你,你却他吗的不知好歹。你也别和我说什么宽宏大量,也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工作工资,我付出劳动,拿工资,是理所应当的,并不是张大虎多么的仁慈。至于你说的宽宏大量?那都是扯淡,如果我玩完了你,一脚将你踹开,你能保持宽宏大量,见到我还面带微笑吗?”

    面对叶凡咄咄逼人的反问,梁明艳竟然无言以对。

    “你……简直无可救药。”恼羞成怒的梁明艳狠狠的咬紧牙关,望着叶凡的眼色越发的冰冷。

    梁明艳本来想打个圆场,缓解下张大虎的尴尬,没想到还把自己捎进去了,肠子都悔青了。

    今天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叶凡感觉无比的舒畅,这些话已经压在心中很久了。

    叶凡呼出一口浊气,然后对着站在旁边目瞪口呆的工作人员说道:“这尊香炉我要了。”

    正忙着看戏的工作人员急忙回过神来,“先生,您是贵宾,享受到打折优惠,我们这里有四种支付方式,微信支付、支付宝、现金或者刷卡,您选择哪一种?”

    叶凡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对方,说道:“刷卡。”这段时间,拿了不少提成的叶凡,现在也算的上财大气粗了,换做以前,他根本都不敢想象,他能拿着一万多块钱买一个香炉,因为相比香炉,还是买泡面更实在一些。

    艾洛儿见叶凡要刷卡,急忙阻止道:“叶凡,你这是干什么?这尊香炉虽然成色不错,但是有粉末状铜锈,已经废了,这么简单的问题我都能看出来,你为什么看不出来呢?”艾洛儿这次是真急了,这尊香炉已经废了,市场价不会超过三千。

    被叶凡气的不轻的张大虎和梁明艳,见叶凡竟然要花费一万多购买一个已经报废的香炉,脸上顿时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站在一旁等着看好戏。

    站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王起,此刻,眯着双眼紧盯着香炉,之前在古玩市场,他曾经见识过叶凡的能力,也知道叶凡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吃亏的。之所以叶凡花费重金买下这尊香炉,肯定是有原因的。

    不过王起看了好几眼,也没看出这尊香炉到底有什么值得叶凡看重的地方,要知道,王起在这个行业也混了十几年了,还是有一定水平的,但是连他也看不出来。于是王起就更加的好奇了。

    这东西到底哪里值钱了?

    曾经做过叶凡几年老板的张大虎自认为对叶凡了如指掌,有几斤几两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断定叶凡肯定是个外行,连一个报废的香炉都看不出来,实在是可笑。

    见到叶凡付完款,拿起香炉,用手指去触摸粉末状锈斑的时候,张大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可是号称铜器癌症的锈斑,呈粉末状,会不断的腐蚀完好的部分,直到整个香炉变成一堆铜锈。

    如果用手去碰的话,那块锈斑肯定变成松散的铜锈掉落,也就意味着,这边香炉就彻底的报废了,试问谁会购买一个破损不全,而且还有锈癌的香炉?

    答案是否定的!

    “叶凡,这东西可是好东西,只要你把那块铜锈除掉,这个东西的价格会立刻翻好几番。”张大虎讥讽道。

    艾洛儿冷冷的扫了张大虎一眼,然后急忙对着叶凡说道:“别听他胡说八道。”

    叶凡没有停止,轻轻的在铜锈上按了一下,粉末状的铜锈好像松散的沙子一样,刷刷的往下掉。

    一些围观的人纷纷摇头,一脸的惋惜,议论纷纷的嘲讽叶凡是个傻帽,稍微懂点行的人,都不会做出如此脑残的行为。

    忽然间,叶凡抓起香炉下的垫的红布,然后用力的擦拭锈斑,似乎刚才用手指捅了下感觉不过瘾,现在要用步将锈斑擦干净。这一动作让周围人冷笑连连,张大虎和梁明艳笑的都弯下了腰。

    忽然间,叶凡丢下红布,然后将香炉翻转,对着艾洛儿说道:“你帮我看看,这是不是宣德炉的四字款?”

    艾洛儿愣了下,刚才她还在担心叶凡把这尊香炉毁掉呢,现在忽然听到宣德炉三个字,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但是当她看到楷书款的大明宣德四个字后,脑子嗡的一声,当场当机了。

    只要稍微懂点行的人都知道,香炉,当属大明宣德炉最为珍贵,价格最高,是当之无愧的精品。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往这方面想的,现在的香炉仿品太多了,多的几乎数不清了,但是如今见到大明宣德四个字后,看的更加的仔细了,不管是典雅优美充满文化气息的外形,还是包浆和铸造手法,确实是大明宣德炉的特征。

    刚才锈斑的位置,微微凹陷进去一部分,正是铭文所在的地方,估计是有人担心铭文磨损,在铭文的位置放了一块铜,借此保护铭文。结果这个却误导了所有的人。

    不过,一般的铭文都是镌刻在底部,眼前这尊香炉镌刻在了侧面,确实十分的罕见。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