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井九多年前便知道这件事情,与他们亲自谈过,所以情绪还好,那天真正到来终究还要好些年。

    赵腊月走到他身边,望向远处云海最高的那座山峰,声音微低说道:“大概还有多长时间?”

    井九说道:“百年为期。”

    赵腊月明白他的意思,默默算了算过南山的年龄,发现已经没几十年了。

    ……

    ……

    数日后,中州派的越千门长老与昔来峰主方景天谈妥了事务,便带着随行弟子乘云舟折返。

    有些出乎青山弟子意料的是,井九没有走,白早也没有留。

    接着有新的传闻在九峰间传开,大家才知道原来井九毫不留情地直接拒绝了中州派的提议。

    传闻里毫不留情与直接拒绝这两个重点词明显是有人刻意加上去的。

    此人当时肯定就在神末峰,那么很简单,他不是姓顾就是姓元。

    青山弟子有些吃惊,稍一思忖又觉得很是自然,这才是小师叔的行事风格。

    清容峰的姑娘们很开心,借着暑意将走的由头开了一场百花宴。

    执事们从适越峰取了两百桶陈年珍酿与十余筐新鲜山果。

    入夜后,星光照亮山崖,随秋意而至的清风在亭台间穿行。

    姑娘们吃着果子,饮着美酒,欢声笑语,或歌或舞,好不快活。

    酒过三十巡,刻意没用剑元驱散酒意的姑娘们渐渐有了醉意,不再高歌轻舞,开始聊心事与故事。

    心事是修行上的烦心事,故事则是修行界与九峰的那些,陈年或者新鲜的。

    她们聊的主要内容当然还是井九与白早之间的这件事,想着那天白早看似平静、实则有些落寞的身影,不知为何先前的欢喜渐渐变成了落寞,崖间亭下渐渐沉默。

    一名喝多了的女弟子脸色通红,口齿不清说道:“真是……一腔情义……尽空付。”

    一名女弟子叹息说道:“春光总被辜负。”

    另一名女弟子提醒道:“今日是秋至。”

    那名女弟子幽幽说道:“秋色便能辜负吗?”

    空气里弥漫着怅然的味道。

    她们望向最近处的那座山峰。

    星光之下,神末峰显得越来孤清。

    南忘也在饮酒。

    她在清容峰顶,半倚在光滑如镜的巨石上,身后是一株花树。

    她用两根手指拎着一只酒壶,神情慵懒,星光落在丰满的身躯与美丽的脸颊上,分外诱人。

    她也在看着神末峰,眼里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淡然说道:“如此无情无义,倒真像极了他那个死鬼师父。”

    ……

    ……

    神末峰确实孤清,与景阳真人在时没有什么区别。

    不管是春天盛开的鲜花、秋天结成的山果、夏天里的暴雨、冬日落下的大雪,都不会让这座山峰发生任何改变,与生活在这里的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有人问井九与赵腊月,他们应该会说,既然有青山大阵,本来就不应该有春夏秋冬,何必多此一举。

    多此一举说的便是清容峰。

    每年都有几个特定时刻,清容峰会要求青山大阵开一道口子,迎入春风、夏雨、秋意、冬雪。

    井九只能接受冬雪。

    赵腊月相对来说更喜欢春雨,那会让她想起朝歌城里被春雨打湿后、有如苍龙的太常寺檐角。

    以及能看到这般风景的井宅。

    崖间有个木屋,那是顾清当年以客人身份住在神末峰时与猿猴们一道建好的,现在让小荷住了进去。

    不知道以后这里会不会成为神末峰的正式客居。

    顾清搬到了峰顶。

    洞府里有很多居室,外面的道殿还有很多房间,但元曲有很多修行方面的疑难想请教,所以要他做了邻居。

    除此之外,神末峰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但没有变化便是问题。

    柳十岁已经回到了青山,却已经好些天没有来这里。

    顾清心想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当天猿猴从山下取回族里帮着打听到的消息,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做为消灭不老林的最大功臣,柳十岁理所当然应该得到足够的奖赏,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份奖赏始终没有下来。柳十岁想把小荷留在青山也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天光峰的墨池长老写了亲笔信、过南山亲自陪着他跑了好些天也没有用。

    最关键的是,有人在暗中查柳十岁。

    上德峰的段莲田忽然出了青山,这让有些人闻到了一抹诡异的味道。

    过南山性情如此温和,都有些生气了,与昔来峰方面发生了极为激烈的争执。

    青山宗执行门规、对弟子实施奖惩是上德峰的事,但一应人事都需要经过昔来峰。

    人事便是所有事。

    与柳十岁有关的两件事情之所以没办下来,都是被昔来峰所阻。

    低调了两百余年的昔来峰,通过与天光峰的对峙,忽然展露了锋芒。

    青山众人也终于想了起来,看似庸常的昔来峰主方景天本来就是毫无争议的青山宗三号人物。

    顾清不知道方景天为何要这样做。

    但他忽然想到那天整座神末峰如临大敌……不是白早那次。

    当时他与元曲便猜测,那个隐藏在云里的强者应该便是青山里的某位师长。

    难道那人就是方景天?

    顾清有些担心,再也无法忍住,走到崖畔,对井九说道:“师父,我觉得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

    井九看着瓷盘里的砂粒,头也不抬,说道:“我知道。”

    顾清怔住了,心想我不是这个意思。

    ……

    ……

    昔来峰顶。

    柳十岁沉默着转身离开。

    今天依然无果。

    方景天根本没有见他。

    昔来峰弟子把他送到崖畔,回首望向道殿紧闭的大门,也有些不解。

    大殿深处,方景天负手看着窗外。

    山风入。

    两道银眉轻飘。

    仙风道骨。

    深不可测。

    哪里还是平日里的寻常模样。

    没有人的时候,他不需要再隐藏自己。

    他做出了决定,踏空而起,走到窗外,随风而落,如初秋的第一片落叶。

    昔来峰殿后是陡峭至极的石壁,下方是浓郁至极的云雾。

    方景天落入云雾里。

    云雾里有道石梁。

    很少有人知道这道石梁连着昔来峰与适越峰。

    石梁四周还是云雾,深不见底。

    云雾里隐隐散发着一道淡淡的气息。

    那道气息并不如何强大,却有一种特别妖异的感觉,幽魅至极。

    便是无彰境的弟子在这片云雾里驭剑,必然会被那道气息侵噬剑丸,跌落而死。

    方景天银眉微飘,云雾微动,散开些许,露出石梁的地面。

    石梁地面散落着十余道痕迹,如竹叶拼成一般,看似没有规律,实则向着某处而去。

    方景天的视线随着那些竹叶痕迹而走,最终落在某处。

    那处的云雾里隐隐出现一道黑影。

    “没有一,那二呢?”

    方景天看着那处说道:“雷破云死之前一直在喊这句话,在剑狱里喊,逃出来后还在喊。”

    那处的云雾忽然快速地流转起来,黑影没有显现出身形,但明显很关注此事。

    方景天神情淡然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已经确定二在柳十岁身上,那么我便要问,一呢?”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