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虎最信任的几个手下,被人打趴下一个,就全都认怂了,丢下张大虎,全都跑了。张大虎郁闷的想撞墙,自己花了那么多钱,却养了一帮废物。

    叶凡缓缓的走到张大虎面前,冲着张大虎喷出一股烟雾,缓缓的说道:“你的手下太垃圾了,平时欺负欺负老实人还行,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今天我认栽了,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张大虎不愧是混社会出身,知道现在硬扛着,是最不明智的做法,还不如服个软,日后再找机会报仇。“钱,我有的是,你开个价吧。”张大虎见叶凡没有下一步的动作,长长的舒了口气,在张大虎看来,叶凡无非就是想要点钱。

    叶凡走到门口,将门关好,然后拽了把椅子坐在张大虎的对面,说道:“有钱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吗?”

    张大虎没有回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叶凡,此刻,张大虎内心的怒火都快爆炸了,作为一个公司的大老板,竟然被曾经的一个小员工打成这副德行,甚至还被对方逼问,这种感觉实在是不爽。

    但是张大虎又不敢顶嘴,万一叶凡再次爆发的话,会被打的很惨的。

    “我问你话呢,你聋了?”叶凡怒声说道,一把揪住张大虎的脖领,脖子被卡住的张大虎瞪大双眼,呼吸急促的望着叶凡。

    “你不就是想要吗?你开个价吧。”张大虎大声的喊道,张大虎此刻是真的害怕了,老实人一旦犯起混来,那是相当可怕的,很有可能下死手。万一叶凡真的将他干掉的话,张大虎只能到阎王殿报道去了。

    啪……

    叶凡接连给了张大虎两个大嘴巴,然后怒声说道:“有钱就了不起吗?我今天不是为钱。”

    被打的眼前直冒金星的张大虎有点犯傻,不是为钱?那是为了什么?

    “跟我走一趟。”叶凡没等张大虎回答,拽着张大虎往外走,张大虎踉跄着跟在后面,就好像被人牵着绳子的狗。

    一出门,叶凡就看到了走廊里围满了人,和叶凡都是熟人了,刚才办公室内打斗的很激烈,他们还以为张大虎教训叶凡呢,想围上来看看热闹,结果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平时无比嚣张的张大虎,竟然被叶凡牵狗似的拽出来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叶凡那个傻小子,傻帽时候变的这么勇猛了?连张大虎都敢打?”

    “我没看错吧,张大虎被打的连他妈都认不出来了。”

    叶凡猛的停下来,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都他吗的给老子滚一边去。”

    呼啦一声,十几号人立刻散开,尤其是平时经常欺负叶凡的几个人渣,跑的贼快,生怕和张大虎一样,被打成猪头。

    出了公司大楼,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在叶凡和张大虎上车的时候,似乎从窗户探出头来,一脸好奇的问道:“怎么被打成这副惨样了?是谁打的?报警了吗?”

    叶凡拉开车门,跟塞行李似的,随手将高大威猛的张大虎塞了进去,叶凡坐好,关上车门后,说道:“这是被我打的。”

    刚准备聊两句的司机,吓的急忙闭上嘴,不再说话。

    到了医院后,叶凡给完钱,带着张大虎下车,憋了一路的司机打开车窗说道:“小伙子人不错,打完人还知道送到医院来。”

    叶凡一阵哭笑不得,朝着司机摆摆手,然后在路人诧异的眼神下,拽着张大虎进了医院,径直来到张伟所在的病房。

    有了一万块钱的治疗费用,张伟的待遇明显高了很多,不仅有专门的护士伺候,房间内还开了空调,此时,张伟懒洋洋的靠在床头看电视,手里拿着遥控器,一个劲的换台,显然这货在这里太闷了。

    听到推门声,张伟猛的转过头,一脸惊喜的说道:“叶凡你终于来了,都快把我闷死了……你身后是谁?****,张大虎!”

    张伟吓的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叶凡这家伙竟然拽着鼻青脸肿的张大虎进来了,上午叶凡说有些事情要办,原来叶凡去办张大虎了。“叶凡,这都是你干的?”张伟吃惊的问道。

    叶凡点点头,然后对着张大虎冷冷的说道:“跪下,跟我兄弟认错。”

    张大虎终于弄明白了,叶凡之所以不要钱,是想要一口气,想为自己和为他的兄弟出一口气。“你兄弟的医药费我来出,误工费之类我也出,你们开个价吧。”张大虎想用钱了事,没打算下跪。

    钱!

    叶凡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一路走来,被人当成了猴子围观,一直高高在上的张大虎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现在又被叶凡吼了一嗓子,火气蹭蹭的往上窜,大声的说道:“叶凡,别他吗的得寸进尺,今天老子就是他吗的不下跪,有本事你弄死我。”

    张伟见势不妙,拽了拽叶凡的胳膊,小声的说道:“他都答应给医药费了,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张伟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也不希望叶凡因此遭到张大虎的报复。

    叶凡说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说完,叶凡伸手按住了张大虎的肩膀,利用透视眼找到了张大虎最敏感的神经部位,轻轻的捏了一下,在疼痛的刺激下,张大虎下意识的哆嗦了好几下,好像触电了一样。

    “我在大学的时候,选修了人体医学,对于人体的构造还算比较了解,比如说哪里的神经线比较敏感,哪里会让人痛不欲生。”叶凡猛的一拳打在张大虎的腹部,正好打在肝脏的位置。

    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痛苦让张大虎当场晕厥。

    张伟见张大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还以为叶凡将张大虎给打死了,急忙说道:“叶凡,你疯了啊?杀人偿命的,张大虎是个人渣,你为一个人渣搭上一条命,不值得。”

    叶凡说道:“我做事有分寸,张大虎还没死,只是晕了。”

    “你和张大虎已经结下梁子了,为了你的安全,我劝你还是离开宁海市吧。”张伟忧心忡忡的说道,他不知道叶凡现在已经不是之前的叶凡了,所以十分担心叶凡的安危。

    叶凡冲着张伟笑了笑,没有说话,转身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凉水,猛的泼在张大虎的脸上,在凉水的刺激下,张大虎猛的打了个冷战,十分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无比愤怒的望着叶凡。

    此刻的张大虎脸色苍白,双眼无神,显然,肝脏遭受重击的痛苦,现在还没缓解。

    “休想让我下跪,有本事就杀了我。”张大虎依然倔强的说道,曾经混过社会的张大虎知道,就算给叶凡两个胆子,叶凡也不敢杀他,当初混社会的那些所谓的亡命徒,也不敢轻易的下杀手,更别说叶凡了。

    叶凡没有说话,甚至看都没看张大虎一眼,而是再次倒了一杯凉水,随手放在一边,然后活动了下手腕,猛的给了张大虎一拳,正好砸在张大虎的软肋上……张大虎的脸部肌肉剧烈的抽搐了两下,随后倒在了地上。

    叶凡用凉水泼醒张大虎,然后再次倒了一杯凉水,张大虎有些害怕了,叶凡如此沉默机械般的举动,让张大虎心惊胆战,张大虎刚准备张嘴求饶,叶凡的拳头已经过来了……

    张大虎接连被打晕了三次,当张大虎再次被凉水泼醒的时候,一个轱辘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捂着腹部,迅速的后退了好几步,满脸苦笑的望着叶凡,说道:“我服了,我他吗的彻底的服了。”

    扑通一声,张大虎十分干脆的跪在地上,对着张伟说道:“我错了!”

    张伟做梦都不会想到,嚣张无线的张大虎会跪在他脚下,变的十分的慌张,说道:“起……起来,起来吧。”

    张大虎偷偷的看了看叶凡的脸色,见叶凡没有反对后,这才敢站起来。

    叶凡说道:“你现在可以滚了。”

    放在以前,有人敢对张大虎说滚的话,张大虎肯定会拼命的,但是现在对张大虎来说,却如同是美妙的歌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动听。顾不上浑身的都是凉水,匆匆忙忙的打开门,冲了出去。

    张伟感觉此时的叶凡十分的陌生,已经不再是之前他认识的那个叶凡了。

    见张伟神情有些紧张,叶凡笑了笑,说道:“不要这么紧张,我还是我,我还是你的好兄弟。”

    听到熟悉的声音,见到熟悉的微笑,张伟重重的舒了口气,说道:“叶凡,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连张大虎这样的人都打服气了。”

    叶凡没有立刻回答,点了根香烟,然后递给了张伟一支,这才开口说道:“因为逞英雄,救了一个人渣,结果被张大虎羞辱性的开除后的几天里,发生了很多事情,让我弄明白了很多事情,有的时候,人不能太老实。”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叶凡反问道。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辰子并收藏绝品透视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