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头疼真的这么严重吗?是不是有些夸张了?”任军惊愕的望着叶凡。

    叶凡十分肯定的点点头,说道:“头疼分很多种,平常的头疼或许没什么的,但是如果因为脑子里多了一些东西,压迫脑神经,导致的头疼,就一定要注意了。我之前跟着一个老中医学过一些医术,可以通过人的脸色发现隐患,我看你脸色不佳,印堂发黑,可能有重大的隐疾。”

    为了说服任军到医院检查,叶凡只好继续编瞎话,就连老中医都搬出来了。

    任军半信半疑的望着叶凡,他发现叶凡这家伙有点扯淡的意思,但是又不敢不相信,万一叶凡说的是真的呢?前半辈子摸爬滚打,现在终于事业有成,可以好好的享受人生了,万一真的挂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过几天有时间了,我一定到医院检查。”任军笑着说道。

    “不要等了,事不宜迟,现在就去,正好我们也吃的差不多了,该回去交差了。”叶凡催促道。和任军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叶凡发现任军是个性情中人,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所以不希望任军英年早逝。

    “我还没吃……吃饱呢?”小吃货潘倩倩一边往嘴里塞食物,一边模糊的说道,小嘴巴吃的油亮油亮的,身前堆满了螃蟹坑,虾皮和骨头之类的杂物。在叶凡和任军说话的时候,潘倩倩这个小吃货,嘴巴一直没闲着。

    叶凡给潘倩倩使了个眼色,然后说道:“任哥,我们先回去了,你赶紧去医院检查下身体吧。”

    “好吧。”任军有些扫兴的说道,其实他现在依然没有全信叶凡说的话,不过看叶凡催的这么急,最终决定到医院看看。

    叶凡拉着潘倩倩带着钱,急冲冲的离开了包房。

    “老板,你真信叶凡说的话?”其中一名保镖凑过来,低声说道。“我感觉他说的有点危言耸听了。”

    “我总是感觉这小子不一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到医院看看吧,距离上次体检已经过了六个月了,也该检查下了。”任军站起身,带着保镖离开了包房,乘车前往医院。

    还是刚才那家医院,到了医院后,任军直接来到院长的办公室。

    见任军刚走没多久,又回来了,院长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急忙说道:“任先生,怎么又回来了?”

    任军毫不客气的坐在院长面前,点了根香烟,深吸一口后,缓缓的说道:“我问问你,中医有相面看病这个说法吗?真的有这么神奇吗?”

    院长不知道任军的来意,更加的不清楚任军问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老实的回答道:“虽然中医没电视里演的那么神乎其神,但是确实很神奇,比如说望问诊切四个字,其中说的望,就和你说的差不多,通过观察人的脸色和身体特征来判断病情。”

    “哦?还真有这么一个说法?”任军皱着眉头说道,心中盘算着,看来叶凡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

    “刚才我一个小兄弟说,他跟着一个老中医学过医术,说通过看我的脸色,发现我脑袋有问题,所以我来检查下,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任军开口说道,此时的任军,依然没有完全相信叶凡说的是真的。

    毕竟叶凡不是专业的医生,也没经过仪器的诊断,只是近距离的看了下,所以任军认为不是很靠谱。

    院长和任军的想法差不多,不相信有人通过相面就能诊断出病情来,于是说道:“有着几十年经验的老中医,确实可以通过相面看出病情来,但是准确率还是很低的,比不上先进的仪器,除非是名医。对了,任先生,你的朋友多大年纪?是有名的中医吗?”

    任军说道:“你见过的。”

    院长皱着眉头说道:“我见过?”院长费尽心思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几个人来,他身边的出名的西医很多,但是中医却很少,会望问诊切的老中医更是没几个。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是谁来,任先生,你别卖关子了,你还是和我说下吧。”

    任军吐出一口烟,慢悠悠的说道:“就是刚才我带来看病的那个小兄弟。”

    “他?”院长一脸的无奈,就那么一个毛头小子,连自己的受伤都看不了,怎么可能是有名的中医呢?要知道,中医和美酒一样,时间越长才越厉害。刚才来的那个毛头小子,看样子也就是二十来岁,就算从娘胎里学中医,也才二十年。

    任军继续说道:“他刚和我说我脑子可能有病的时候,我和你一样的感觉,不过我感觉叶老弟有点不简单,而且他也不至于忽悠我。”

    院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检查下也好,有病治病,没病放心,现在我安排医院最知名的脑科专家给你检查。”

    几分钟后,医院最著名的脑科专家张医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见到院长后,气喘吁吁的说道:“院长,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显然这货是跑着来的,毕竟是院长召见,他可不敢怠慢。

    院长指了指任军,对着张医生说道:“任先生想做个脑部检查,你是咱们医院最好的脑科医生,所以我选择你来做检查。”

    被小夸了一番,张医生乐的颠颠的,急忙说道:“院长谬赞了,我一定尽力而为,任先生,请跟我到检查室。”

    到了检查室,张医生站在任军面前,仔细的检查了一番任军脸上的淤青,很快下结论道:“只是皮外伤,有些淤肿,没有伤到大脑。”

    任军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兄弟说,我的脑袋里有东西,让我来做个检查。”

    张医生说道:“没问题,我现在就准备检查仪器。”一边准备,张医生一边在心里嘀咕着,有钱人就是矫情,只是皮外伤,就要做个脑部检查。再者说了,你兄弟那么厉害,知道你脑袋里有东西,那就让你兄弟来啊……

    这些话,张医生是万万不敢说的,只能在心里发发牢骚,院长都惹不起的人,他更加的惹不起了。

    整个检查过程花费的时间很短,等检查结果出来后,张医生拿着检查结果,还没看,就对着任军说道:“任先生,做脑部检查对人体是有一定危害的,我希望你不要听别人乱说,随便的做脑部检查。”

    “说结果吧。”任军此时的心情有些忐忑,虽然他不全信叶凡的话,但是也有些担忧。

    张医生拿着CT图看了几眼,脸色骤然变色,拿着CT图到光线稍微好点的位置仔细的查看,看了足足有十五分钟,比检查过程花费的时间还要长。

    站在一旁的院长催促道:“不就是个检查结果吗?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至于看那么长时间吗?快点说结果,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张医生面色严峻的转过身,来到了任军和院长面前,并没有先说结果,而是问道:“任先生,你那位朋友是医生吗?多大年纪?”

    这个问题和刚才院长问的几乎一米一样,任军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是我的一个小兄弟,二十来岁,他说之前学过一段时间的中医,他通过相面说我的脑袋可能有问题,建议我来做个检查。”

    张医生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作为医院最知名的脑科医生,有着留学经验和丰富的临床经验,但是也不能通过脸色看出病情来。刚才在用仪器检查之前,他通过肉眼检查了一番,没发现任何的问题。

    但是,对方却看出了问题,而且还知道脑袋里有东西,这他吗的绝对是神医啊!

    张医生想问问,到底是谁这么厉害。

    还没等张医生开口,任军就不耐烦的说道:“不要再问了,直接说结果,他娘的,我只是做个脑部检查,你整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

    见任军恼火了,院长怒斥道:“快点说结果,没看见任先生都生气了吗?”

    张医生深吸一口气,语气沉重的说道:“院长,我建议你马上安排医院所有的脑科医生会诊。”

    “什么?”院长被张医生的话吓了一跳,会诊意味着出现重大疾病了。

    张医生将检查结果丢到桌子上,面色凝重的说道:“通过刚才的检查,在任先生的大脑里发现了一个2CM*3CM的不明物体,初步判断可能是肿瘤,需要立刻进行会诊决定手术方案。”

    张医生的话就好像晴天霹雳击中了任军和院长。

    院长立刻安排人去找其他的脑科医生,立刻安排会诊。

    “任先生,你的那位朋友十分了得,用神医来形容,都不为过,全中国能达到这个水平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两位数。”张医生十分郑重的对着任军说道。

    任军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一方面因为自己的病情,另外一方面震惊于叶凡的神奇,叶凡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他真的深藏不露的神医?

    “任先生,不要紧张,根据我的判断,肿瘤应该是良性的,因为发现的比较及时,手术痊愈的成功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张医生安慰道。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